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不是不能接受90后县长,“挂职”也要讲规矩

时间:2019-05-23 10:18:42

其实,公众对90后女行长挂职副县长的疑虑,表面上集中在学历背景和升迁速度,实质上更关心的是其担任副县长能否胜任,德、位是否匹配。毕竟,挂职也是,要在实际工作中行使职权,在面对地方民众时,也代表党和政府。挂职不会把挂在身上走动,但老百姓只看作为,不会区分你是挂职还是实职。

我国长期都有挂职的传统,也有不少企事业单位甚至教授、名人到地方挂职的先例。挂职丰富了任用和培养交流的形式,符合中央让年轻到基层一线得到锻炼的精神。但是,挂职也不是“乱挂”要符合《法》和选拔任用的法规要求,还要有针对挂职的特别标准,比如任职年限、学历背景,以及教育培训、考核评价等。挂职作为一种制度,也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逐步达到规则透明、有法可依。

按照这些标准,90后女行长的挂职任命,仍存在很多可议之处。毕竟,一个县级支行行长和副县长的职责和能力要求有很大不同,既然担任这个职务,就要按照德才兼备和任职条件的尺子量一量,看是否能够达到要求。女行长刚当上行长两个月,就被推荐挂职副县长,是否符合任职条件,也需要组织部门给一个权威说法。

作为挂职的派出单位,九江银行还要承担应有的审核推荐。现在来看,杨沁的支行行长任命,也有不少应该解释的地方:比如她当时是否达到银行的报考准入条件,如何实现了超常规的升职速度?其父被曝出长期担任九江银行出资方领导职务,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有所回避?毕竟,通过权力运作绕过报考程序,把国有企事业单位当成权力就业“自留地”的现象,以往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别拿挂职不当。不管是国企,还是副县长,怎么能说不是公职人员?有关部门的一句回应,暴露了挂职的缺失。挂职也要有规矩,挂职制度也要不断走向法治化,否则挂职就容易流于形式,甚至成为用人腐败的渊薮。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挂职

国家行政机关有计划的选派在职国家公务员,在一定时间内到下级机关或者上级机关、其他地区机关以及国有企业事业单位担任一定职务,培养锻炼一段时间的临时性任职。挂职,顾名思义,就是在不改变干部行政关系的前提下,委以具体的职务到其他地方,培养锻炼的一种临时性任职行为。挂职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下挂,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一般意义上的挂职。还有一种比较少见,但也实施过,叫上挂。就是基层的干部上挂到上级机关,这里面的意思更多的是学习。省里这次的挂职当然是下挂。既是下挂,这里面的名堂就很多。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经常性工作。挂职的奥秘在于它往往能关系到挂职者将来的升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