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遥远的安南(中篇小说连载十六)

时间:2019-05-24 14:32:56

啊,遥远的安南(中篇小说连载十六)(图1)

阮香到金莲大酒店前面的大街卖花。沙郎和几个爪牙坐车来到酒店下车,阮香悄悄跟了进去,沙郎在大厅选了两个姑娘便带到二楼的悄吟房间,阮香看到他们进房便悄悄下楼,赶到坤兴隆家具店告知徐通他们。

徐通和金武他们坐人力车来到金莲大酒店。金武在大厅也叫了两个姑娘,来到二楼的的悄吟房间,一个姑娘说那房间有客人,徐通说:“是我们的朋友。”徐通叫那姑娘喊门,那个姑娘喊着门,见几个人都掏出手枪,顿时呆了,金武把两个姑娘推在一边,等那门一开,大家向那几人开火。沙郎正要拔出手枪,金武一枪打暴他的头,那几人还来不及反应便倒在血泊中。徐通向沙郎补了两枪,大家便赶快下楼。酒店的保安见金武他们气势汹汹,也不敢阻拦,木呆呆看着他们跳上车走了。

鬼子把天阳山视为眼中丁,肉中刺。一天,徐通,阮香和几个战友到山下小镇卖山货,侦察敌情。沙郎的一个爪牙走过徐通和阮香的摊位,觉得徐通有点面熟,便拔出手枪。徐通眼明手快,先拔出手枪打穿他的头,周围的便衣都围了上来,徐通和他的战友边打边撤。

他们逃到小镇外,一群鬼子骑着战马追了上来,在距离柴厂不远的一个山坡上,徐通他们向鬼子射击,前面的几个鬼子纷纷倒下。后面的鬼子搬来机枪,向徐通他们扫射。徐通,阮香和他们的战友虽顽强抵抗,终于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

为了节省粮食,金武叫金华和石生,小桃挖野菜。金武叮嘱金华他们要小心,不要暴露目标。

金华和石生,小桃挖了许多野菜,他们正在山溪上洗野菜,不想一队鬼子发现了他们,向他们包剿过来。他们不敢逃回天乐山山洞,他们边向鬼子射击边钻进山林。小桃非常害怕,他抱着石生颤抖着,石生安慰他,小声说:“桃,不要害怕,有我呢。我们经过这么多磨难,会逃过这一劫的,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石生对金华说:“阿华,人多容易暴露目标,我们分散走,你到山腰上那个我们常去的山洞,到那里比较安全,我和小桃随后就到,你快走!”

金华躲进山腰的山洞,金华和石生他们伐木时经常到山洞里休息,洞口隐蔽,有很多灌木遮住,不容易发现,金华躲进山洞,左等右等,不见石生和小桃,他知道情况不妙,便钻出山洞,只见远处的一棵大榕树下,一群鬼子,叽哩呱啦。金华想,石生和小桃一定是为了引开鬼子,向西北方边逃边射击,鬼子追了上去。最后石生和小桃子弹尽了,被鬼子团团围住。金华爬到距离大榕树不远,只见那鬼子慢慢走近石生小桃,形成一个包围圈。他们见石生和小桃抱在一起,窃窃私语,叽叽笑着,他们看出石生和小桃是一对恋人,便要石生和小桃,以供他们娱乐,他们威逼着,用枪指着他俩。石生对小桃说:“今天这一劫是逃不过的!不要怕,有我在!”小桃说:“事到如今,怕有什么用?我们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眼睛紧紧瞪着鬼子,一动也不动,象一座塑像。鬼子把两人拖开,剥光他俩的衣服。石生和小桃又抱在一起,鬼子哇哇大叫,威迫他俩。两人紧紧地拥抱着,眼睛望着远方,没有一丝恐惧。最后, 几支刺刀扎向石生和小桃,便向山下撤走。

金华不忍看石生和小桃的惨象,潜回他们居住的山洞,把石生和小桃遇难的情况告诉大家,大家都非常悲痛,发出一声声哀叹。

啊,遥远的安南(中篇小说连载十六)(图2)

金武和金华,还有几个工人,来到石生和小桃遇难的地方。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石生的后背被扎了十几刀,鲜血四溅,刺刀穿过石生的身体,也穿过小桃的身体,可见鬼子够狠够毒,他们掰开石生和小桃的身体,给他俩穿上衣服,把他俩背到柴厂墓地了,他们把他俩埋在一起。回到山洞,金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写下了《永远的爱人》 :

风风雨雨相依随

遥望故乡梦里回

明月迢迢来相照

潮曲袅袅伴魂归

杜南雄和金武他们组成一支武工队,他们时常晚上袭击鬼子,并带回一些粮食,大家在山上艰难度日,不知不觉,一年便过去了。

阮梅自从柴厂被金华救回来之后,总是沉默寡言,她对金华说:“金华,我们分手吧!”金华说:“鬼子对你的伤害很大,是一个永远的创伤。同样,他也给我造成极大的伤害!鬼子用他的生命偿还了他的罪恶。我们的创伤,就慢慢治疗吧!我相信能治好的,就让它慢慢痊愈吧!”阮梅大大的眼睛看着金华,那泪珠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金华对阮梅说:“生命短暂,要好好珍惜。活着就好,活着就要学会面对现实,活着就要学会选择坚强。希望你不要流泪,也不要悲伤,象以前一样,做一个坚强的采菱姑娘。”

金华和阮梅登上一块巨石,他俩向柴厂方向望去,只见柴厂那里翻起滚滚浓烟,是不是柴厂被鬼子烧了?他走进山洞告诉金武,大家钻出山洞,纷纷说:“一定是鬼子烧了柴厂。”奶奶非常气愤,悲伤,玉香嫂安慰说:“妈,不要烦恼,只要生命还在,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金武带金华和几个工人下山,他们来到柴厂,鬼子已经撤走了。有几间厂房正熊熊燃烧。金武叫金华叫大家下山,他留下来,和几个工人救火。

大家纷纷下山,向柴厂奔来。大家齐心协力,终于扑灭了大火。

不久,传来鬼子投降的。

柴厂百废待兴。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柴厂便恢复生产。

一九四六年五月,奶奶带金华一家,石榴嫂一家,还有四花、阮梅,他们一起回唐山。

四花有身孕已有四个多月了。这是美婉到医院生孩子,金武偷偷摸摸和她睡了几次怀上的,美婉出院之后,金武再也不敢到四花屋里,遇见她也不敢和她打招呼,她只能独卧孤灯对愁眠。美婉成了母夜叉,强悍的四花倒成了软脚蟹,四花甘拜下风,她终于尝到了弱者的滋味。奶奶一说到要回唐山,她便一口答应,要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离开这给她爱给她恨的地方。

金华费了许多口舌,阮梅才答应与他同行。金华登上船,望了望,感慨万千!别了,别了,我的青春我的梦!金华回头,阮梅却不见了,他四处寻找,都没有阮梅的影子,金华这才发现,他的行李放着一束勿忘我。金华握着蓝色的勿忘我,走上甲板,只见阮梅站在码头上,和送行的人群,正用力挥着手,金华也用力挥着勿忘我,他的眼泪扑簌簌而下。他擦干眼泪,远远地望着码头上的小,直至在码头消失。他的脑子,只剩下茫茫大海一片。 (完)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