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乐队我叫mt 雪 我叫mt

时间:2019-05-18 20:00:49

可是当我刚说完,月笙突然停下步子,转过头来问我:“什么时候的事?”

我有些奇怪地抬起头,便发现月笙正紧皱着眉,一脸紧张地看着我。从以前我便没有看到月笙有多大的表情变化,总是冷着一张脸抿着唇,这就是我对他最大的印象。可是现在月笙却紧皱着眉头紧张地看着我。

我感到奇怪,可是还是回答了:“前些天,大概有五天时间了。”

默默算了一下,周祺是我和顾珊报名参加考试后的那一天开始生病的,我还能很准确地记得日期。

“怎么了吗?”见月笙不说话,我更是感到奇怪了。而月笙则是沉着一张脸思考着,我看着他,问着。

月笙突然回过神来看着我,随后说:“你最近还有没有喝镇阴汤?叔叔出差的那几天你应该是没有喝吧,要不然阴气怎么会这么重。”

像是突然绕开了话题一样,但是月笙还是面无表情地问着我最近的问题,最后看着月笙那一张冰冷的脸,我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父亲出差的那几天我的确没有喝镇阴汤,因为父亲并没有留有备份,母亲也不会熬制。

“没什么,不过等下回去后你必须要喝下镇阴汤,还有,记得别把师傅送给你的布袋符摘下来。”

月笙突然转过身去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迈开步子就走了,而我则是反应过来小跑跟上他。回去要喝镇阴汤?哪来的镇阴汤?不过既然月笙这么说了,我也没有担心的必要。月笙所说的一般都会是真的,我也没有怀疑过他。

说起那个布袋符,我是很久没有摘下来了,自从母亲弄上一层防水薄膜后,就算是我洗身子的时候也没有摘下来过。在刚回来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父亲是不在家的,而我也没有喝下镇阴汤就独自出去找母亲了。

那时候母亲还没有回来,还在公司里加班,月笙也早早地睡下了。我给母亲打个电话后便打算出去找她,电话里头我说我会好好睡觉,可是我却想要到她的公司里头去找她,给她个惊喜。

也许小孩子就是想要获得大人的夸奖,只想要大人开心地说‘你真棒’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