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

时间:2019-06-18 21:49:59

梅雨即景

此刻,向晚的雨

正以水珠的姿势

一针一线,织起时间的悸动

此刻,淡出的天空

正以留白的方式

回复自己本来的通透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1)

此刻,人的心

一头臆想着,能像雨的连绵

千转百折

另一头,却又幻想着

可以如天空那样的

辽远与空濛

梅雨的日子

一切都变得模糊

最好的姿势,就是站立着

在玻璃窗上画你

写你的名字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2)

苦夏

山川的根须

浸泡于泥泞的大地

当老树们撑起华盖

枝头春情残留的

蝉叫声中,开始妊娠

饮食男女的目光,热辣滚烫

随着稻浪翻卷起伏

身体的列车,像火烈鸟一样出轨

多少个日子

欲望犹如干瘪的谷穗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3)

所有打蔫的叶子

无不窃思酣畅淋漓的遭遇

游离或出逃,存活和死去

有哪些倦怠已久的脸上

写下过恩仇快意

某一天,路边的妇人

递送来一封《天父的信》

我只轻轻摇头,表示了拒绝

让一切尘埃之上的纠结

就在尘埃里结束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4)

端午写意

端午,诗人的节日

不想写字,只迎着暑意出门

广袤的乡野,小麦已经收割

祖先的土地,又回归到原本的颜色

鸟鸣声清脆,如水珠滴落

在微风的湖面,化作依稀的前生

让艾草香引领,走向早晨的森林

暮光中,你会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

远处的村落陌生,老妪们正且歌且行

她们告诉我,这样可以唤回消逝的灵魂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5)

每一个日子,躯壳总是空洞忙碌

当阵痛降临,才感觉得到真切和踏实

踯躅了片刻,藤蔓上的番茄渐渐去青泛红

那是一行,造物主写给人世的成熟预言

五月的喧哗

五月的河水,漫过了花岗岩的堤岸

漫过城墙投下的幽深阴影

五月的船,重重地驶来

在划开的水面,留一道锃亮的伤痕

但见临河的房子越来越老

二楼窗口那个迟暮的美妇

晨曦中倾倒了一盆梳妆后的浑水

任生命中残存的美,零零碎碎地洒落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6)

我就站在不远处那三百多年前的石桥上

像是一个迷茫的背包客

又像是一个风雪的归人

五月的花草葱郁,荆棘丛生

悬铃木的绒毛飞舞,遮天蔽日

五月的市井,喧哗与骚动

小满到来前,嘶哑的喉咙里带有丝丝血印

但见行路的人迹越来越少

匆匆的他们,轻易便走过了依稀的阳春

无数摩天大楼,犹如突兀耸立的悬崖

压迫着太多渺小的灵魂

这一个宏大浩荡的盛世

却有人在发出离乱的哭声

羸弱的我,终究不得安宁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7)

走过六月的仓街

早晨走过六月的仓街

又看见那些泊着的游船

那些驶离的游船

看见路边蹲着刷牙的女子

腰间露出了小小的一段白皙

这个六月的早晨,天上有些黑云

只是风还没有把雨水送来

第三搬走后留下的空旷

还没有把我的心室塞满

整整一天,我只想用来穿越

尽管不知道前世所有的刀光剑影

是否会缓解我隐隐的牙疼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8)

盛夏将至,六月已经过半

有人去往远方的海洋

有人不曾停止对远方的思念

一个接着一个的日子,或冷或热

很多的时候,让人难以细细叙说

滚滚红尘中的滚滚热浪

将深深地烫伤我

可我却依旧爱着这漫漫岁月的无尽蹉跎

那年盛夏

傍晚的天空,浓云密集拥聚

彷佛那年盛夏响过的最后一阵鸽哨

一个匍匐在麦地里的瘦瘠身影,被汗水漂洗

让雨水冲刷,冒出阳光炙烤久了的躁动炎热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9)

远处的村庄,轮廓模糊

炊烟散尽。偶尔的鸡鸣狗吠

打破钟磬般收紧的沉寂

先行老去的人们,呈树根状枯坐于门口

我独自淹没在麦浪深处,有些红肿的眼睛

仰望即将给暮色吞噬的天际线

满怀生长的痛楚

我发誓要离开这里,离开这艰涩的一切

当盛夏过后,我终于去向了陌生的遥远

喝着漂白的水,乘起城市的车子

我总会时不时地想回到,那一年浓云密布的天空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10)

以暴雨的方式

以暴雨的方式,深入土地

没有任何掩饰

手掌形同树根,脚板如划开春天的铧犁

把腰杆挺直

任你想象成栓马桩或者旗帜

不要让双腿有任意的弯曲

脊背裸露

用一千种不悔的选择

接近炊烟和水声

深入土地,你唯一的信念就是

好好活着

兀然的日子

你将以暴雨的方式骤息劳作

雨后的田野,草木芬芳

你躺下,像一支乐曲

激扬跌宕后的最终休止

像石子一样平静,泥土一样坦然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11)

我听到天籁从八方涌来

那绕过产房也绕过墓地的天籁

八方涌来,注入我存活的血脉

水声真实,流过依旧的花园和村落

送你上路,深入土地

不再回还

荞麦花

我寻找荞麦花的季节

不需要任何的惠赠

嘴唇为夜露湿润

双手为土地磨砺

荞麦花

优美地摇曳。优美地生存

把我们连结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12)

我站在友善的荞麦花部落

倾听泥土深处的细语

满脸真诚

如同这天下最宽慰的人

感受着花的宁静

风的自由

感受着这宁静和自由的空气中

尘埃的奔波

我将习惯与荞麦花

作没有任何掩饰的交流

苍穹在上。荞麦花和我陈列下界

渺小而

我拥有了荞麦花的姿态

走南闯北

享受无边的纯洁

享受阳光雨露

我像荞麦花那样

摇曳生存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13)

最后的夏日

葡萄架子下,盛夏收起了最后的酷热

不远处,有蜻蜓和蝴蝶凌乱飞舞

暮色笼罩,群峰抽象如油画

时而是少妇的丰乳,时而是躺倒的神女

整个季节的台风,咸腥又苦涩

有一些浴衣泳帽,遗弃在水边

隐约说着潮湿濡重的故事

那么多熟悉或陌生的村庄,正相继败落

星光也依旧缺失。中元节的点点萤火

并未曾照亮故人的归途

暮光中,看见自己的满脸风尘(图14)

回想从前,王的子民们

千里迢迢离别中原

来到南方,在石头缝隙里

栽种下一行行开花的树

唐宋,明清,民国;马头墙,土楼,园林

皮影戏一样,演绎着乱世的爱情

云淡淡地飘,水静静地流

漫山遍野,翠竹笋立

寂静时发出开裂的声响,尖锐清亮

离散先人的灵魂,在夜风中啜泣游荡

是你们的

厚土是滋养你们的厚土

而被潮汐推倒在沙滩上的我

只双手紧握住这夏日的尾声

满目烟尘,茫然四顾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