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子里面是野兽 僧侣走肾不走心

时间:2019-06-18 10:08:49

小四远远地铺好地铺,侍候他吃了些干粮,扯了毛毡盖在身上,就各自躺下睡了。

景平躺在地上,看着漆黑的天,却是睡不着,一会嫌地面硬得咯人,一会又想起刚才伯力杀人时的可怖模样,他将被子扯上些,探出头,露出两只眼睛,偷偷望着伯力:他仍坐在火堆前,一身修身墨绿衣袍,黑色金边腰带,宽宽的肩膀,笔直的腰背,长腿蜷着,橘色的火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忽明忽暗。

似乎察觉到他在偷窥,伯力眼波一闪,抬起眼帘,一双锐利的眼望了过来。

景吓得连忙把头缩进被子,把自己整个包了起来。

伯力垂下眼,若无其事般,嘴角若有若无的现了一丝笑意。

......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不甚安稳,半夜,景醒了,四周大家皆已入睡,发出轻微的鼾声。火堆旁,坐着一个人,正拿着根树枝慢慢拨弄着火堆,高大的身影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景想了想,拢着外衣坐了起来,走到他旁边,小声叫道:“伯力大哥”

那伯力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脸色略缓和,点了点头。

“我来吧,你去睡会。”景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

“我不困”伯力望着闪动的火苗。

“刚才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你?”景想了想,还是开口了,从外形打扮来看,那几个人应该跟他是同一族人,都穿着窄袖长袍,披发梳辫。

“因为怕我抢了他们的东西。”伯力说完,又仰头喝了一口酒,他舔了舔唇,一股浓烈的酒香从他身上散了出来。

“什么东西?”

“本就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伯力用手指缓缓摸着手里的银质酒壶,满脸深沉。

“哦。”景应了一声,陷入了沉默。

“你怕吗?”伯力问他,他去牵他的时候他往后躲的样子像极了以前那个人。

“有一点”景勉强对他笑笑。

“我不杀他们,他们便要杀我”伯力说着,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又带着些无奈。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