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零:现在大家比以前更喜欢炫耀出身

时间:2019-03-27 15:33:00

导读]本文指出了近年中国社会一个怪现象—现在大家比以前更喜欢炫耀出身。大家热衷寻根,一代一代跨着辈往前倒腾,特想找一个不是大富就是大贵的亲戚。对此,李零先生以生动的语言勾勒出了中国贵族和世袭平民的历史变迁和特征,指出在中国,皇权世袭加选官制,缺一不可。皇帝一定不能选,官一定要选。如果像西方那样选领导,在他看来天下就乱了。也正因如此,中国的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从来不是泾渭分明的,中国的读书从来断不了做官的念想。文章仅代表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李零:大家下午好,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说中国贵族》刚才尹吉男教授说我最初的题目是《说世袭平民》这两个其实是同一内容,就是把题目换了一下。

大家比以前更喜欢炫耀出身

李零:我就言归正传,我们大家都读过鲁迅的《阿Q正传》阿Q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阿贵。穷人常常用富和贵给孩子取名字,比如说海大富还有,都是农家孩子们常起的一种名字。穷人,陈胜是一个代表人物,早先他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苟富贵,无相忘。”别人都以为他是在说胡话,他回应道:“你们这些小麻雀怎么知道鸿鹄之志?”其实大富大贵的确是所有穷人的最高理想。那什么是贵族,有时候很笼统,比如说世族大家、有钱有势有派有范,大家这样的印象不能说都错,但并不是一个准确定义。

我们先从这个“范”开始说起。现在的世界到处散发着保守情绪,中国也不例外,什么都吃后悔药。本来以为经过,血统论可以休矣。错,现在大家比以前更喜欢炫耀出身。只不过是反过来了,地主资本家好,军、警、宪、特好,北洋军阀好,满清遗老遗少更好,再不济也得是个御膳房给皇上做饭的。那可不是一般人。大家热衷寻根,一代一代跨着辈往前倒腾,特想找一个与党无关,与受苦人无关,反正不是大富就是大贵的亲戚。

现在流行民国范,说什么民国的流氓都比现在有范。那么什么是“范”范就是Style,Style不光看你的作品也要看你的扮相。现在什么不是表演啊,范就是你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你一站那大家就能看出你身份。

我记得1981年的时候,西安商店里到处贴了一种小广告,陕西话管这个广告叫露布(音)露布上说:“本店新到石头眼镜,预购请速。”那个时候陕西老汉时兴戴一种眼镜,就是那种茶色平板的两个圆片,黑糊糊跟熊猫是的。头上再戴一个瓜皮帽,后来我看溥仪的照片,不是他穿龙袍或者穿西装的那种,而是他穿长袍马褂那种。发现皇上和老汉都是一样打扮。

前些年发明了一种国服,就是扣排的绫罗绸缎,中间有一个福字寿字,花团锦簇,有人说这种服装有两大优点。一个可以取代毛服,二还可以区分于西装。即不会把外国人吓着,又凸显了中国特色。其实毛服就是中山装,中山装才是民国范儿。季羡林先生经常穿一身中山装,出国都不肯换。王世襄先生穿中式服,可能也许该叫前国服。我也有那么一件,是的确良的,领口下面有一排扣子,或者就是用尼龙大扣一帖,一脱衣服呲拉一下。其实这种服装应该说是一种文革Style,早先是没有的,现在也没有。

贵族从哪儿来

李零:大家很关心贵族是从哪里来的,咱们也进行一番追根溯源。不仅要原富还要原贵。贵族的特点就是血统高贵。他为什么高贵呢,那就得问,可是前面还有爸爸,你一直追根刨底问下去的话,就像中国古书的一种讲法,假托神意编个瞎话。说他最老的祖奶奶吃了一种什么米,或者偷了一个什么蛋或者踩一个什么巨人的脚印,感孕而生。

贵族都是有世袭有谱牒的。不但财富世袭,而且身份也世袭。一代一代往下传。读历史有一件事最清楚,就是全世界最先富起来的人是一些人上人,这种人上人可能就算是最早的贵族了。考古学家讲良渚遗址还算是时代呢,当时物质好贫乏可是人已经两极分化了。老百姓住的地方还有死了埋葬的地方全都在低处,洪水来了,不想当鱼鳖你就赶快上树或者上船,现在这里是一片一片长满了竹林。而贵族就不一样了,贵族住在高的地方,四周有一个很大很厚的城墙,既可以防盗贼也可以拦洪水。他们的确是人上人,住在高处不说,住的那个大平台,果园那一带完全令人想不到地面是人工弄的,开车都得走半天。这些贵族们死了以后埋在祭坛上面,一个一个祭坛就像是金字塔。过去我在北京看展览关心就是良渚玉器,现在真正让我感觉到震撼的实际上是这些用土堆起来的台子。你把他的土方量算一下的话,跟金字塔也是有一。

