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慢慢进入她体内 狗狗干人图片大全

时间:2019-06-19 10:15:59

长鱼溪满心疑问,丫头怎么对这些事有兴趣?

“公子,老爷休息了。”

“休息了?”夏侯琊心底一沉,墨影是不愿见他吧!

默默转身,夏侯琊不知如何是好,冒险前来相见丞相,而丞相不见。璃音消匿,无人来帮,他要怎么办?

他没辙了。见那仆人来报,而他踟蹰不前,我如此猜想。

“走吧!”不管了,别过头,再也不看。既然决定离开,又何须为这些事费心思?

长鱼溪却不动,浅言深问:“丫头,你是不是认识那人?”

“…”一时无语,不知该如何作答。

“是从前的朋友吗?要不要相见?”

“不要。”我慌忙应道,深怕他自行上前。

“还是…”长鱼溪深深蹙眉。“是因为他,你才如此落魄?”

是因为他?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其中波折如此,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何沦落至此。我犹犹豫豫,不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你不回答也就是了—”忽闻他厉声疾来,再看他眼眸,只见杀气腾腾。

不等我回话,只见他快步跟上落魄无奈的夏侯琊,拦截他的去路。

“不要,不要伤他。”抓紧长鱼溪的肩,我激动叫道,深怕他对夏侯琊出手。

夏侯琊眉间紧皱看着长鱼溪和伏于他背上的我,在防备也在探究我们究竟为何拦他前路。

可是长鱼溪竟不听我的言语,单手迅疾朝夏侯琊抓去—

夏侯琊不慌不忙迈开步子悄然躲避,竟无慌张之色。我曾以为他羸弱不足以应对突如其来的事端,原来是我猜错。而长鱼溪步步紧逼,虽是单手出招,竟是招招皆朝要害袭去,扼其性命。

两三个回合下来,终究是长居深宫的夏侯琊不敌,败下阵来,被单手出招的长鱼溪钳制住,动弹不得。

“侠士为何出手冒犯?”

见夏侯琊从容应对并无惧色,我心有喜悦。纵使他羸弱,但却无丢却傲骨。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