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闲话“洋泾浜”

时间:2019-04-24 23:58:19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1)

在上海,如果说一个人讲话“洋泾浜”往往不会是褒义的,意思说这个人讲话发音不标准,比方讲:上海口音的英语、东北口音的上海闲话,还有如今在学校里说惯普通话的小囡不太标准的上海闲话…但“洋泾浜”在老上海是确有其“浜”的,后来填浜筑成了路,也就是现在的延安东路这里。

洋泾浜是黄浦江的支流之一,蜿蜒曲折,东起现在的延安东路外滩,西至延安东路中路(大世界附近)南通周泾(今南路)西连长浜(今延安中路)全长约1600米,东段宽约40米,中段和西段约60米。对于当年河网纵横交错的上海来说,洋泾浜实在算不得起眼。

而在老上海盛极一时的“洋泾浜英语”细论起来,它的由来还得归功于当年洋泾浜这条河在上海滩的显赫地位。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2)

清末洋泾浜

所谓“洋泾浜英语”是指那些没有受过正规英语教育的上海人说的“蹩脚”英语。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3)

洋泾浜虽窄,但两岸却是繁华无比

当年租界设立后,大量的商业机构出现在小河两岸,洋泾浜也因此成为上海对外贸易的一条重要的河流。由于中外商人语言交流不便,“洋泾浜英语”便应运而生。除了上过洋学校、留过洋的少数知识分子外,多数中国人都没有受过正规的英语教育。跟外国人打交道或为外国人办事的人,只能用“洋泾浜英语”作为交流工具。洋行里的杂役,饭店里的西崽,巡捕房里的巡捕,商店里的伙计,洋人家里雇的仆人、保姆以至黄包车夫等等,大抵都会说几句“洋泾浜”有的还说得非常流利。

说来奇怪,尽管这种“洋泾浜”谬误百出,洋人居然都听得明白。比如:接电话问对方“You is what”洋人不但懂,而且也不以为失礼;保姆哄孩子“Baby no cry,baby cry,阿妈也cry”居然也能把孩子逗得破涕为笑。这真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现象。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4)

填没前的洋泾浜几乎已成平地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5)

进行中的洋泾浜下水道铺设工程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6)

1930年代的爱多亚路中段

如果查一查当时上海一批老板、闻人的发迹史,不难发现,其中不少人是靠“洋泾浜”起家的。他们即使成了显赫一时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说的还是“洋泾浜”当然,他们的后代就大不相同了。

事实上,这种“英语”在美国人看来是“broken”的(破碎的)那时候会讲英语和穿西装一样,是身份的炫耀,在中国话中来几句英语,显示自己是上等人。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7)

1938年,爱多亚路朱葆三路路口

在特殊的年代,中国人固然讲“洋泾浜英语”外国人同样讲“洋泾浜中文”上海圣约翰大学的美国老校长卜舫济,当时算是中国通,喜欢用中文讲演,但因为掌握不好中文的四声和抑扬顿挫,经常闹笑话。

倾听|闲话“洋泾浜”(图8)

时代在前进,语言也在进步。随着中外交流的日益广泛深入,外语教育的普及,不但中国人的英语水平大大提高,外国人的中文水平也大大提高。现在有些中国青年人的英语说得比外国人还流利,有些外国青年人的中国话讲得比中国人还标准。在这种形势下,“洋泾浜”逐渐成为了历史陈迹。再过若干年,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洋泾浜”为何物了。

朗读者 / 张静芝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闲话

闲话,指闲谈;背后议论他人是非的话;不满意的话,有关私人的谣言、传闻、幕后消息等。见陆游《雪意》诗:“闲话更端茶灶熟。”

倾听

倾听属于有效沟通的必要部分,以求思想达成一致和感情的通畅。狭义的倾听是指凭助听觉器官接受言语信息,进而通过思维活动达到认知、理解的全过程;广义的倾听包括文字交流等方式。其主体者是听者,而倾诉的主体者是诉说者。两者一唱一和有排解矛盾或者宣泄感情等优点。倾听者作为真挚的朋友或者辅导者,要虚心、耐心、诚心和善意为倾诉者排忧解难。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