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我那久远的记忆

时间:2019-05-19 16:55:28

初中──我那久远的记忆(图1)

微信真具有魔力,将我与四十多年前的初中同学拉近在了一起。当年可谓花季少年的你我他(她)同窗三载,斗转星移后,如今步入花甲之年,不曾想相遇在了微信群里。面对相识,而今却感陌生的他和她,不禁让人生出几分感慨,感慨的同时把我拉回到四十多年前的日子里…。

在上世纪的七零年我进入某县城关中学,分在第三班。同进这个班的其他五十多名男女生成为了我初中的同班同学。按照土话说那时候我们还只是一群黄瓜刚起蒂蒂,或者说还没有起蒂蒂的少男少女。女生豆蔻年华,男生天质自然,个个处在人生的妙龄时期。用如花似玉、清纯无比形容不为过吧?我们互为伙伴一起共同走过了人生珍贵的三年。

虽说是人生珍贵的三年,可那时候的社会正处在昏暗的文革时期。那时期,男生和女生虽然是学习在一个物理空间里,但却隔离在各自的精神空间里。男女授受不亲,男生女生界限分明,不相往来。在某种程度上可能近似于中世纪的修道院,大家犹如小修士、小修女一般。由此,三年之中我好像从没有与女生说过话,也更不用说拉过女生的手啦。没有感受到少男少女在一起应有的快乐,当然也就没有芳香的记忆与甜美的故事,可惜了那美好年龄段。

初中时期也是极红年代,政治十分突出。以阶级斗争为纲,使得阶级斗争天天讲。要用领袖思想武装全民头脑,使得领袖语录天天读。社会大环境赋予了学校独特的教育方式。教育的目标是把所有学生个个培养成为红色事业可靠人,所以加入是我、也是所有同学进校后的第一愿望。如此氛围的教育下,懵懂的我认识了世界,也初建了我的世界观。

从那时我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受难,中国人民不仅要解放自己还要去解放全人类。知道了中国最坏的敌人是苏修和美帝,最好的朋友是“天涯若比邻”的阿尔巴尼亚,朋友加兄弟的是越南。知道了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应该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应该反对,我们的领袖思想放之四海而皆准。知道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已经到了垂死阶段,主义的曙光已经出现…等等,我接受了这些思想。当然也学会了大批判,批林、批孔、评,敢对两千年前的思想家孔子直呼其名:“孔丘”“孔”也狠批小资产阶级思想,其明显效果是有了新衣服会羞于把它穿出去。

培养红色人劳动不可少。那时学校自办有一个砖瓦厂,记得好像每学期我们都要进砖瓦厂参加劳动。还是细胳膊细腿的我也争挑起重重的砖坯,干的汗流浃背,累得“嘿哧、嘿哧”时心里会念出“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来激励自己。那时候初中生的劳动场面也能用热火朝天来形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男生还会进入土砖窑内劳动,或是把砖坯高高的垒砌上去,或是从蒸笼一样的窑里再把烧成的砖搬出来。那可是高危呀,如果是现在恐怕校长有一百个胆也不敢让学生参加如此劳动。

那个时期学校组织的课外劳动不仅如此,很丰富。我记得还挖过河,修过路,参与过水库建设。在水库修建时,我们还曾经下到未蓄水的库底部挖过泥呢。那时还要参加农业劳动,每逢大战“红五月”季节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到附近的农田里割麦子,翻耕土地。我的手也从那时起有了打出血泡的经历。

让学生劳动锻炼多,说明社会更需要体力劳动大军而不是脑力劳动者,要不然文革怎么会让千千万万的知识分子靠边站?怎么会把孔夫子拿来批臭呢?劳动教育让我树立起当工农兵的志向,此外没有其它任何梦。

我对学校期间参加过的劳动印象深,而对课堂上学习其他知识的印象却淡得多。数、理、化课没有记忆深刻的东西。语文课都学过哪些课文我也记不得十分清楚了。不过这点我清楚,那就是当时能一字不漏地、熟练地背诵出“老三篇”现在也还能说出只言片语。另外,有两篇在学校学的短篇古文《叶公好龙》和《黔之驴》我现在也还能背出八、九,但却弄不实在是不是在初中学的了。初中阶段学校也为我们开设了英语课,唯有英语课的第一课我最能记得,那就是“Long live Chairman Mao” “Long Long liveChairman Mao”

在初中的三年里,除劳动和学习之外,记得学校还组织过学军拉练活动。我们学着当兵的那样,每人打一个背包,同时还背着锅,带着干粮,是否戴柳条帽不记得了。一走走一天的路,主要是沿着公路走,在途中会不时吹响警报。警报一响,“哗啦”所有人都会迅速分散到路边趴倒,静卧到泥土上。毫无疑问,我们的演练是为防御敌人侵略做准备,或许也是为解放全人类而准备。

在该城关中学读完了初中,这所学校也就成为了我的母校,但这所母校命运是悲催的。我在校期间,学校就没有一个固定校舍,借县师范校的场地办学,后来又搬到县教师进修学校,又借那里的场地办学。这所学校怎么会这样?我一直没有搞清楚。最悲催的是她现在已不在了,不知何时被撤销?这决策者是谁?这可是罪过呀!是对从这所学校校门走出的人犯下的罪过。老师都去了何方?是否安康?

我当年的学习成绩并不怎么样,不过所有教过我的初中老师留给我的印象都非常好。无论是班主任老师,还是其它课老师,还有我们的校长,他们很好,他们课教得好,也教得认真,他们的音容相貌至今我还能记得。我从他们身上收获到的东西使我受益终身。

如今,即漫长又短暂的四十多年过去,思绪为我展开的画面,因受时代影响其画质没有五彩缤纷的色彩,不完美,也有遗憾,但这毕竟是我和我的同学共同的经历。这些经历无论怎样也值得收藏,它应成为每个人不该忘却的记忆。

初中时期实物的东西我保留下来的很少,能翻出的仅剩下一张全班毕业照和一张我的初中毕业成绩单。那张全班毕业照最为珍贵,照片上留存着三班所有同学那个时期稚嫩的容颜。比对照片看今昔,怎能不让人产生“昔日少年已不见,人生岁月不饶人”的感慨。走过了四十年,金色少年确实已为夕阳老人。不过,夕阳也是好风光,值得细细观赏,值得充分体验。

谨此,向我的同学,向不曾有过言语的她们送去我良好的祝愿。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