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重重、夜色宝鸡

时间:2019-06-18 20:59:53

漫漫关山、鸡鸣两省,层峦耸翠、烽烟淡去的宝鸡,平静的镇守着关中平原的西大门,拉开拂晓的早幕,将我迎接进华夏五千年历史的怀抱。走出宝鸡南站的一刻,在一尊铜铸的古鼎脚下,隐约的视线里约莫升腾起宝鸡高新区昂扬向上的现代化气息,沉厚持重的历史氛围和全新进取的阳光姿态共同作用在我左冲右突的思维里,令我持久以来的仰慕顷刻间返潮为温润的对他的痴迷,站台广场上恰好有一处旅行社,看着好多心心念念的地方,我竟一时无从取舍,不知道该从哪里走入这个沧桑斑驳的城市,导游给我介绍说去太白山时间已然略晚,去不了了,最好还是建议我先去九龙山,领略这个关中佛道胜地,入乡随俗的我听从了她的意见,赶上上午九点钟的旅游大巴奔赴九龙山。事实上对于久负盛名的太白山,我本也打算找机会专程去造访一次,而现在的我恰恰还没准备好,我一直觉得人生中的有些相见急不得,就好比是命运的垂青和机遇的降临一样,都不宜过早,能难扶志、德不配位时的急于求成会损伤梵行修为,限制前行的脚步。于是我打心眼里始终把一些最好的地方、最重要的人和事都留给以后的自己,当得起成功、配得上它们的那一天。人生中的好多时候所谓的成功是指专注、极致的挖掘自己,直到不经意间悄悄跨过了那个境界的门槛,达到质变的高度,到那时你会发现曾经所想要的一切其实都已得到、却已然不重要,所以对于有些志存高远的人而言,成功没有终点,因为境界本无极限。

大约一个小时的高速行程,外加约莫二十公里的曲折国道,汽车奔腾在晦冥变化的秦岭中,苍山巍峨耸峙、碧水清悦奔流,人间至味如是清欢,我客在这样一种恬适淡雅的旅程中,早已将眼耳鼻口依附在至情至性的忘怀里,颠簸着满身的惬意,何其自在快乐的生活,不一会儿汽车停在一处开阔的广场前,眼前一处高高的台阶通向山上,半山腰一座雄宏的门楼骇然耸立,上书“九龙山”三个大字,始知我们已然来到了目的地,导游让我们沿着溪边小路,向索道口走,买票坐缆车上山,行程就此展开,随着缆车离开地面,我们身心走入云端,近天一尺博览群山更无数,离地三重抛却尘俗上九霄,在缆车上看崇山峻岭气蒸霞蔚、玉殿禅宫深居幽藏的景致,万千气象起于心头,中国遍布的山川湖海总与儒、释、道兴盛转折数千年的文化密切纠缠在一起,道观禅院骈在一处和而不同,术士山僧各行其是互利共生,更有千古儒生士子达则走出世外兼济天下、穷则隐于山林内自修醒,长此以往造就了虽因地域民俗不相关、却因文化传承同脉络而发展出来的特有的中国旅游文化,于是我们走过的所有不尽一致的山山水水总会陶冶出终将雷同的汉民族文化性格,而这似乎是一点线索,三层缆车已拔地数百丈,跨过了无数崔嵬的山头,我以为行址或此结束,却不想真正的山程方才拉开序幕。

下得缆车,立于九龙禅院开阔的平台,仰天远观,一桩穹顶的三层柱状塔楼屹在远山之巅,后有小楼衔天接地,二者互为依存、绝于尘俗,好生气派壮美,我估么着那便是此行的终点,随想着和同车的其他游客一起沿着禅院靠左的一条小路走入登山步道开始了我此行三上三下的艰难跋涉,然而记忆中真正的快乐也正始于此,所谓付付出多少汗水、收货多少快乐吧,步道多沿山嵌而建,迂回穿梭在花岗岩和红土构筑的陡峭的山势上,竖直而上大约半小时的攀缘早已耗的人筋疲力竭、汗流浃背,终于在一处廊台前看到一把无人休憩的长椅,我便深深的躺了下去,横看万丈崖底的莽莽乾坤、浩浩,风云无限延展开去,一丝激起了我澎湃的内心,我将携带的半瓶水浇在了头上、脸上,在清水和汗液结合的刹那,我释放了委藏于心中所有的压抑,尝听说运动产生的多巴胺会吸收人的不快情绪,这次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也许是因为我雪藏的心事太多了吧,所以释放的瞬间所领略的快意也成倍增加。继续前行的路上,两峰崛立于山崖之间,在绝迹无路的拐角处,我以为此行只剩回转的余地时,峰回路转,一座人工的玻璃栈桥横空出世骑跨在两峰之间,悬于数百丈的绝壁石崖上,胆战心惊的走上去,在最中间俯首下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赶紧抬头,此时的我竟真正切切的悬在这宇宙之间,无依无据、无牵无念、无由无往、无始无终,这些年过够了一个人的生活,恰也适应了独居的日子,本就伶仃孤落的我,居于是象之中,更加体味了百态人生各安宿命的道理,曾经拣尽寒枝不肯栖,沧海横流,如今月寒风高,始知寂寞沙洲冷的无奈。人啊,长如浩瀚宇宙中的一只孤雁,飘零辗转之间,翅老生死碾作春尘了。

