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啊太硬了出去

时间:2019-06-09 11:19:49

来人一怔,先前严厉的声音缓和了许多:“娘娘果然不与一般女子相类,难怪皇上会独排佳丽三千,专宠娘娘一人。”

“不用表现的这么失落吧,否则我会想太多哦。”允落狡黠一笑,眸中闪过戏虐。

那人像是不懂,疑惑的看着允落。果然有意思。

允落突然大笑,吓得那人慌乱的捂上允落的嘴;“在下失礼了,请娘娘恕罪。”

允落吐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

“是我疏忽了,哎,你到底是谁?”

那日允落并没有得到答案。之后几日,她就再没见过那男子,不觉有些失落。湖水清碧,树木合荫,此处是个极幽静的所在。四周惟一明亮的,是湖中的粼粼波光,仿佛就是这微泛的亮光在不知不觉中把失神的她再次牵引到这儿。她决定放宽心,暂且深吸一口湖水带来的清新气息,忘却烦恼。

忽然,一阵禽鸟的叫声把她吓了一跳,那声音哀怨宛转,恍若月落的乌啼。

她循声望去,不觉一怔。

只见就在不远处,湖岸边的绿茵草丛里一个如鹤一般舒展著身形,她看出那是一种内力极深的武功,只稍略一施展,便可震伤树心。侧对她的男子有一袭长如瀑布的乌发,披肩一般垂散在身后。他穿著灰色的衣,浅灰的布料里织入些许银色丝线,与湖水的波光隐隐相映,有一种深沉的美感。

允落定晴一看那道人影,不由僵了身子。

是他?那个几天前在这儿遇到的男子…原来那副斯文的外表下并非柔弱可欺,一招一式之间无不彰显着他的霸气。

“看来我猜错了你的身份。”允落笑著迎上前去。那人挑眉,眉宇之间有一种夺人的魄力。

“我本以为你是月蚀,看来是我猜错喽。”

“如果我是娘娘,我会避的远远地。不过,娘娘的胆识在下佩服。”他和缓地笑笑,紧张的气氛在泉水一般的笑容里融化。

“在下确实是月蚀,娘娘猜的不错。”

“呃?”允落大脑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用力眨眨眼。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