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考古发现!南阳黄山遗址发现高等级氏族墓地

时间:2019-04-15 20:45:20

南阳城北12公里,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黄山遗址。

遗址位于卧龙区蒲山镇黄山村北百米处一小山丘,山丘海拔150米,高出地面二三十米。1956年春,南阳在进行文物调查时发现了这处遗址,63年后的今天,该遗址新一轮发掘出的文物和古迹,震惊了国内考古界:

3月中旬,著名考古学家、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先生到南阳调研,83岁的老专家在考察黄山遗址之后,亲笔题写了“中华瑰宝 千年一遇”4月上旬,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亦亲临黄山考察,并欣然题写“文明在宛”与“独山古玉 黄山天琢”

半个月时间内,考古界两位泰斗级人物连到黄山考察,这在南阳历史上绝无仅有。坊间因此有考古爱好者传言:黄山考古肯定有了不起的大发现,说不定能入围新一年度国家考古十大发现。

重大考古发现!南阳黄山遗址发现高等级氏族墓地(图1)

等级较高的氏族墓地

新一轮发掘始于去年夏天。

在此之前的2016年、2017年,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的勘探队,已对遗址及周围附近地区进行了详细的考古调查与勘探,确定了遗址的准确范围、大致内涵与保存状况。

“知道这里会有宝贝,但没想到,发掘的第一个探方就让我们狂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共考古与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马俊才向王巍介绍情况时说。

考古工地,需要布线挖探方。在这个被命名为F1的探方内,考古人员发掘出了一座大墓—这座大墓后被命名为M18。一副高大的骨架头枕丰山,脚蹬独山,呈东北西南向安卧墓内。他生前身高应在1.86米以上,左手执弓箭,右手擎独山玉玉钺,脚前约有18个猪下颌骨。探方内同时发现了木质单棺痕迹及石器、玉器、陶器等随葬品。

从考古人员进驻考古工地到今天,黄山遗址已清理出时代墓葬24座、瓮棺葬46座,所有的墓葬皆排列有序、方向一致。其中,尤以这座出土玉钺的大墓最为重要,考古现场有人通俗地称这一大墓为“大王墓”

重大考古发现!南阳黄山遗址发现高等级氏族墓地(图2)

罕见的史前玉文化中心

黄山遗址距中国四大名玉之一独山玉的产地独山的直线距离仅2.5公里,在南阳人心目中,黄山遗址一直与南阳玉文化密切相关。

1959年,原省文物工作队曾在黄山遗址西南部和北部进行试掘,当时出土了5件独山玉玉制品,其中号称“中华第一铲”的独山玉铲最为令人瞩目。此发现将独山玉开采的历史提前了500余年。此后进行的考古调查勘探也发现,黄山有大量的以生产工具为主的玉制品、石制器和石片、玉片、半成品。考古界因此认定黄山遗址是一处区域性的玉器加工中心。

在新一轮的考古发掘中,联合考古队更有新发现。除了预料中的玉、石器及加工玉、石器的各种工具外,考古人员还惊喜地发现了两座仰韶文化晚期的大型作坊。这两处大作坊呈长方形,地面建筑面积均在120平方米以上,结构十分复杂。此外还发现了与之相应的院内工棚类柱洞、活动面等相关设施。

就全国而言,史前玉器制作工场本就不多,像黄山遗址这样保存较好、能与矿产地对应的玉作坊就更少了。连见多识广的考古大家王巍也连称这里的作坊“罕见”

重大考古发现!南阳黄山遗址发现高等级氏族墓地(图3)

除了大作坊,此次还发掘出土了独山玉、大理石、黄蜡石、石英岩等大小不一的原材料以及石器、陶器等残片,可以想见当时作坊产品的丰富多样。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袁广阔在考察黄山遗址时提出,这一时期手工业的专门化已经出现,黄山可能以生产石器和高端玉器为主。

最让大众感兴趣的黄山考古,大概要数考古专家们对史前人类治玉工艺的论断。在黄山遗址,考古人员发现一套汉白玉手镯的原料、半成品、成品残片等,据此推断距今5000年—7000年前的人类是通过“掏心法”工艺来制作手镯的:

将圆饼形的汉白玉的边角进行打磨,使其外缘接近手镯形状,琢磨其中心部位,待其磨薄后,疑似通过敲击的方法去掉这一部位,使汉白玉成为圆环状。最后再经过精细打磨,制成圆润美观的手镯。

黄山的玉、石器产品不止供应本地需求。现场考察的考古专家们说,在湖北、河南社旗等处,都曾发掘出与黄山产品风格类似的玉、石制品。

南阳是当今我国玉文化中心,根据目前发掘来看,专家判断这里很可能也是六七千年前的一处玉文化中心,一个大型的玉、石器产地和集散地,这对研究时代中原与江汉流域南北文化交流具有特殊意义。

重大考古发现!南阳黄山遗址发现高等级氏族墓地(图4)

可视性极强的时代遗址

除了墓葬、作坊,新一轮考古还清理出数处房址和14处文化灰坑。在现场,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1米多高灶台,2.5米宽的卧室。

马俊才称,黄山遗址可视性极强,保存之好超乎想象,是他见过的最好的时代遗址。在主持黄山遗址发掘工作之前,马俊才曾参与、主持多处重大考古发掘工作,并四次入围国家年度考古十大发现。

