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邓大军一次改变历史的行动,美国人称超想象力!

时间:2019-05-15 08:15:16

1947年6月30日夜,刘邓大军从山东东阿至濮县强渡黄河,到达长江以南。一夜之间,苦心经营的300里河防线全面崩溃。

凌晨4时,陆军总司令顾祝同还在睡梦中,就被急促的电话铃惊醒。第四“绥靖区”司令刘汝明向他报告:“顾总司令,的主力部队昨晚过了黄河。”

刘汝明话没说完,顾祝同便破口大骂:“放屁!”

刘邓大军一次改变历史的行动,美国人称超想象力!(图1)

顾祝同平时是不骂人的。这一骂,倒是把自己骂醒了,对刘汝明继续喝道:“我看你是让诈糊涂了!黄河现在正值大汛,他们是飞过去的?”

可刘汝明的声音还是那么急促:“河北岸昨晚打了一夜炮,河防部队报告有上百只船载着的主力过了黄河,现正在向纵深发展。”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顾祝同忍不住继续对他大声呵斥,“就是有兵过河,也决不是的主力!告诉你,刘邓的主力正在豫北。我警告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声东击西,是一贯的伎俩,万万不要上当。”

顾祝同撂了话筒。

被刘汝明这么一折腾,顾祝同睡意顿消,坐起来沉思一阵,说:“兵者,诡道也!”倒头再睡。

刘邓大军一次改变历史的行动,美国人称超想象力!(图2)

可是,到了清晨6时,电话再次响起。

还是刘汝明。

“顾总司令,是的主力过河,千真万确!从东河到濮县,至少40个渡点,兵力不下20万。”

在顾祝同的中,刘邓的总兵力也不过十几万,他一听刘汝明说20万,火气立即又窜上来。随即,他压着火气反问刘汝明:“既然20万大兵,40个渡点,你刘司令怎么在他们之前一点迹象都没察觉?”

刘汝明部长期驻军在黄河南岸,官兵上下颇有河防经验。每逢雨淋天破、八仙难过的汛期,正是当官的回家或进城与家人团聚、休息的时候。这次战报传来时,刘汝明也正在家中。

除了大汛之外,他的也是:刘邓的主力正在豫北作战。所以,最初他本不信手下刘邓过河的报告。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并竭力向顾祝同解释、证明。

他一番解释后,撂下了电话。可是,顾祝同仍然怀疑他报告的准确性。

为什么?

年初开始,南京城内就有一个传言:“一诚(陈诚)不如一承(,五刘(刘峙、刘茂恩、刘汝明、刘广信、刘汝珍)不如一刘(。”顾祝同对此也有所闻。所以,现在他还是怀疑不如的刘汝明的报告有虚,抑或过河是诈,对刘汝明等另有所图是真。

刘邓大军一次改变历史的行动,美国人称超想象力!(图3)

正当顾祝同琢磨“五刘不如一刘”时,电话铃又急促响起。

70师师长陈颐鼎告急:“顾总司令,主力大批渡河,先头部队已过了嘉祥、巨野。请示我师如何行动?”

“准确吗?”顾祝同问。

“我师驻嘉祥、巨野部队亲眼所见。13团团长到郓城办事,亲眼看到刘汝明兵团的55师正在紧急收拢部队,已经无力抵抗了,总座,我师是北上,还是阻敌南窜?”

“原地待命,敌情随报。”顾祝同说完,还是不相信过河是真,反而叹息一句:“真是将熊熊一窝啊!”

直到当日下午,顾祝同才不得不相信:刘邓主力过黄河确切无疑了!

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刘邓大军一次改变历史的行动,美国人称超想象力!(图4)

刘邓12万大军盘马弯弓,不动声色在北岸预伏了近一个月,毫无迹象。6月30日晚,突然一夜之间,龙腾虎跃,飞越黄河天险,到达了南岸,随即一路南下。刘邓大军挺进中原,与陈粟、陈谢三支大军形成“品”字形,并且把战火引入了国统区。由此,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了战略进攻。

“我经历了多次战争,但从未见过比党这次胜利强渡黄河更为高明出色的军事行动。说它高明并不在于这次军事行动本身,而主要在于制定军事行动的构思—它的胆识、气魄,特别是他的创造性的想象力。”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刘汝明

刘汝明(1895-1975),字子亮,直隶省献县人,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西北军“十三太保”之一。早年入冯玉祥领导的第16混成旅。国民军成立后,刘汝明就任警备第1旅旅长。后来升任西北军暂编陆军第10师师长。1929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五路军总指挥兼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军长。1930年中原大战之后,被任命为宋哲元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副军长。1933年,刘汝明参加长城抗战,任第一四三师师长。1936年,兼任察哈尔省政府主席。1937年,就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八军军长。抗日战争胜利后,刘汝明出任第四绥靖区司令官。1948年,被任命为第八兵团司令官,参加徐蚌会战。1949年,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时,刘汝明自行决定率其第五十五军和第六十八军从安徽贵池撤至福建漳州。1949年8月,奉蒋介石之命,驻漳州的刘汝明第八兵团率第五十五军接防厦门。解放军于1949年10月17日攻占厦门时,刘汝明即率部乘船撤往台湾高雄港。台北《中央日报》发文责备厦门守军执行上级命令不力,矛头直指刘汝明。刘汝明从此一蹶不振。1975年4月28日,刘汝明在台湾病逝。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