从长空栈道下来后,一段略微平坦的路途后步道一分为二,一上一下,绝大多数人因为劳累选择了下山,我也一并随他们往下走,可又一想此地我毕生也许只来这一次,此时选择安逸的下山不就与适才在山下看到的那两个绝高处的奇美景致擦肩而过了么,我与它们一见如故,总觉得它们阅世无数孤冷屹立,或是在等我,且等的许久了,曾有朋友说“我最大的问题就是常常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或许这就是一点证据吧,然而即便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也丝毫不想改变自己,我一直觉得人生须臾一世,何必为他人而改了自己,为改变而负了生活,善良的真谛是不影响别人,却绝非妥协生活。于是我回转身来径直向上,去会会我的“老朋友”世上向上的路往往是越到最后越累,行程的终点往往也是体能的极限,所以不敢自己极限的人,也注定无法到达目标的终点,就这最后一点山路我却休憩了三次,每一次都想放弃,但总觉得不甘心所以选择继续坚持,终于在坚持到最后的时刻见到两层小楼出现在视线的左侧,一座石碑径直挡在路的尽头,那种苦尽甘来的溢于言表的快乐,促我奔赴着爬到山顶,看到石碑上写着“养天池”三字,恰如“洗心阁”一般令我惬意,跨入左侧的大殿,供奉着四海龙王敖广、敖钦、敖闰、敖顺,九龙山龙王居其中,共五座神位安详的镇守在这九龙山之巅,传说九龙山龙王小白龙自幼侏儒难以长大,后来受到途经此处采药的孙思邈救助,得以长大并成为调理阴阳护佑兹土的一代神灵,这又是一段美好的神话传说,表达了人神之间互相成就,天地之间互为滋养的美好向往,也许这正是“养天池”的含义吧,所谓龙借人间水势才能腾云驾雾呼风唤雨,反之龙施人间甘霖方能风调雨顺泽育众生,九龙山之巅聚拢人间烟火足以养天,九龙山之下汇集天地灵气泽养万民,养天池,霸气的说出了一个道理,人受天养,人亦养天,天不受人养何以成就它的玄奥无极,天不养人谁来尊它的至高无上,这又是互相成就的一个例证,天与人尚且如此,人与人何出其右。当然,龙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在无数神话传说的解读中最终成为集合所有、成就一切的众妙之门,里曹操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时有一段对龙的描述最为奥妙形象,“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这是以龙的变化借喻人生浮沉的一段经典比喻,我相信当时一无所成的刘皇叔听了这段话肯定很受鼓舞,从此长平天下三分其一,而最可敬的是时已得势的曹阿瞒仍以长远的、发展的眼光看待寄人篱下的卑微的刘备,却眼光独到慧眼识珠,终究二人对弈天局争分天下,何其畅快淋漓啊!英雄之旨正在此处,像龙一样不拘一格永无定式,所以也无常无象、无法估量,这正是中华民族龙性的核心要义,龙性初成,其旨一也,行成则遨游天际、唯我独尊,行不成则可大可小,能升能隐,以求天地之变、时运相济,所以中国有好多龙的传说,从帝王纪念土龙九尊开始,再到承天景命、调风济雨的四海龙王神话传说,中国的龙恰似中国的人一样壁立千仞、功积一溃,善小而为、终至独大,虽然五千年的文明史,龙也曾经历过各种磨难,最近朋友张锐推荐我看了一篇不知名的写龙的文章,我与他一起受教殊深,其中印象最深的一段文字是:“然,道乱而后,龙无以源,又失灵本,何自为功?神鬼人灵,皆以驭龙为驾,又为战之戈矛,昔时傲啸天地之龙,已然为奴为禽也。此之时历,经古之远长,至处虞夏,龙为驯也…昔之天灵奉尊,今之驭兽口食”这一段很好的说出了乾坤独大的中国龙在历史的长河中磨灭自我、涅槃渡劫的过程,这正让我坚定了一个信念,生长在中国土地上大大小小、分门别类的各种像“龙”一样的人,各安其庙、各度其劫,修为不一样、限量不一样,所以最终的成就或可不一,然终必各有所成,成碑成坊,在不可丈量的山河土地上,受人瞻仰,就好比这九龙山小白龙也终于班列四海龙王之内,甚至居于其中一样。