综合田野考古收获,考古人员认定黄山遗址是“一处居葬合一并统一规划的时代重要中心聚落遗址”很“罕见”

较之考古人员的谨慎冷静,文化学者的反应显然要强烈热切些。白振国、袁祖雨、徐向阳等已经撰文,论述南阳黄山应是华夏“首”都。

时代的玉器是神权、军权、王权的象征,学者们认为,黄山遗址发现两个面积超大的仰韶文化晚期玉器作坊,只能说明这里曾经是都城,因为除了部落联盟首领在其都城可以有这种大规模的玉器加工之外,其他人其他地点是完全不可能的。

黄山遗址没有发现城墙,但在遗址周围发现了由4条古代河流和东部宽大的白河滩交汇而成的近环状水系。文化学者因此推断,这些河流在远古时期很可能是壕沟,而壕沟作为城市的外围防御措施,要早于城墙。目前,在我国已发现许多原始城址,其中最完整、最具典型意义的要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该城距今有4600年的历史,是我国目前发掘出土年代最早的一座古城址,而黄山古城址与其相比较,规模更大、规格更高、年代更早。

这里已确定是一处大型的氏族部落的聚居地,那么,她到底是不是文化学者口中的华夏文明史上的第一座都城呢?

黄山遗址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500米,文化层更是深达1米—3米,从上到下,龙山时代晚期、屈家岭时期、仰韶中晚期、裴李岗时期等多层次文化叠压,新一轮考古发掘的仅仅是部分区域的部分文化层。正如各界学者所言,黄山遗址难解的谜太多了,而谜底就藏在眼前这片无言而神秘的黄土中,正等待着今人来发掘来解答。

新闻背景

黄山考古一甲子

1956年春天,原南阳县在进行文物调查时,收集到石斧、陶器等遗存,由此确定此处为时代遗址。

重大考古发现!南阳黄山遗址发现高等级氏族墓地(图5)

1959年,为配合焦枝铁路建设,原省文物工作队在遗址西南部和北部进行试掘,发掘面积1600平方米,发现房基3处、不同时期房屋10间、墓葬50多座,并出土陶器、骨器、石器多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还发现5件独山玉玉制品,其中包含号称“中华第一铲”的独山玉铲。此发现将独山玉开采的历史提前了500余年。

1963年,黄山遗址被公布为第一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3年,黄山遗址入选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6年,河南省批复同意建设黄山遗址省级考古遗址公园。同年11月至2017年7月,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考古勘探队,对遗址及周围附近地区进行了详细考古调查与勘探,确定了遗址的准确范围、大致内涵与保存状况,取得了多项新发现。

2018年8月至今,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组建联合考古队对遗址进行科学发掘,清理仰韶文化晚期期大型作坊房址2座、中型房址1座,瓮棺葬46座,屈家岭文化灰坑14座、墓葬24座,汉墓3座。初步确定黄山遗址是一处居葬合一并统一规划的时代重要中心聚落遗址,并发现了一处目前在豫西南乃至汉水中游地区屈家岭文化时期等级最高的氏族墓地。

采访后记

建黄山遗址公园 让文物活起来

是时候建设南阳黄山遗址公园了。

这是莅宛考察的考古界专家们的一致意见。自我国开始大遗址公园申报工作以来,申报时代遗址的非常少。黄山遗址是罕见的大型中心聚落遗址,保存较好,可视性较强,且具南北交融、遗存丰富等特色,在专家学者眼中,具备建设遗址公园的厚重文化要件。

这是传承发展南阳玉文化产业的需要。着力展示时代南阳人的生活面貌,特别是将玉作坊、玉原料、玉制品等史前治玉内容呈现出来,从大的方面讲,是让身边的文物活起来的具体实践,将增强国人的历史自豪感,从小的方面讲,也让南阳玉文化的历史更加深厚,是留住南阳人乡愁的一个极佳共情点。

这是发展南阳文旅事业的需要。南阳文旅品牌众多,可谓满把“好牌”可到底该主打哪张文旅品牌、哪张是我们应打的王牌?各界一直争论不休。黄山遗址考古新发现,给我们一个新思路:被考古界看好的黄山遗址公园,能否像秦始皇兵马俑之于西安一样,给我们南阳文旅事业带来新惊喜?

黄山遗址地理位置极为优越。此处交通便利,距离中心城区仅十多公里,附近有南阳-南召公路、岭南高速等通过;且东临白河,北与蒲山、丰山遥遥相望,南近独玉产地独山,周边有山有水,风景优美。在此范围内建设遗址公园,既可访古增见识,亦可休憩看美景,对于游客来说选择项目多样。

据了解,2016年我省已批复同意建设黄山遗址省级考古遗址公园,现在黄山遗址文物保护总体规划正在制订之中,市文旅局也已计划申报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期待各界共同努力,助黄山遗址公园早日建成,让我们早日触摸到历史,看到活着的文物古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遗址

遗址,从历史、审美、人种学或人类学角度看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人类工程或自然与人联合工程以及考古地址等地方。遗址是指人类活动的遗迹,属于考古学概念。遗址的特点表现为不完整的残存物,具有一定的区域范围,很多史前遗址、远古遗址多深埋地表以下。如宝鸡北首岭遗址(距今7100_+140年)、西安半坡遗址(距今6000多年),烽火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