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必看神器 老湿影院app免费

时间:2019-06-17 11:36:22

他凑近来擦拭的时候,一丝淡淡的柠檬香气窜进了我的鼻子,我才有些茫然地看了看他,近在几厘米不到的俊脸上,一反往常地摒除了轻蔑傲慢,看着我的眼睛里有忧虑。

也许是因为他难得释放出来的善意,第一次,我在没有第三人的情况下,喊他作“哥哥”

“哥,你说,他们会没事的,是不是?”

我的声音很轻,但却感觉在医院的长廊里荡起了回音,森然,飘渺。

“嗯!会没事的!”

他显然不会安慰人,笨拙得让我听出了他话里的担忧。我却对他笑了笑,点头附和。除了相信他们会没事,我能做的只有等待,漫长地等待。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手术室的门还未打开,却来了一批亲戚。我眼睛紧盯着手术室,无视他们的存在。

他们叽叽喳喳地询问着宁涵的情况,宁顾瞥了我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吵,低声回答:“他们现在都在动手术,我爸的外伤是腿骨断裂,没有生命危险…”

他没有说到我妈妈的伤况,因为没有人问起她。我冷冷的扯唇,尽量忽视他们带来的噪音。

似乎要应验宁顾的说法,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身后还推出一病床。我猛地扑上去,抓住病床边上的扶手。

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一个失血苍白的男人,我和他同样叫着爸爸的男人:宁涵。

只比我晚一秒,所有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着医生,不知是谁把我挤到了一边,我只听到医生说,“宁先生断骨已成功接回,其他皆是外伤,没有危险!”

我松了半口气,转头望着另一间手术室的大门,咬住嘴唇,突然好想哭。

所有亲戚围着昏迷中的宁涵去了病房,长廊瞬间又剩下冰冷的空寂。

“妈…”我紧咬的唇片中溢出了痛苦的低呼,直直站立着面对着似乎无止境的折磨。

有只手按上了我的右肩,我看向手的主人,竟然是宁顾!

他并没有跟随亲戚去宁涵的病房,我感到很意外!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