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性冲动综合征 女人持续性亢奋几天了

时间:2019-05-26 11:04:57

觑着空闲时间,晓彤窝在茶水间里摊开报纸社会版,仔细梭巡过一篇篇的报导,想看看有没有昨日那个偏僻地点所发生的帮派伤人事件。

昨天她从现场逃开后,虽然运气好,很快就找着了巡逻警察请他们立刻去看看,但是,理智同时也拚命警告她,像那种事应该离得越远越好,所以她并没有跟过去就径自回家了。然而,感情又不断地诱惑她,告诉她稍微关心一下下也是无妨的,所以,昨晚她不但守了整晚的新闻报告,现在还在这里埋头猛K报纸。

呿!真无聊!

倏地!她猛然扔开报纸,顺手抓起冰开水一口灌下去。

什么嘛!她管那个家伙是被砍成十八段,还是被一把火烧了毁尸灭迹啊!

既然甘愿混入黑道,就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了,瞧他那副狠样,大概已经混得脱不了身了吧!何况人家说不定连她的样子都没看清楚,转个头就忘了曾经有一个女人帮过他的忙,她还那么老实地惦记着他干什么呢?

想着想着,她突然用力甩了甩头,觉得连想这些都是多余的,于是决定就此把那件事、那个人拋诸脑后,回复她正常的思想与生活。

哟!还在这里混啊!突然,从门回方向传来一声调侃。不怕副理拔妳胡子?

晓彤瞥过眼去,是坐她右手边的林秀秀,她耸耸肩又拉回视线盯在报纸上—整个动作绝对是无意识的。

第一,女人没有胡子。她懒懒地说:第二,她不敢,别忘了她那些假公济私的帐目都是我在处理的,我要是大嘴巴一点,她可就死定了!

可是…林秀秀拉开冰箱,拿出冰茶壶,我刚刚有听到她在抱怨喔!她说着,动作轻柔地倒了杯冰红茶斯文地啜饮着。而抱怨的对象正好就是卢大小姐妳喔!

我?晓彤明媚的双眼一瞪。我有什么好让她抱怨的?老是让她指使着拿公费去买一些她私人物品的不是我吗?她还敢抱怨?

林秀秀放下冰红茶。

今天早上的球棒…

她说是她大儿子要的,如何?晓彤狐疑地瞟着她。难道是我买错牌子了吗?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