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张枭鸿

时间:2019-06-18 20:26:42

传说水仙花是尧帝的女儿娥皇、女英的化身。她们二人同嫁给舜,姊姊为后,妹妹为妃,三人感情甚好。舜在南巡崩驾,娥皇与女英双双殉情于湘江。上天怜悯二人的至情至爱,便将二人的魂魄化为江边水仙,二成为腊月水仙的花神。水仙花花语:纯洁、吉祥。

题记

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张枭鸿(图1)

千年前,你是那个临水照花的女子,风一晃而过时,敲响了你的珮环叮咚,也吹醒了你的惊愕。惊悉舜在南巡崩驾的,伊人已去,这世间已无可留恋,于是,你纵身一跃,清澈的一江春水,拥抱了你娇媚而决绝的身姿。

彼时,月未圆,风正清。你款款踏波而去的倩影,为什么在远处依依回眸?这紫陌红尘,可还有你的不舍和留恋?舜帝飘渺的身影,已是渐行渐远,淡若云烟。只留下千年的相思,如云烟缭绕的寺庙里传出的钟声,寥落、清越、悠远、空茫,悠悠的回荡着,诉说着不尽的爱恋…

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张枭鸿(图2)

千年前的月下,也是这样的月明之夜,你与姊姊戏水于江边。清清的湘江水,清晰地倒映出你清丽绝世的容颜,婀娜多姿的身影。你临波顾影的霎那,顾盼生辉间,被唤醒了的,是怎样亘古的寂寞和柔情。

于是,你轻舒广袖,曼妙起舞,轻轻唱起: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轻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攘攘。

有美一人,婉如轻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彼时,那个笑傲天下的舜帝,让无数人为之倾倒的美少年,白衣胜雪,剑眉朗目,星月生辉。翩若惊鸿般,就这样的,来到了你的面前。人生若只如初见,初遇舜的刹那,你已是一见倾心,芳心萌动,情愫暗生。婉约淡定的你,如一卷水色,轻盈潋滟,如百花中氤氲而生的凌波仙子,在不经意中跌落人间。顾盼流转间,他心中最柔软的那个角落,被悄悄的触动了,于是怜惜的笑容溢满了阳光灿烂的俊脸。

可是,你的花容月貌的姊姊啊,一样的爱上了舜!

对他的痴心爱恋,使你做出了无奈而痛苦的选择:和姐姐共事一夫。从此,娥皇女英,在历史上留下了一段千古的佳话。可有谁知道,这千古美谈的背后,你的无望的痛苦和痴痴苦恋!你淡扫蛾眉,轻揾啼痕,渴望以一生的妩媚报答那缠绵的温情。

情陷至斯,无悔追随。

即使,姊姊为后,为尊,你屈而为妃,为妾,亦是甘愿。

你深知,没有伊人那缠绵的目光,穿串起你漫长的惆怅,洞穿你亘古的哀伤,你的妩媚将会是何等落寞?

这样感情甚笃的三人行,亦遭天妒吗?

是谁,把梦吹走,挥挥手,作别了最后一段烟云。从此,惟有春色,寂寞花开,江南江北。

一滴泪,从千年前的明眸中滑下,依然在腮边,凝固成琥珀,收藏着你曾经的视线,却无缘映你的容颜。流年如白驹过隙。此去,诗题哪儿?情系何边?舞给谁看?那么,就教我祈求:到来生来世再看看你的娇颜......

独立此岸,秋水,楚楚望穿。

月色袅袅,如烟似雾。昨夜月明中,依稀是当年的月色,倾洒门楣,演绎流年更换。恍然见当年的你,绿裙、青带,亭亭玉立于清波之上,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踏波而来,素洁碧玉般超尘脱俗,宛如水中仙子。而今,水沉为骨玉为肌,一钵淡水,清澈明晰,浸泡你曾经的痛苦与伤愁。伊人已去,纵然解佩,又赠何人?这份心情纵然翻过山坡,飞越水湄,也找不回千年前、绿波间初遇的那份痴迷。

黯然问花花不语,空教痴人自断肠。

我听见你轻叹:天涯魂远,空枝枯待,夜夜神伤。

那么,就在今天吧,今天让我以最美丽的姿势,把一生的风华展现,在你曾经的来路,慰藉你曾经的相思和痴恋。

清幽的梵音响起,弹一曲山高水长相和,不禁黯然喟叹: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耳边隐约传来飘渺空灵的回音:

“戒不掉对你的思念,来生,让我还开在你的窗前,再为你凌波起舞,长袖翩翩。”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