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永远属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

时间:2019-05-17 08:00:18

家乡空气清新,景色宜人,和一些风景名胜区相比,虽谈不上旖旎如画,色彩也不甚斑斓甚至有点单调,但家乡在我心灵深处有着别处无可媲美的地方,家乡的景最温暖,最柔软。

最美的风景,永远属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图1)

从我迈进家门的那刻起,父亲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我出出进进的身影,一旦我离开了他的视线,他便会挪到窗子跟前,透过窗户的玻璃朝院子张望。待我收拾妥当,坐到父亲的热炕上,父亲的眼神不再漂移,和我拉起家常。父亲问我:你婆婆身体好着么?我说好着呢!同时诧异此时的父亲头脑是如此的清晰,语言表达也如此流畅!我问父亲:我婆家在哪?只见父亲一脸茫然,嘴巴半张着却说不出话来,似乎没听清我的问话,又似乎听清了却说不出来。我提高嗓门再问一次,父亲依然一脸迷惘。我知道,我和父亲的交谈又“卡壳”了。偶尔,父亲想表达自己的意愿时,会口齿清晰地说出来。可当我想将这种拉家常式的交谈顺畅地进行下去时,却发现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我转换了话题,伸出一只手,不停变换着指头让父亲报数字,父亲像孩子一样不厌其烦地一一回答…

母亲似乎没受我和父亲大声说话的干扰,坐在炕上专心致志地追剧~《平凡的世界》我跟着看了一会就迷迷瞪瞪地睡着了,睡意正酣时,被父亲含糊不清的说话声吵醒,只觉得母亲用脚轻轻碰了下父亲,小声道:别吵了,娃睡觉哩!父亲很听话地不再作声。炕越睡越烫,我坐了起来,父亲也立马坐起来睁大眼睛问我:你走啊?我摆摆手说不走,父亲帮我掖好腿边的被子,恢复了半靠半躺的姿势…

最美的风景,永远属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图2)

每次回家,母亲都会催促我去看望大伯和叔父。过去,大伯没少帮我家干活,每到家里忙不开时,大伯总会第一时间赶到。记得每年夏天碾完麦子,大伯和父亲就睡在麦场,等到半夜起风时帮我家扬麦去壳。

大伯一辈子思想比较简单,脾气很好,从不和人争高低,只知道勤勤恳恳地劳动。大伯今年86岁了,身子几乎折成了90度,但很硬朗,平时连感冒药都很少吃,如今仍在劳作。

勤俭一生的大伯觉得什么东西扔了都可惜,经常拉着架子车到处捡废品。我去大伯家,正巧碰见大伯在家门口分类整理废品,一双粗糙的手布满了厚厚的茧子。见到我非常高兴,招手示意我进屋去坐。其实,每次和大伯见面也没有过多的交谈,只要看到他老人家身体安好便觉得欣慰。

最美的风景,永远属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图3)

父亲患病那年,由于发病突然,父亲非常惶恐,以为自己为时不多了,在医院哭喊着叔父的名字,我忙打电话叫来了叔父,见到叔父,父亲才安静下来。医生叮嘱家属,在脑梗患者得病的前几天应密切观察病情的变化,特别是晚上要操心。医院晚上只允许留一个陪人,叔父觉得我们年轻人瞌睡多,第一天晚上不放心我们陪在父亲身边,执意自己陪了父亲一整夜。那年,父亲73岁,叔父70岁…

前几年,叔父和父亲患了同样的病~脑梗,原本健谈开朗的他如今也变得沉默寡言。叔父家离我家比较远,但他几乎每天拄着拐杖去我家。听母亲讲,叔父来了后坐在父亲炕边的椅子上,有时兄弟俩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默默地坐着。

我去了叔父家,叔父和往常一样话语很少,但总不忘问我吃饭了没有,总想拿东西给我吃。

最美的风景,永远属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图4)

假期结束了,我又该返城了。父亲早早地坐上轮椅送我出门。车子开动前,我微笑着朝父亲挥手再见,父亲以同样的手势与我互动。车子徐徐开出几米,我回头再望,父亲的目光还是盯着车子前行的方向…

最美的风景,永远属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图5)

在那不算遥远的小山村,有拉着架子车捡废品的伯父,坐着轮椅看日落的父亲,还有拄着拐杖蹒跚缓行的叔父,在这个有亲人的地方会看到最美、最暖心的风景,这样的风景我一次也不愿错过!

最美的风景,永远属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图6)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