如是想着走出庙门,周遭是一圈大理石的栏杆围成的围廊,我悄悄的走到后侧,唉!瞬间看到的景致让我不禁长舒一口气,壮美的山川河流,此消彼长的隐匿在大千世外,与莽苍的天地为乾坤初成的模样,远近难以分明、晴雨归于一处,四遭似无界限、人神不知归始,我悄悄的坐在地下,看时钟我还有一刻钟的时间去感受,我尽力将背和脑袋靠在龙王殿的墙上,悄悄地看着秦岭的山山水水、嶙峋沟壑远消重洋,此时的我或许真的跻身五龙王之间,享受这一份独到的不与人争、天地教化之外的上不承天、下不接地的好去处,我真的好生羡慕这几尊神仙,也羡慕中国最好的去处往往都留给了泥塑土胚、无肚无肠的神仙,满身疲惫、奋斗耕耘的人们却只有向往他们的份。时间很快过去,我恋恋不舍的告别了这里,在穹顶的至高塔上回望了一眼,便独自下得山来。

好不容易下山后,方才发觉九龙山的殊常之处在于立于这座山下时你便进入进退两难的处境,因为退要重新翻阅之间来时的山,进也要再度翻阅眼前的这座山,而当此之时,意志已被消磨殆尽,无奈静伫良久,我也只能收起脾气再度上路、从头再来,三十岁之后才会懂得,人生好多时候正是这样,磨难永无终止,凶险亦不可测,留给人的只不过是咬牙忍受、悲壮前行而已,说实话九龙山在我的行程中不算多么有名的山,然而正是这三上三下的起伏行程,却让我深深的记住了它,并且破格将这段历程算作我最为殊常的记忆之一,大抵正是因为这段旅程契合了梦幻人生的最奥妙的规律,非凡的经历与起伏的人生才会成就不一样的、有内涵的自己,我重新调整自我再度上路,路虽艰难可似乎也全无之前想象的那么不可应付,大约二十分钟的路程后,我们来到了九龙山的第二处半坡景致“玉皇殿”大略看了下上下三层的佛殿供奉了包括比干、闻仲、关羽在内的若个神仙,没什么彩头,倒是介绍中说阁顶的山头有一桩天然的太极八卦,有模糊的照片为证,倒是让人称奇,我仔细的端详半天,确实大体轮廓与阴阳八卦所差无几,而此处距离伏羲演八卦的天水卦台山相聚恰也仅仅百十公里,而宝鸡正是三皇之一的

薄暮重重、夜色宝鸡(图1)

炎帝神农氏的故里,这都是很久远以前的虞朝旧史了,甚至历史上连炎帝本人与遍尝百草的神农氏到底是否属于同一个人都含糊其辞,但基本可以确定的是炎帝正是生于姜水之畔的而今的宝鸡这片土地上,炎帝亲尝百草,发展用草药治病,他创造了刀耕火种,教人垦荒种植粮食作物,还带领部落人创造了陶具和炊具,与黄帝一起大战蚩尤,奠定了早起华夏文明的基础,生养了亿兆炎黄子孙,发展了中华民族…想着这一切,让人不禁感叹这一片带有灵气的土地,作为华夏文明的起源,留下了人文始祖创设文明时的足迹和诸多天人感应的智慧,让原本平常的每一处山水土地都升华为酝酿文明的沃土,步履之下尽是先人耕耘文明的足迹,我轻浮的走过玉皇阁大殿,在药王偏殿门口看到一位老太太给药王菩萨上香,并将手中的五十元钱投入功德箱内,此时立于身旁的一名小伙满含牢骚的说“心诚则灵,菩萨又不花钱,又何必浪费呢”此时已经起立的老人生气的骂年轻人“不许胡说,小心菩萨生气”从举止上看出来应是祖孙二人,我笑着附和老太太:“奶说的对”身旁的年轻人眼神中满含对我的不屑,而老人却恭敬的与我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擦肩走过,记得《记》第九十八回“功成行满见真如”一篇中有一段记载,摩柯迦叶、阿傩两名佛弟子传授真经时向唐僧师徒索要贿赂不成,被悟空告到佛祖前理论时,佛祖说:“经不可轻传,亦不可以空取,向时众比丘圣僧下山,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与他诵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我还说他们忒卖贱了,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我所说正源于此,好的东西不能过于轻易的取得,否则便不能匹配它的价值,诚心如果不用高额的布施来考验,便很容易被撼动改变,就好比没有程序何来实体一样。我是一名,是不信佛的,所以按说我应该同意年轻人的做法才对,或许几年前的我抛开信仰仅从脾性上来说也会支持年轻人的做法,可这些年的经历让我到底变得厚重了些,现在的我很赞同因果自造的说法,也不再主张随意省略生命中一些貌似无足轻重的过程,倒不是单纯荒诞的宿命主义,而是越来越懂得有些无关联的行为背后其实是有宿命的逻辑在里面的,有些微妙的联系甚至不在我们凡人的眼界和思虑能力范围之内,但却客观存在,我不确定是行为惯性、神经医学…的原理,还是什么更加精深的科学奥妙,但是在无法解释的情况为信仰来抚慰自己、至于平和远比冥顽不化、彷徨无知要好。

