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雪散诗』碧纱窗下水沈烟

时间:2019-06-18 19:35:22

『若雪散诗』碧纱窗下水沈烟(图1)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

碧纱窗下水沈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苏轼

『若雪散诗』碧纱窗下水沈烟(图2)

忽然就是仲夏了,而我,似乎依旧眠在春天的梦中未曾醒来。

夏举起一声声滴答,举起一朵白荷和茉莉,用一粒粒雪色琼珠轻叩着碧纱窗。

那些淡绿和桃红,那些鹅黄与粉紫,尚未完全旋开裙裾,就被叩击声催促着转身,不情不愿地遁于季节深处。

雨并未到来,只有一层叠着一层的云,翻滚着,推拥着,将午后涂抹成暗沉浓郁的灰。

可是风不再燥热,不再黏腻。

风里有了雨的呼吸,微凉而舒缓的呼吸声,孕育着即将到达的清爽。

绿纱窗外,翘起的屋檐以战斗的姿势仰望天空,无刃剑劈开了浓稠的灰。

灰色幕帘被撕裂,有明亮的光透入,一盏盏青瓷相继碎去,破碎声中,千峰翠色拔地而起,长风浩荡。

这是最初的最初,尘世的颜色。

山水迢迢路遥遥,你以为下一个路口在遥不可及处,其实就在此刻,在你掌心,在你脚下,在一叶新荷、一朵榴花旁。

回眸是过去,抬头是未来,脚下是现在。踏出的每一步,都是心的选择,左右并不重要,目标明了就好。

无论荒芜还是繁茂,无论安静或者喧嚣,无论恩宠抑或凉薄,都不过是生命存在的形式。

无需诚惶诚恐,也不必感恩戴德,一场夏雨过后,无序和纠结会涤荡一空,甜蜜与馨香也终究会散去。

洗净铅华,摘下面具,仲夏的舞台上,纯真挽着诗韵翩翩起舞,梵乐杳渺而空明。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碧纱窗前等一把钥匙,等它打青色的雨阁—时光正以淋漓和滂沱,一点点打磨着钥匙的齿纹。

最终的最终,光阴会以月华和夏雨、无尘和清澈,指引我抵达远方。

远方虽远,可我知道,所有的经过,都是灵魂归途中该有的风景,可入眸,可入画,可入诗,可入心,唯独,不可辜负。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