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

时间:2019-06-14 10:02:07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

话说泛娱乐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2)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3)

“壮行之日,怎能无酒?我们营中无酒,那我们就以水代酒!祝你们踏上新征程!”胡彦斌在《创造营2019》以下简称《创造营》在舞台上这番慷慨激昂的“壮行辞”可以说是2019年度大型迷惑行为现场。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4)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5)

创造营完结了,R1SE成功出道,除了引发网友热议的“喝碗壮行酒”之外,“断层王”周震南拿第一、优质生何洛洛弃高考、“黑衣人”克里斯送祝福··热搜一个个上,眼球赚了一大把,资方爸爸很满意。

冷静下来,我们不得不开始为刚出道的这11个小伙子捏一把汗,继《青春有你》《以团之名》中三个男团的出道即巅峰后,R1SE的这条路又能走多久呢?

型性成团

创造营这个节目一出来,就算是入选了2019网络迷惑行为大赏。

十分钟换装、百人大宿舍,一开篇创造营就贡献了2019年“最好笑的偶像选秀节目”如果说之前的《偶像练习生》是靠土出圈,《创造营》就可以说是靠“迷”出圈了。

与抢先两步的《青春有你》和《以团之名》对比,《创造营》也算是开了选秀节目的先例:不让过度娱乐,那就干脆把练习生们全都丢进“军营”里,睡大通铺,跑20公里拉力赛,《创造营》的生活快赶上了《士兵突击》不让化浓妆染头发,那就干脆面试之前先洗把脸,学员扛得住素颜才有入场券;而成团之夜胡彦斌的“壮行辞”可以说达到了巅峰。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6)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7)

如果不是奔着小去,不少人都会以为自己误入了《真正男子汉》的场子。

“型性出圈”变成了《创造营》最大的标志,节目第一个引起网友热议的不是如同《偶像练习生》的另类练习生XXX,而是散发直男气息的“百人大通铺”不仅是节目内容出现型性,节目中的选手、最后出道团R1SE成员也并没有表现出往届选秀节目的特征。

“选秀节目本质选美”这是偶像选秀综艺深谙的铁则。因为练习生“撞脸问题”《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相继遭遇滑铁卢,《创造营》则另辟蹊径,节目中有不少实力与颜值天平失衡的选手,如因“个人原因”退出比赛的王晨艺。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8)

而周震南作为出道C位,更是和《偶像练习生》C位蔡徐坤、《青春有你》C位李文瀚之间有显著区别—他并不是一个典型性帅哥。

单眼皮、厚嘴唇、尖下巴、有些撞脸金秀贤的周震南更像一个土生土长的南韩K-POP明星,这一方面吸引了大量韩流粉丝,但另一方面,也因“型帅哥”的长相,把部分路人“拒之门外”周震南不仅长相偏韩流,唱跳实力也接近韩流营业标准。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9)

实际上,年初选秀老大哥《青春有你》和《以团之名》就靠“沙雕”打了一场差异战。

青春有你通过放出“练习生搞怪版才艺展示”让练习生各种cosplay扮丑搞笑,专门营业沙雕。但节目本身还困在偶像练习生打下的盛世里,没有人敢看看再往前迈一步是什么境况。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0)

以团之名虽路数相同,也是给练习生安各种雷人人设,在节目内容上也偶尔有雷人情节,但因练习生“业务能力实在太差”靠沙雕吸引来的路人很快就受不了这种蹩脚的“群口相声”“百人秧歌”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1)

当这两个节目还在戴着镣铐跳舞背着石板爬坡,在一种相对安全的情况下缓慢”猥琐发育“的时候,《创造营》已经把一只脚伸出了“安全线”以外。可以说看上“沙雕出圈”的并不只《创造营》一个,但沙雕的如此清新脱俗的,可能也只此一家。

即便没有《偶像练习生》那样辟地,《创造营》也算是好不容易出了圈。但出圈之后呢?

