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有点累了

时间:2019-05-19 17:06:39

北京之行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现在想来,当初真的有点幼稚和单纯。唯一一点正确的决定就是:去北京大医院给亲看好病是目的。能支撑我坚持下来的意念也是这个,困难不是事,也不是打败我的理由。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图1)

清明节前夕母亲从珠海回来,八个月不见面了,看上去在弟弟那气色不错,见了面我们家人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之中。细心观察母亲,嘴唇泛紫,话语间喘气急促。第二天说话的空挡问了父亲我母亲的情况,父亲才对我说在珠海母亲不适去医院检查身体,人家让母亲住院治疗,母亲想着弟弟的孩子才三个多月,正忙的时间段,就没有住院,拿了点药回家了。

我追着母亲问什么情况,母亲告诉我医生说心衰了,房颤频繁,心脏供血不足,憋闷…我着急了,不能让母亲受这样的病痛折磨,我要再次带母亲去北京看病,这一次一定要检查彻底。一定要改善母亲的生活质量。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图2)

清明节假期一过,我只身一人带着母亲出发了,因为弟弟在珠海工作,妹妹的孩子小不到两岁,离不开她。以前去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看了两次都是吃药保守治疗,这次我选择了北京安贞医院看看。

一切都是天意,去安贞医院比较顺利,拿着以前的病例找的赵医生,一下找到了病源,原来母亲的心衰、脑梗、供血不足和限制型心肌病都是因为持续房颤引起的,还持续会心衰、脑梗…唯一的办法就是手术,但母亲心房变大,病灶复杂,手术的风险也大,一次治愈率也小,沟通了一小时,我还是决定给母亲做手术。我也怕有风险,各种怕,但是,如果还是保守治疗,顿顿吃一把药,还是会脑梗,心衰,憋闷,心脑血管供血不足…后果很严重,不堪设想。

赵医生让我们回家商量商量准备准备,办理转院手续,如果选择做手术,下周一再来办理住院手续,着手手术之事。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图3)

回到家里,我把情况和弟弟妹妹都讲明白了,把我的意见表达清楚了。母亲由于被病痛折磨,也很想改变现状,大家都同意我的意见。于是,周末我们就向北京安贞医院又出发了。这次由于是为手术而来,妹妹也把孩子托付给她的婆婆一同前往。说实话,妹妹一同前往,我心理还小点压力。

到医院办理完手续就开始了各种排队检查化验,比我想象的要忙乱,各项指标调理,24小时心电图监测…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图4)

北京就是北京,安贞医院就是安贞医院,病号全国各地慕名而来,“一”个字形容病号:非常多…

排号手术就安心的在病房待着吧,期间医生找我谈了三次,说母亲这个情况特殊,进一步检查发现心脏不是一般的大,病灶又多,手术过程中发生危险的可能性大…具体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因为当时脑子发热,头发昏。但我只有一个信念:母亲的病得治疗,只有手术才能去改善。

这一次我给弟弟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从珠海来北京?说明了情况,我说你是家里的男子汉,很多事你要做主。说实话讲这话的时候,我是忍着泪的。弟弟说我是大姐,我当家做主。他一定请假过来。

我签了很多单子,包括风险告知书。

我感觉到了身上的担子和责任,我感觉压力很大,我感到了累,我想了很多,我想哭…我不能让母亲看到,我还要让她觉得我很开心,于是我借口买东西的时候在医院小花园偷偷的哭了,是两次。

手术前一天,医生最后和我沟通了一次,问我慎重考虑了吗?我问医生如果保守治疗会好吗?医生说最好就是这样了,因为年限太长了,已经心衰了…我说那必须手术,我们考虑好了。医生说手术也不一定成功,我说试试吧,试试总有希望…谈话的时候,我激动了,医生避开了我的眼,说我明白了…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图5)

手术那天弟弟从珠海赶过来了,舅舅舅妈都来了,母亲的三个心肝宝贝都伴她左右。下午一点进了手术室,我们在外面等的心乱如麻,为了分散注意力,拉着家常,心不在焉。

都说孩子愿意拿自己的健康去换取父母的健康,那一刻我信了。

都说孩子愿意拿自己的寿命去换取父母的长寿,那一刻,我信了。

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五个小时,六点手术室门开了,手术成功。母亲推出来了,那一刻,我心沸腾,热泪盈眶。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图6)

过程中有很多累人的节奏,最累的是心。在医院十几天,为了让母亲宽心,带她溜溜弯,三顿饭均匀的吃着,可我总是茶不思饭不香,都是象征性的吃着,晚上数羊也睡不着觉。手术后,火气都上来了,浑身酸疼,口鼻冒火,脸上起了很多痘痘,额头上起了一个脓包…硬是和妹妹开了八个小时的车返回来了。到家里算是累倒了,发烧好了又感冒,睡了两天都不想睁眼…

我想我真的就这点出息了。

但,只要是母亲能痊愈,能健康,能长寿,能好好的在我们身边,这一切都值得。

祝愿天下的父母都能健康长寿,平安度春秋。

这次,真的有点累了(图7)

有些事

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但在当时

真的就是咬紧牙关

一秒一秒熬过来的

你若不信

只能说明你没有那种经历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