从玉皇阁下来越过一座长空吊桥后又攀爬了一座小山,完成了我此行所谓“三上三下”的全部行程。恋恋不舍的离开九龙山,又疾驰赶赴因藏有佛指骨真身舍利而驰名中外的佛教圣地法门寺,目睹了真身宝塔的真容,因为时间原因仓促的参观了地宫,草草的结束了一日的游玩。

回城后在赶赴酒店的路上,汽车在落日的余晖中缓缓行驶着,看着宽阔的街衢平整的城市规划穿行在渭河两岸广阔的土地上,在时代发皱的眼角里,涣散出一个全新的宝鸡继往开来的走在了时代的前列,眼前这片富庶繁华的土地,他曾是十九代秦王励精图治的雍州故地,发详壮大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帝国;也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陈仓古道所在,鸿门宴后,蛰伏的刘邦栈道归于西川,经过在蜀中多年的休养生息,发展壮大的汉军卷土重来,由韩信率军经陈仓奇袭关中取得胜利,汉高祖因之成就帝王事业;也正是见证如日中天的大唐王朝由盛转衰,马嵬坡兵变后的唐明皇落魄逃亡得以保命的福地,所以被赐名宝鸡;更是陆游笔下“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的长安四关之一的大散关所在,悲怆的陆游暮年追思往事,想着在此地吟鞭东指、铁马秋风战金寇的,回看南宋山河破败四野凋敝的景象,悲愤交加义愤难平的惨淡情形…这片土地从古至今见证过太多的历史,经历过无数的和黯淡,所以才变为现如今这般沉着宁静,薄暮重重下的夜色宝鸡,就好像暮年的烈士,坐在海边回味余生一样况味深长…

回酒店后,草草的洗漱完,按照导航指引来到经二路的一家名为“买家餐厅”的饭馆儿吃饭,点了两三个特色的小菜、要了几瓶陕西本地的汉斯啤酒自斟自饮起来,因为好奇“买”这个姓氏所以主动和老板攀谈,他说他们是河南的,来此地经商好久了,听我讲我母亲也同他一样姓买时,他一口断定母亲也是他们河南老乡,我绝口否认,因为我知道我母亲是地道的甘肃本地人,自幼在新疆长大,可他却不以为然,说中国买姓的都是出自于河南焦作一个叫桑坡的地方,席间我直接给母亲打电话,却意外的得知母亲祖籍确系河南,至于具体在哪里也因为祖辈离开的太久所以自己也说不上,而老板的告知反倒帮她解决了一直困扰自己的祖籍问题,在听说我来自兰州后,他再次惊喜地说他的妻子也是兰州人,在铁路局车辆段当乘务员,我告诉他我也是一名铁路人,我俩相视大笑,并快乐的饮下一满杯酒,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不经意间就会发生一些离奇曼妙的际遇,这也正是生活的乐趣所在。他乡遇故知,老板很照顾我,亲切的给我介绍了宝鸡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清真美食,走之前还给我携带了第二天早上的口粮,依依惜别了他,我孤身一人走在喧闹的宝鸡街头,在夜色中拥抱自己,醉意迷蒙。

我这么想,有时候我的幸福真的简单到与众不同,一个人、一支笔、一段旅程就是我全部的人生,没什么可以阻挡我的行程,也没有人能限制我的思想,所以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我从中获取的快乐!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些记忆,经历一些悲欢、填补一些空白,人生本该就是这样!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