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动漫 18禁无打码动漫

时间:2019-05-17 20:05:07

塞外的唯一一家客栈里,莫忘尘坐在客栈门前,一口口的喝着烈酒,望着地上的薄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小哥哥,有人要我给你的信。”拖着鼻涕的客栈老板的儿子周言跑向莫忘尘,他的手里,抓着一封整洁干净的信。

“谁让你给我的?”莫忘尘接过周言递过来的信,没有拆开来看,而是问道。

最近东方萤萤经常给他写情信,他收了几封之后便禁止了她的行为,可东方萤萤不放弃,送信的方法那叫一个花样百出,比如在吃食里夹个小纸条,酒里塞张牛皮纸,最绝的一次,是在他的厕纸里写情信。弄的他现在对最一封到他手里的信万分警惕,并保持怀疑。

“嗯…”周言低下头思考了一下,“是一个大哥哥说请我吃糖葫芦,条件是把信把你。”

“那个大哥哥长什么样?他有没有说他叫什么?”莫忘尘蹲了下来,和周言对视着。

“我知道我知道!”周言马上说,然后用手指着莫忘尘的脸,“那个大哥哥呀,有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

“小周言,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人都是长这样的。”莫忘尘哭笑不得的打断了周言的话,小孩子记忆也不算顶好的,对于那个送信的人长相他也很无奈了。

“是吗?”周言歪着脑袋,指着在柜台上清点烈酒的自家爹爹说:“爹爹说,有的人只有一个眼睛,有的人没有鼻子,有的人少了一只耳朵。爹爹说的我也见过不少呀,不一定所有人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的。”

莫忘尘沉默了,周言说的是在塞外打仗受伤的人,他们确实是那样,他无法反驳。

“那个大哥哥有说过一个名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名字。”周言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说。

“什么名字?”莫忘尘马上问,他现在在怀疑手上的信不是东方萤萤送的了。

“好像叫什么流…流流…”周言拍了拍自己不灵光的脑袋,希望记起那个名字。

“流瑾年,对吗?”莫忘尘马上想到了流瑾年的名字,他认识的人里,只有流瑾年的名字里才带个流字。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