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得生命更加好看的旅行

时间:2019-05-19 13:08:11

使得生命更加好看的旅行(图1)

了解爱情AMOR这个字倒着拼写就是罗马ROMA,对于一个远赴罗马旅行的人来说有着非常积极的线索。也就是,你今天看到的罗马,不仅仅是这个城市的过去,还有这个城市从中世纪走出来以后置身于整个欧洲人文主义思潮中的变化。显然,没有比谈论爱情更能让一个人心潮澎湃的事情了,也没有比谈论爱情更能够动摇死气沉沉的社会与文化所构成的协议了。

这种对于历史文化的认识,使得我们的旅行和人生变得内容充实,并且充满故事情节。我很多次提及海螺沟,不仅仅因为从这个地方往上走,就可以到理县,在那里可以看到中国西部最为宁静的秋色,我喜欢的红色枫叶就在不经意间滞留在卵石漂浮的小溪流上,那种不到两杆距离宽的溪流,从遥远的深山里走出来,经过你身边的时候,保持了自己由来已久的习惯。红色的枫叶就在理县的米亚罗,就在那些阳光一晃就过的峡谷里。这种地方,因为两面有高山相对,阳光如桥一样斜挂,下午两点左右就会慢慢隐藏在西边的坡地上。明暗之间,就是冷暖之际。于是,枫叶比起山外来说,颜色变化的时间就会拖得很久,这种缓慢变化的好处就是这里的秋色要更加委婉柔和。如果从藏民的生活来说,这种时间上的延缓,构成了一种有效的喜悦的温暖—,在真正的冬天到来之前,这里的人有足够长的时间享受自然的恩惠,他们可以晒衣服,整理羊圈,修理石头屋,以及准备好野果,或者走很远的路,去换取一些必要的生活品。

而对于海螺沟自身来说,我则更加珍视当年所铭记的山脊教堂。在进入海螺沟这个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之前,一定得沿着山脊向上走一段并不容易的路。地方上的人就老实的住在山脊两侧的房子里。这种对称结构,既让小镇有了十分明确的照应关系,人性上温暖亲切,也使得小镇无论从上往下走,还是从下往上走,都有一种边远山村共同的品质。—某一户人家的狗和孩子一样,可以走到另外一家,而一家炊烟的升起,就会引发整个村子的炊烟。于是,在这样属于山脊的屋子里住一晚,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从潮湿的蓝色炊烟里走过去,会觉得双脚踏空。山脚下的大渡河此刻只有轰鸣的声音,随即在不远的另外一个山脚消失了。

一个真正的旅行者从来不会取一些浮光掠影的东西来搪塞自己的行程。为了更加积极地了解一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他首先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思考这些历史文化的因素以及故事,是如何和自己的生命发生关系的。他走过荒漠,因为心灵的参与,荒漠变成了绿洲。在蒲河村保存的捷克民族文化,至今已经有200年历史,仿佛被夹放在一本厚书里的一片树叶,纹路清晰,叶脉中间的主线就是那条蜿蜒无声的河流,而透明的叶脉则使得任何一个旅行者到了这样的地方,陡然生出来一份柔滑的情趣:在蒲河村和在济慈写出《秋日颂》的温彻斯特一样,如何保持心灵高度的自觉才会让我们听见那些听不见的声音…

始终让我们愿意聆听这些更美的听不见的声音的真正原因,源于我们更加靠近内心的动力,直到觉得生命就是心灵这样一种单纯的关系。我接受旅行是对于知识的弥补与拓展这样的说法,然而,在谈到内心的成长和精神的喜悦,尤其是谈到人生的有意延伸来说,我则更加倾向于旅行对于心灵的影响。如何使得我们的生命更加好看并且能够抵御时间的短暂感,是我们走在人生路上重要的思考内容。比如说,你从湘西的凤凰回家后,会再一次深陷在《边城》比如说,你从东北的土地上返回到南方,就会在《呼兰河传》的封面上沉默良久。或者,你从南方那个开满薰衣草的普罗旺斯回到长满油菜花的成都平原,你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在写上“油菜花”三个字的时候,会泪眼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