贵族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讲血统,我们知道养马有所谓的纯血马,纯血马都是要登记造册的。这个贵族也一样,非常强调血统要纯之又纯。欧洲贵族门上有族徽,墙上有盔甲刀剑,马厩里面养着马;贵族也这个样子;中国贵族金玉满堂,这个金不是黄金是青铜。商代铜器上面有族徽,这个器皿是哪一家的分得非常清楚。西周铜器有一种铭文叫策命金文,策命封赏的时候就会把天子委任状重复一遍,爷爸有很大的功劳,现在我要任命你,让你继承他的差事继续当他们当过的官。最后结束的地方都有一个套话,就是永保佑子子孙孙,这些都是跟延续他的香火有关。

贵族很讲究姓氏。有一个姓就是带女字旁的姓,像什么姬姓姜姓。如果要通婚的话一定要女字旁的姓,因为普通人是没有这种姓氏的。值得注意的是什么呢?东周以来同姓铭文有个特点,一上来就自报家门,说我是某某之子某某之孙。凡说这个话的人,其实都跟他铭文讲的非常显赫的差了辈。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再厉害的贵族传不了多少代,族要分,财要散,血缘要稀释。先头还可以说血浓于水,后来水越拆越多,和注水猪肉一样。

东周时期距离文武周公的时代已经非常远,社会上有很多落魄公子旧王孙。他们如果要把自己的世袭往前面倒腾那也不得了,比如孔子的祖上是宋国大司马,再向上追溯他是商汤的后代,比周都老派,但在鲁国他是第四代的移民,是小官,乡镇,是当地的土著,姓颜的人。他们俩都认为自己是小邾国后代,那个小邾国的墓就在山东枣庄。孔子年轻的时候很穷,干过很多下贱的工作,但是喜欢谈论贵族政治和贵族道德。孔子周游列国,古代叫宦游,现在叫跑官。东周时期这种人到处找工作,写求职广告说,当时的贵族要学问没学问要道德没道德,占着茅坑不拉屎,所以应该选贤任能。有本事的人不仅可以当大官,而且应该当大官。所以当时就有所谓布衣卿相的宣传,像伊尹、傅说这些人。

就连尧舜禅让的传说也一下火了起来。禅让其实是说选人这个事只能由领导指定,你要懂事你得坚辞不就,让领导在后面追。你到公司应聘总不能跟老板说,我的要求也不高,你把位子让给我得了,我肯定能把公司办好。战国时期禅让从幻想变成现实,有一个很有名的例子,“齐人伐燕”燕王效法大禹把王位让给他父亲的老臣子之,孟子大怒,认为乱了名分,不合“王道”劝齐宣王发五都之兵,入侵燕国,燕王死难,子之被垛成肉泥。

当时大家都认为制度很不好应该改革,但是改革的思路不一样,比如说吴起和商鞅从表面上看跟孔子的立场是相反的,其实殊途同归,他们也不满意当时的政治制度。不同在于,孔子说,东周罹患全怪没有照周公老规矩办事,咱们还是回到周公那个时代吧。吴起商鞅不信这套,说既然官吏倒置,最好的办法应该是加强军权,并且不是尊周天子,而是一方面要尊本国的诸侯,一方面削平各国小贵族。让诸侯成为本国唯一的贵族。就像给果树修枝一样,所有多余的枝杈都给他剪掉。他们还有气魄,快刀斩乱麻给后世立规矩。当然就坏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事,人家当然不干了。所以他们的下场都很惨,吴起被乱箭射死,商鞅被五马分尸。这种改革十八世纪的欧洲也有,但是比我们晚了2000多年了。

秦始皇用商鞅法推行二十等爵制,二十等爵制下面有一个大军,今天叫劳改队,也有等级。有了这个制度,人不问出身,只要你地种得好,杀敌杀得多,可以一级一级往上爬。该杀的杀,该罚的罚,从此除了皇亲国戚谁都不是贵族。高官厚禄地位在高,那叫高官不叫贵族。

