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播看完整大片 高级黄区100分钟

时间:2019-06-19 10:16:02

风柔似水,吹起长鱼溪的长衫,飘渺如仙。我看着他如星的眼眸中无尘埃半点,似水无痕。如此俊朗如玉的公子,会让我想起逍逸,只是他们不一样。

一个随心所欲,一个有所牵绊;一个眸中深邃,一个眼中无尘;一个处世淡然,一个行为乖张。但都待我如此宠溺,毫无来由。

“丫头,怕不怕?会不会太高了?”也许见我无声无息,长鱼溪略微转头,轻言问道。“你要是怕,我就跑低些!”

他的飞檐走壁,可以与逍逸的轻功相提并论。只是,逍逸飘逸如仙,而他风风火火,潇洒极致。

“不会,很好。”看向大地万家灯火,实是辉煌一片。忽而望见一处宅院,唯有门前两烛灯笼,宅院中竟是无半分火光。“那是哪里?”

“什么?”长鱼溪停在一处高楼顶上,疑惑问我。

“那—”我指着那一片地方,教他顺眼望去。

“是安国丞相的府邸。”

安国丞相府?心中一震。遭此突变时,曾让影蔷捎去书信一封,不知结果如何。

“鱼溪哥,我要去那里。”想到此,便有一探究竟的冲动。

长鱼溪回头,不解:“去安国丞相府?”这丫头在想些什么?

“是。”

“那好。”语毕,他纵身一跃,平稳落地,惊了暗处的乞丐某人,匆匆逃离。

几经周折,夏侯琊终于来到安国丞相府邸门前,只见他一身素衣,毫无华贵之色,徘徊几分,终于决定上前。

“劳烦大哥通报声,在下想请见丞相。”

“公子何人?”

“请大哥告之丞相便可。”

仆人见夏侯琊一脸清逸,犹豫之间终究还是入府通报。

行至丞相府门前,借着月光,我看清门前等候那人的脸—是他,他怎么出宫来了?

“丫头,你怎么了?怎么不出声?我们要进去吗?”

“我们跟着他。”指着夏侯琊,我在他耳边低语。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