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占有欲强 快穿女主强男主高冷h

时间:2019-05-28 15:04:53

我回头看看身后的那些家伙,差点笑出声来,一个个都在临摹那幅字,看他们样子,是要把它当成国画来画了,连笔画的粗细都注意到了,还真有一套。我突然想到一个笑话:I服了YOUR。

一柱香很快就烧完了,收去拓本,每人面前又放上了白纸,这回不等公主说什么,大家直接拿起笔就画,生怕多过一会就多忘一些。

我暗自瑞测起来,自己也不能太过突出,要是全写出来还写的比原稿出色岂不是露馅了。于是我也大笔挥挥,涂涂改改,把那几个单词涂了出来,写完我自己都笑了,简直就是一副后现代印象野兽派作品。回头看去,更是不得了,估计全国最烂的书法全部集中在一起了。

有个相貌英俊的兄台居然把每个字母都图像化了,他大概以为英语和我们汉语的最初一样都是象形文字了。别说,画的还活灵活现,第一个是one,他把O画成太阳,n画成城门,e则画的像个太极,旁边还注了两句小诗,“日照城楼起狼烟,遥看太极到门前。窃以为乃老子出关之意。”幸好我没喝水,不然定会一口喷出来,这家伙的创造力可见一班啊,真是个人才,等完了后一定要和他结识一下。

没多久,大家就都完成了,玉蓝公主差人将“答卷”送往皇城外的译馆给两个外国人过目。大家便在那里边喝茶边等候。

我则趁机跑到玉蓝那联络感情,他是天香的姐姐多熟络一下,对我有好处的,而且这个女孩长得还算不错,性格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起了丝龌龊的念头,对她笑道:“玉蓝姐,我们好久没见面了,算下来有三年了吧,你近年来在宫外生活得可好啊?”

“哪有你好啊,听说天香妹妹和你挺热呼呢,你还有空关心我吗。”玉蓝一说完,掩嘴娇笑了起来,盯着她花枝乱颤的姿态,弄得我心里澎湃不已,不过她才回宫就知道这事了,真的消息蛮灵通的。

“玉蓝姐说什么话呢,天香常常提到你,说起你来她就赞不绝口,你这个才女可是她的偶像哟,听得我都自惭不如。”我忙给她送过一顶高帽,赚点好感。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