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

时间:2019-05-19 15:11:24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1)

初夏的北京,天气渐热,风儿裹挟着飘逸的杨絮和蒲公英,扬扬洒洒地飘落在空气中。

走在香山、玉泉山麓,片片黄栌遍布了整个山野,黄栌花开的美景真的很让人惊叹,惊叹这世上还有如此美丽之花。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2)

黄栌,又叫烟花,烟树。

花开时犹如粉红色的羽绒铺满枝头,似云似雾如万屡罗纱缭绕整个枝干。

“盛夏花开雾锁丛,秋胜枫叶映天红”黄栌又叫红叶,每到秋季,“霜叶红于二月花”是对栌叶最好的赞美之词。

多少次行迹于山脚下,远远望去,远山的楚楚陌影不再孤单,山涧的苍松翠柏中混植的黄栌犹如霓虹万屡,像树顶落满了五彩的孔雀。

放眼“两山”近处的楼台亭塔也不再孤寂,在艳丽夺目,犹如“叠翠烟罗寻旧梦”和“雾中之花”的忖托下,显得更加美丽迷人。

黄栌不愧有为“烟树”夏赏“紫烟”秋观红叶,是大自然最好的慰籍和馈赠。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3)

山朗水明,草色渐深,初夏的京城开满黄栌花,黄栌以秋季红叶闻名,但是黄栌花历来也深受喜欢,历史上京城的“蓟门烟树”就是形容黄栌花开这一盛景。

五一去颐和园,一棵开满绒毛状浅紫色花的高大灌木映入眼帘,微风吹过,细如发丝、又如紫烟的黄栌花,随风飘逸,如影如幻,美不胜收。

霎那间,那些吵杂,那些烦躁,烟消云散。

如果你好奇,可以近观,再不是“试上顶峰极目望,一片烟笼十里坡”的意境。而是“灯似霓虹,花如粉黛”瞬时点亮了烦闷的心情。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4)

还记得家乡的桐花吗?桐花之美,带来一丝淡淡的凄美,而栌花之美,却饱含了满满的喜悦。

站在山间,黄栌的凤冠霞披是多么的惊艳,在最最平凡的初夏,给人间带来了美丽的风景。

这些年,远走他乡,人在北方,忘却了以往。怒放的黄栌花,心绪飘回了家乡,家乡的黄栌花,可曾记得游子在天涯。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5)

人生真是无常,小时候姥姥家就有一棵巨大的黄栌树,每到夏季,满树的彩丝显示出栌花的独特。

不知什么原因,自年轻时,姥姥就独自一人过着孤独清苦的生活,一个人拉扯着舅舅、二姨和母亲。舅舅二姨在安徽工作,姥姥带大他们孩子,就一直带着我们,关心、惦记我和弟弟妹妹们。

每次走几里路去姥姥家,姥姥都是留着最好的点心、罐头还和自己养的鸡蛋柴鸡,做着香喷喷的米饭给我们吃,一想起姥姥清瘦略显驼背的样子,这份感情之珍贵,永远深藏心底,不敢淡忘。

记忆姥姥永远忙不完,从来闲不住,就连家里养的黑白花狗也经常游过小河去讨吃的。

姥姥是善心之人,也是心慈之人,对待我们如掌上明珠,爱之深,情之浓,让我永生感怀。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6)

黄栌最适合生长在北方的山坡,不太喜欢潮湿。

顺着万寿山的台阶而上,几株栌花美得如此炫目,让你忘记往年霜打红叶的醉人之美,也想象不到童年的黄栌花有多么惊艳。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7)

如今,姥姥年近90,母亲去看望姥姥,常年卧床的老人已然记不清母亲、舅舅和二姨,虽然每天微笑,面带慈祥,认错亲人,但口中念叨的都是子女的名字。

人老了,犹如初夏的黄栌,历经风霜雨雪,历经沧桑坎坷,叶落归根。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点点离人泪”想起秋日的片片红叶,寄于相思离愁在永远。

作为异地忙碌不歇的我们,何时才能再续年少的亲情,与姥姥共同回忆往日的精彩。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8)

那美丽的黄栌花儿,那一簇簇好似紫色绒毛的栌花,宛如缥缥缈缈的烟雾,缭绕林上。

想起母亲所说的,姥姥的手又黑又瘦,联想那历经风霜的栌叶,在阳光的照耀下,丝丝缕缕脉络清晰可见。

那双手明显的经脉,暴露了老人家在世间的缠绵悱恻,柔肠百转的亲情缠绕在这纵横交错的叶脉之间。

黄栌花开雾锁丛/叠翠烟罗寻旧梦(图9)

“人生易老天难老”还记得“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吗?

昨夜梦中,依稀想到了记忆中的姥姥,我问她:“姥姥,您生命的脉络里是否也有我思念的痕迹呢”

亲爱的姥姥,心事婉转回眸处,我看见了您。阳光下,您正微笑着静静的站立在烂漫的栌花中、红叶下,你的微笑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温暖,我久久地凝望着您,忽然 有泪从眼角滑落。

轻轻地抹去泪水。

这醉人万千的黄栌,历经风霜,那惹人相思的红叶,它醉了我今生的岁月,它醉了我相思的眼眸,它醉在我梦中旖旎的枝头,它醉在我芳香四溢的心间,也醉在我无眠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