老师你太多水 今天姐让你捅个够

时间:2019-06-19 10:16:18

你会相信吗?当人落入困境,为了保命,是否还会保留最初的善良?

至少,她秦思思是不信的。

鱼溪背着那个女人走了,有点像是在逃离,这样的举动让她觉得可笑,可笑的是她自己,原来那些付出所有的曾经,终究是输却了时间,抵不过人心的纠结。

薛玲珑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吗?所以当年可以不动声色的等待。秦思思悄然无声的跟着夏侯琊,清楚的看到每至一处,夏侯琅的眼线都在盯梢,她暗自的佩服玲珑的运筹帷幄—这个女人,既与之同盟,亦与之对敌,明暗之间叫人看不懂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你不必保护他,但是不能让他死。

记得行动前玲珑的话,是很奇怪的一句话。她不需要自己保护这个男人,却又不能让他死,意思是她只需在他垂死挣扎时出手就可以了吗?秦思思望着夏侯琊在清冷月光下的黑影,只觉他无限的悲寒。

而他一路低首,想起玉璃音的脸,声音,还有笑颜。望着这一路的饿殍遍地,仓惶不已。夏侯琊从不知道,这就是他最真实的天下。黑夜与月光的交映,就像璃音棋局上黑白棋子,痛煞人间。他已然没有了可以依靠的臂膀,唯有苦笑,要放弃努力吗?或者,交出皇位?大哥或许能将国家治理得更好,又何必需自己来呢?

放弃是可怕的意念,心生此念,夏侯琊便必死无疑,可是他不知道。就像玉璃音也不知道,她以为她是可以逃的,逃离一切的纷纷扰扰,当然可以逃,但是最终可不可以逃离这生死修罗地,只有老天才知道。

但是,有本事的人总是觉得自己可以掌控一切的。

夏侯琅听着探子的来报,露出魑魅的笑,不过一个女人,你就抛下了你的堡垒跑出宫来吗?灯火明光里,他把玩着手中的玉麒麟,有些事,有些人,他是希望由自己亲自解决的。

不过片刻,便已有人将夏侯琊掳掠而来,夏侯琅看着自家兄弟的狼狈模样,笑道:“我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是由你来坐拥江山。”

所有的一切都是毫无预料的,却又是在情理之中。夏侯琊似乎也了然知晓了玉璃音的那些淡定,她也是无可选择的,如同他自己一样,被迫的人生唯有被迫的生存,那些纷争纵使不是因他而生,却也是与他有关的。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