墙头偶像新纪元

两年5档偶像选秀,最忙的不是一直腾的爱优腾,而是被动地坐在墙头观望的粉丝。

粉偶像这种事就像吃甜甜圈,吃第一个回味无穷,吃第二个有点发腻,到第三个第四个的时候,不是摆手拒绝就是恶心想吐。最后的结果就是谁也不愿轻易付出真心,总得经过仔细考虑,才下定决心从坑边绕过。

粉圈最爱“美强惨”喜好偏向是爱豆兼具完美的外形、强大的业务能力和凄惨的身世,靠“沙雕”出圈的《创造营》也许能在最初吸引一波吃瓜群众,但核心粉丝并没有占太例。节目套路的变化,平台就必须做好可能会导致粉丝定位偏移的心理准备。

围在圈外看热闹的人多,跳进圈里心甘情愿投票的人却屈指可数,“全网300追星女孩“的梗在《创造营》这里变成了现实。不管是因为练习生相貌“另类”还是粉丝互相掰头败坏路人感官,“粉丝率低”就是横在《创造营》面前的一道过不去的坎。

从超话的粉丝活跃量来看,目前中国的大部分粉丝任然聚集在第一代偶像选秀综艺的头部艺人身上。不仅鹿晗、吴亦凡等老派流量没抢过他们,新一代偶像也失了利。

除了TFboys三小只,冲进超话前20 的偶像明星就只有9位来自nineprecent和火箭少年101的成员,周震南借着刚出道的势头冲到17,年初才高调成团的三支男团则全军覆没。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2)

都在说《创造营》糊,真情实感的粉丝少,也有人认为现在是“墙头时代”没有死忠粉没关系,有路人缘就好。但养活偶像产业的是能给真金白银的氪金粉,这种安慰性的观点,只能说谁信谁就“图样图森破”

偶像产业是娱乐圈新兴的蓝海之一,但经过两年的野蛮生长,这五档综艺势头的不断降低,也让蠢蠢欲动的人看到这一亩三分地总共就那么大,虽然全网追星女孩没有300那么少,但也远远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偶像练习生成团后续体验并不愉快,成团易,守团难。那厢NINE PRECENT一推糟心事还没个着落,这边R1SE的战火已纷至沓来,除了“翟潇闻私联站姐”冲上热搜以外,豆瓣小组早已把这11个成员扒得明明白白,要粉偶像男团,粉丝需要的心里建设越来越多,后期要付出的时间金钱成本也越来越大。在此情况下不如当个“没得感情”的墙头粉来的痛快。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3)

“多少个有效粉丝能养活一个偶像?”这是每个经纪公司都需要心里有底的一笔账。

综艺垄断出道路

韩国人口5000万,大街上年轻人一半明星、一半rapper。倒不是南韩人民真的就多才多艺,而是娱乐产业多年发展已经形成成熟模式,轻易就会遭到不可估量的反噬。

反观中国,《偶像练习生》给市场开了口子,但遗憾的是,也只有这一个口子是有效途径。

在韩流疯狂席卷亚洲市场的同时,中国偶像就已经乘风崛起,但相比个体偶像,男团依然处于劣势状态。从至上励合出道的12年来,多少男团如昙花一现,其发展前景可以说有上线没下线,要知道男团难得三小只,遍地都是无名氏。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4)

而2018年《偶像练习生》变身“陈年偶像回炉器”则充分证明了选秀综艺捧人的力量。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5)

因为出演《偶像练习生》顺利出道的坤音四子

除了肖战去拍戏、熊梓淇去《快乐大本营》找到新出路,大部分练习生都”殊途同归“不得不走上重返选秀场,与年龄更小、优势更大的新人争夺出道位的这条道路。

如果说《偶像练习生》还因青涩拥有一丝开辟偶像市场的决心,那么之后的选秀节目则更大程度上是奔着瓜分猪肉而来。年初张艺兴那句“是这个市场浮躁了”刚刚过去,年中《创造营》就操着一副“拒绝过度娱乐”实则忘记初衷的正面形象匆匆赶来。

被综艺垄断的男团,是一种良币追逐劣币。正常的男团出道流程,是经过几年的唱跳训练,推过歌曲作品出道。而通过综艺、靠粉丝投票打榜出道则更注重,在这种情况下,资本有机可乘。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被乐华大面积垄断、创造营出道团R1SE被网友戏称“哇唧唧哇和它的伴舞们”种种因果,可见一斑。

《创造营》非典型性成团,“猥琐发育”的偶像选秀(图16)

这种畸形的垄断造就了偶像市场的“型性”在这种情况下,内容平台、经纪公司、水军、社交平台、黄牛等各方利益汇聚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说说而已。

中国的造星模式被冲水的网络数据生态、混乱的粉丝圈和大量的灰色利益角落,冲地七零八落。至少目前,还没有那个经纪公司或平台探索出一个合理地,被所有利益方共同点头的完整造星链。因此这块蛋糕虽然足够大,但总给人一种无从下口的失落感。

创造营2019之后,无疑还有创造营2020创造营2021这条“唯一的出口”依然在平台的手上随意把玩,上百位练习生的出道梦想可能早已在暗中标上了价码,而这些“真心”究竟有分真假,早已不重要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