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直接看的黄址 2019没有封的黄址

时间:2019-06-17 11:36:32

“夫人!夫人!”丫鬟的声音由远及近,让莫离有些懊恼。

灵幽回过神来,看见从远处跑近的丫鬟,匆忙推开莫离。

“我…我先走了。”灵幽慌乱的从莫离身边逃开,向幽坊奔去。

“夫人刚刚是在跟管家聊天吗?”待走近灵幽,丫鬟把手中的暖炉拿给她,搀着她消失在莫离的视线中。

莫离失落的撇撇嘴,不满意丫鬟的出现打断了他的暗中催眠。刚刚他小施一计,让他心爱的王妃忆起了点点阎罗殿的过往。哎!仅是暗中一小计,若被她的王妃知道,指不定又要他禁欲多久呢。可怜的阎王挫败的离开。

季傲冷着一张脸,跟前跪着个人。门扉紧闭,室内并不通亮。

“是要我说,还是你自己坦白?”

“庄主,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请庄主开恩啊。”一个上了些年纪的老婢女往前跪几步,抓着季傲青衫的下摆哭诉自己的清白。

季傲不耐的一脚踢开,面露不善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曾痕。

曾痕心突然一惊,不相信季傲竟会怀疑自己,毕竟这些年是她一直守在他的身旁从未做过任何越拘的行为。可刚刚季傲眼神里的不善,分明是对她的警告。

曾痕压下心里泛起的慌乱,努力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

“请庄主相信曾痕,曾痕愿以性命作保。”曾痕突然下跪。此事做的极为隐蔽,她相信季傲绝对不可能找出什么证据。

季傲不语,眼光依旧冰冷。

“庄主,就算这些年您看不见曾痕为您所做的一切,那请您想想当初曾痕可是豁了命的把您从火场里救出来的,曾痕怎么可能害您,又怎么可能包庇害想您和夫人的人。庄主…”曾痕哭的肝肠寸断,句句碎心。

季傲原本冰冷的眸子起了些许变化。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