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与光荣与艰辛

时间:2019-05-20 15:38:25

劳动者与光荣与艰辛(图1)

一提到劳动者,我们会很教科书的想到光荣,特别是五一国际劳动节这一天更是如此,异口同声的说劳动者最光荣。

可是,到目前为止,我无法将劳动者与光荣联系起来,我所能够联系起来的,却是艰辛。是不是因为自己对光荣理解得不够,是不是自己对劳动者的理解太过于狭隘了呢?都说不好。

一说到劳动者,我想到的是手拿农具在地里奔波劳累,手拿工具在建筑工地里奔波劳累的人们。与其说是劳动者让我想到了艰辛,不如说艰辛是我认识劳动者的条件之一。

劳动者分为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在我的大脑里,劳动者几乎是体力劳动者的代名词。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穷的原因还是怎么着,劳动者在我眼里还有穷的味道,艰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有穷的滋味。这有什么办法呢?

我的三亲六戚们,多半都是劳动者,多半都艰辛,多半都不富裕。这不是我的要求过高,同样不是自己不知道满足,自己的内心对劳动者充满了同情,对劳动者充满了矛盾的心理。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光荣的反义词是可耻,能够让我想到的反而是不劳动了好吃懒做的人可耻,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会想起勤勤恳恳,扎扎实实劳动的人的确光荣。只是大家都不过是为了生活而已,光荣不光荣都在努力罢了。不劳动带来的耻辱感反而更强一些。

劳动的甜美和吃穿有关,有吃有穿,幸福感就满满当当的,关于吃的记忆穿的记忆,似乎已经渐渐地淡去,淡到无影无踪了。关于吃关于穿,在我们这一代的记忆里,已经不那么明显了。但恰好,因为没怎么冷过饿过,却也刚刚体验过,一个能够体验过吃穿不易的劳动者,应该是最合格的劳动者。

而我,自认为已经不算合格的劳动者了,冷,身处亚热带的人们来说,不算事儿,单薄一点也熬熬就过去了,或者拢一堆火就过去了。饿似乎曾经是一个问题,再多的山茅野菜,都无法抵挡饿的侵袭。

这些是听上一辈的上一辈说的,记忆这东西,你用心的记下过,时机一旦成熟,记忆就会爬满心头。

人,一旦过了吃穿这个关口,活着的感觉就和价值观有关系了。但价值观是会被时代裹挟的,时代会百般的吸引着你朝着你很难想象的方向走去,或许有不少的劳动者以为自己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其实,你的想法有几个是你自己的呢?还不都是被人们模棱两可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想象一下,真正属于你自己的想法有几个?你有勇气坚守的想法又有几个呢?

劳动者迈开步子走的路,到底路是脚走的呢?还是路拉着脚在走。谁是主动的?谁又是被动的呢?哪里还顾得那么多道道。路在脚下,走起就走起!谁会有那么多的想法呢?

有想法的人何其多也!问题不是想法本身,而是想法的前提,很多想法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前提,前提又套着前提,前提的前提又套着多层的前提,着实令人玩味。

前提到底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预设的,就像艰辛一样,就像光荣一样,劳动者们的光荣感从何而来,劳动者的艰辛体验又有什么不一样的?谁都无法给光荣一个很确定的说辞,谁都无法给艰辛界定边际。

艰辛与吃过的苦多寡有关系,吃过的苦多的人,艰辛感会弱一些,反之,一星半点儿的艰辛就会让很少吃苦的人觉得这个世界黑白得不得了。光荣感应该从耻辱感的对比度中来,所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是也,别说面子不重要,面子未必就是表面的,面子也可能是里子的外在表现。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地球人异口同声的说:“不能掉到钱窝里。”作为劳动者的我来说,我倒不愿意吃嗟来之食,问题是,我并不反对自己掉到钱窝里,想想也是,掉到钱窝里的感觉那该是有多爽啊!

不好意思谈钱的人,不仅仅是国人们,别的国家也有不好意思谈钱的人,认为一谈钱就俗不可耐。难道钱不是一种衡量人的标准么?一个人的艰辛程度,跟钱有关系,并且大有关系。

钱的重要性,一直都没有淡化过,害怕谈钱,多半也是没有钱罢了。很多人说钱如何如何,那不是钱的事儿,是人性。钱是人性的照妖镜,任何人性在钱面前,都很难逃遁,只不过有些修炼到位些,有些修炼肤浅些罢了,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是钱在左右人,还是人在左右钱,谁都说不好。关于钱,哪怕多少人说寅吃卯粮是提前消费的理念,但寅吃卯粮本身就是一种透支消费理念,透支消费让任何一个人都活在透支未来中,而不是当下。

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东西,反正失去当下已经是大问题了。总是活在算计里,不是人在左右钱,而是钱在左右人。

太过于注重算计的人生,或者让人活得很狭隘,什么是活得很狭隘?不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未来,不用发展的眼光想想未来的人,就是活得狭隘的样子。

人本身具备的潜力是巨大的,人本身具备的能量是巨大的,心甘情愿被外界裹挟的人,活得憋屈那是自然的事情了。

为了劳动者的光荣,为了挣脱艰辛的状态,在没有得到光荣之前,要有一直都挣扎的勇气。挣扎的过程难免会累一点,累了休息休息再接着挣扎,这就是一个劳动者应该具有的素质。

2019年5月1日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