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

时间:2019-05-20 13:08:08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1)

八年前的今天,再过两个小时,我的二胎女儿来到这个世界。妻子硬是疼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把她生出来。小东西长得又小又丑,沾着羊水的娃儿脏兮兮的,模样真是难看得可以。

如今,她即将迎来八岁生日,让人不得不惊叹基因的奇妙。时光就像施了魔法,每天陪伴着小精灵一般的她,让人收获着无处不在的惊喜。

在女儿的身上,我终于看懂了所谓的“成长”有关她的快乐童年,也关乎我的渐渐老去。这些就像此刻自心间流淌出的文字,每一句都沾染着岁月的痕迹。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件不可满足的事情。年幼的时候,我们开始慢慢走向懂事,却一直都害怕电闪雷鸣,害怕孤独,更害怕黑暗;一直到慢慢老去,我们又开始害怕分离,害怕前方未知的定数,更害怕消逝。

每一次回过头看见来路的瞬间,我们才终于弄明白曾经走过的,全都是那么多玄虚的事实。原来,人的一生是这样的漫长,我们所害怕的东西,从来都在来来更换着,唯有一双脚丫和一条生路,才是这个世界上永恒的存在。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2)

有一天,我们突然闭上眼睛,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们仅仅只记得一首歌曲。

那些袅袅的音符,被日光照耀得通体晶亮。它承载着我们的梦想,从初春的凌晨,一直飞翔到了深冬的午夜。路过一片麦田的时候,我们才终于找回了一些曾经遗失的希望。

白云和朝阳,轮换着从东边游弋到西边,这样反反复复,周而复始,没完没了。

有人教会我们爱与等待,也有人教会我们放下与找回。这个世界映入我们眼中的第一缕光焰,是乌云翻滚后的天空,并不是朝阳破晓前的暗红光晕。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3)

那个时候的我们,沉睡在儿时的摇床上,聆听母语,也聆听这个尘世掷地有声的命令。

于是,好多年过去后,我们依然安安静静地等待一道闪电,借此来照亮人间。

困屯在这个随着我们一起变老的小城市,满天飞沙的曾经,一点一滴都变得灰蒙蒙的一片,香樟和梧桐依旧还是满街满巷随处飞絮的样子,唯有经年不变的破喇叭,还整日传递着歇斯底里的叫卖。谁都不是这里最低贱的王储,可是这些人们嚣张的模样,个个都像最霸道的君王。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4)

淮河路上,每年初夏的时候,都会变成最唯美的街道。路两侧,几十年前栽下的梧桐,早已经疯长得过分起来。树与树之间,分明就像合体那样,枝桠相互加错,藤条也互相缠绕,人在树下行走,总给人一种通往梦幻的错觉。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5)

我时常会注意到这条街上互相搀扶着的那些擦肩而过的情侣。他们携带着浓浓暖意的画面,在那么多的绿色背影之下,瞬间就变得“卡哇伊”起来。尤其是街角上旋转的木马,它们唱着机械的重低音民谣,一丝丝就沁入了季节的深处。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6)

夏天落雨的黄昏,桐山街上的嘈杂,逐一收敛起来,同时也将淮河路上的连绵人流推搡得匆匆忙忙。随处可见的彩虹伞,竟然成了雨水之中最晴朗的风景。

我确信,每一个流动着的伞下,都传颂着一支动听歌谣。“卡哇伊”“卡哇伊”是一束携带着琉璃的微光,这些互相爱着的人们,都身披会发光的斗篷,从这里走向歌舞青春的街心广场。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7)

爱,让人世间没有了苦难。

淮河路上的每一片绿叶,都是我们最“卡哇伊”的情人。

当叶子的脉络里流淌着温暖的悲怜,当树干擎起的枝桠上流动着圆润的甘露,这里的每一个脚印里都装载着最丰满的稻穗。

在爱意里回想过往,这场雨为我们带来了沉甸甸的希望。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8)

牵起女儿的小手。她天真的问我:“爸爸,我们还要到哪里去?”

我们互相陪伴,去往缤纷的未来!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9)

芭比娃娃们跑起步来。

芭比娃娃们,敲着鼓点,一下一下,走进了我们的童谣。

我们拉着手风琴的手,绽放出最娇艳的红花,也在崖边的岩石上,一遍遍聆听山海的童话。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10)

阳光清澈的每一个清晨,我们都是淮河路上最会爱的旅人。

风是这里最伟岸的。我们不再追问自己到底会是哪一个。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11)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12)

你是什么?

是毁灭荒芜的刀光火影,是我齐头并进的“卡哇伊”情人。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13)

二胎小精灵,我是你的波西米亚风(图14)

我是谁?

我是你萦绕耳畔的波西米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