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海浪,是折翼的蝴蝶,大家都说我努力抖动翅膀飞向天空的样子很美

时间:2019-05-19 14:19:01

我和家人乐观的生活着

我叫海浪,是折翼的蝴蝶,大家都说我努力抖动翅膀飞向天空的样子很美(图1)

本文为采访所得,为了写作方便,用第一人称叙述。整片文章我尽可能还愿采访内容,没有虚构,没有加入过多的写作技巧。

我本来也是天使的模样,一不小心坠入了人间,折断了翅膀,从此,不能飞翔,甚至连正常人的走路吃饭都成为了我心中的奢望......;3岁的时候,我的双手双脚还是不听使唤,生活一切都得由妈妈照料,眼看着小伙伴们蹦蹦跳跳,玩耍打闹,我急切的问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和他们一样,妈妈总是善意的说道:“等我再长大点就会和他们一样。”可是五年、十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能走路,双手不能动;没有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进入学校。我只能通过教导和电视下的字幕来学习简单的汉字,我就这样乐观、坚强、且卑微的走过了28个春秋。

28年对我而言最大的自由就是母亲推着我到处转转,我也有梦想,最初的梦想就是能够挣钱养活自己,能够减轻父母的负担,终于在24岁那年,我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壹佰元,我用这笔钱给母亲买了件衣服,给父亲买了盒烟......感谢父亲这么多年无声的爱和守护,感谢母亲多年如一日的悉心照顾。

天使原本的样子

我是海浪,大海的海,浪花的浪。我和其他小孩一样如同天使一般降落人间。可是我又和别的小孩不太一样。我是1991年出生的,那时候卫生条件差,家庭条件也差。母亲生我的时候没有去医院,就在家里请了接生婆来接生。我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发现我的手不能动,只能平行于胸前放着。但母亲也没有多想,就这样我长到5个月的时候,姨妈抱着小表姐来家里玩。她比我大10多天,可她比我厉害多了,那时候她都能够用自己的小手掀开身上盖的小棉被。头部灵活的转来转去,偶尔还来个侧身翻。而我只能静静的躺在她旁边,看着她尽性的表演。我也很想表演给大家看逗大家开心。可是我不管怎么努力那双小手都不听我使唤,脑袋瓜也不听我使唤。我着急的哇哇大哭,母亲赶紧抱起我安慰似的在我的背上轻轻地拍打着。姨妈和小表姐回去后,母亲的脸上多了一丝往日里没有的忧愁。又过了很多天父亲和母亲商量带着我去省城瞧瞧。我高兴极了,别说到省城了,连县城我都没有去过。我们家住在耀县(今铜川市耀州区)庙湾镇五联村,距离县城45 公里,父母平日里除了过年赶去县城,剩余的日子都在这五联村里刨食吃。

我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有个大姐是1985年出生的,是1988年出生的,我和相继出生后,让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更加困难了。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年父母带着我去省城连路费都凑不齐。亲戚朋友们也都是紧巴巴的过日子,谁家也都没有闲钱。后来父亲实在没有办法就去向放贷的借了200元高利贷,这才有了后面的省城之行。到了省城的那天,我发现外面的世界和五联村真的不一样,路上没有土光溜光溜的,人们管这种路叫马路,可是路上全部都是行色匆匆的行人没有马啊!我感到很奇怪。

我们这次去的目的地是西安市儿童医院,到了医院我才发现那里有很多小朋友,我们排了好久的队终于见到一位中年医生。他看看我,不停的帮我活动手脚,我努力的配合他,可怎么也达不到他的要求。经过一系列繁琐的后,最后医生告诉我的父母,我属于先天性脑瘫,主要表现就是中枢性运动障碍和姿势异常。没有办法治疗,只能进行简单的药物干扰和不间断的康复训练。父母只能抱着我又回到了五联村,不过我们都很高兴,父母说他们也没有来过省城,没有走过马路,都是托我的福才来这省城逛了逛。

死神吻过我的脸

1999年,我8岁那年突然发高烧,父亲用拖拉机载着我和母亲去陈家山看病,也不知道是父亲心太急还是注定有一场灾难。在路过柳林镇时连人带车翻到了柳林河里。那浑浊的河水差点带走我和母亲。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柳林镇卫生院里,母亲还没有醒,脸上血迹斑斑,那是我第一次切身的感受到来自死神没有任何预兆的“问候”我只记得在卫生院里我一个劲的求医生救救我的母亲。或许上天真的可怜我们家的几个孩子,不忍心带走母亲;母亲被救活了,嘴巴旁边缝了8针,额头缝了4针。母亲被救活了,娘在一切都在。

我们家的拖拉机还躺在柳林河里,父亲叫来村里的人打捞,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还活着。看见我的那一刻眼睛里都充满了疑惑,言语里满是对父亲的责怪。

“哪怕是晚救几分钟,那也是她命数到了,没人会责怪你们的,也能减轻你们的负担。”

“我生的,不管怎样我都要将她抚养大,我们既然结在一根藤上了,这辈子是分不开了。”父亲只是无奈的回答。

大人们都以为我听不明白他们之间的谈话,因此当着我的面讲话也丝毫不会避讳。我也没有责怪他们,我只是在内心告诉自己要好好活着,对得起自己父母的恩情。

每天活在感恩中

人没有生来就坚强的,其实我以前的性格也不是这么开朗,如果时间倒退10年,我应该不会愿意和身边的人做过多的交流,甚至别人多看我一眼,我也会觉得是因为我和别人的不一样才让别人格外的留意,我不知道我这样讲大家能不能够理解。

其实是我自己的事情,社会上很多爱心人士、包括耀州区残联对我的关怀,我认为不是人家应该做的、或者必须做的。所以对于这份恩情我必须用努力的活着、努力的生活才能给予关心我的人以安慰和回报。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逛集网照金商城团队,在耀州区残联的指导下,他们来到我家为我做电子商务培训,家里面的货架都是他们提供的,就这样我走上了电商之路。好事成双,2018年年末耀州区残联根据国家相关政策,也为我送来了壹万元人电子商务扶贫款。这么多人关心我支持我,我更加有信心了,小买卖就这样做到了天南地北。还忘记说了,由于我身体的问题从小就没有上过学,所以我的识字量特别小,因此对我而言电商还是有难度的,幸亏我的帮扶人耀州区文化馆副馆长程薇姐姐耐心的一笔一划的教我识字,她在教我识字的过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反而在言语之间充满了爱,正是这么多人的努力和关怀才让我的电商之路越走越顺。

虽然我的手脚不灵便,我只能用嘴唇触碰键盘,艰难的敲击出每一个字,但是我的内心非常幸福,我可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给家人减轻点负担。大家只是看到了我的乐观、我们家人的相亲相爱,却很难体会到这种家庭的无奈和异常的艰辛。

我心里明白,我的阳光会感染我身边的人,我的悲伤也会感染我身边的人,愿意留在我身边的人都是爱我的人,所以我要带给他们阳光而不是悲伤。作为我而言,我认为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学会接受那些不被尊重,更要学会在歧视和异样的眼神中精彩的活着。

前段时间我家里来了位姐姐,当她听到我这样讲时,她说:“你知道吗?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领悟到这一点,海浪你真的太棒了!”她说这句话时,眼神是那样的悠长,眼角还有没擦干净的泪痕,我想她也一定是有故事的人。

生活对谁都不会仁慈,否则你怎么成长呢?我觉得我的身体够糟糕了,那就让心灵更加阳光点吧!

梦中的未来

说句我的心声吧!我从小到大的努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于周围人都劝我父母放弃我,我怕我不努力了,有一天我的父母真的放弃我,我想拼尽全力的努力,改变我的现状,改变我的生活,体现自己的价值,我想有一天我可以自食其力了,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他们所说的是错的,我父母的选择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