殷周制度论更像一篇建国大纲

李零:中国超现代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中国的官文化发达,文官制度完善,特别是有一套选官制度,从平民到高官有直通车,这是西方没有的。

王国维的《殷周制度论》是很有名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主要讲商周有什么不同,但更像是一篇建国大纲。不光讲学术,还宣传政治主张。他说,人类最理想的制度就是周公的制度,所谓的《周公之制》其实并不是孔子说的周公之制,而是从秦到清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制度。皇权世袭加选官制,缺一不可。皇帝一定不能选,官一定要选。如果像西方那样选领导,在他看来天下就乱了。

王国维是个了不起的学者,但是他的文化立场是保守主义的。从秦始皇以来中国的贵族是什么呢?中国史书兹兹于一姓之兴旺,秦始皇以下世袭贵族都是以朝代为断线。比如汉朝姓刘,唐朝姓李,宋朝姓赵,明朝姓朱。秦朝最短,只有十来年。汉朝最长,有四百多年。一般王朝也就一二百年,或者二三百年。

秦始皇本姓赵,他才是原始意义上的贵族

李零:秦始皇号称始皇帝,皇是三皇,帝是五帝,把所有高贵的头衔集于一身,原来意义上的贵族他是最后一人。始皇嬴姓,但是我们不能把它叫嬴政,电视剧都是错误的。嬴姓是带女字旁的姓,男人有姓但是不能加在名字前面,女人才在名字前面冠姓。大家都以为秦始皇是陕西人,但是他的祖庭却在曲阜。嬴姓西迁,先入山西者为赵,后入陕甘者为秦,秦赵是同族的。赵是最初住在霍山下,也就是洪洞县的赵城镇。天水赵氏、邯郸赵氏、太原赵氏都是于赵城。北大汉简有一篇叫《赵政书》可以证明秦始皇是叫赵政。这种氏,汉以来才叫姓。我们只能管它叫赵政,不能叫嬴政。

跨朝代的贵族千年只有孔姓

李零:中国有没有跨朝代的贵族,有,只有一家,就是姓孔。孔子是素王,没有王位的王,中国读书人奉他为万世师表,但是他只是一个精神贵族。

在贵族底下有平民。人分三六九等,从来就不平等。统治者说既然不平等,当然得分高低贵贱,重要的是长幼尊卑有秩序。这种秩序孔子叫礼,秦始皇叫法。

大家都知道印度有四大种姓,僧侣、武士、平民、贱民。身份是固定的,生下来是哪一种,世世代代就是哪一种。

中国跟印度不一样,我们的四民秩序是士、农、工、商。士早先是武士后来是文士,文士是读书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高不是读书本身有多高,而是读书才能做官,除了皇上他们就是当时的成功人士、人上人。农地位也在工商之上,很多读书人都是从农村来的,上层和下层有流动。和尚、道士不从事生产,处于社会边缘,没有特殊地位。传统中国优点是世俗程度高,没有教皇,只有皇帝;没有小贵族,只有皇亲国戚,赐给他们食邑,让他们做一个不问政事的藩王。权力高度集中,国家大一统,民族多元化,多元化,阶层有流动,下层有文化。

抗战时候咱们唱的是“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工农兵学商对官而言,全都是平民百姓。

读书人根本就不是一种人

李零:读书人当然很重要了,但是士不是僧侣,儒学不是,孔子不是教皇。西方传统里面僧侣、武士地位最高,僧侣源于巫婆、他们以神道设教,垄断神义,垄断知识。西方的大学都是从庙里来的。这种人当然是人上人。世界上的大本来都是解救受苦人的学说,比如教就是古罗运动,但后来变味了,成了买卖,成了精神和洗脑工具。什么人最容易信教?孤苦无告的人最容易信教,妇女比男人更容易信教。欧洲中世纪教会比君主权力大,神是虚拟领导,无所不在,永远领导你,谭嗣同有诗:“众生绝顶聪明处,只在虚无缥渺间。”

武士是当兵打仗的人。他们的军头现在叫军阀。大人有大刀,你有命,你不听话,杀!当然很厉害,这也是一种人上人。西方的世俗统治靠武士,武士的头子是君临尘世的王。美国推行世俗化选来选去多半是这类强人。伊朗之前有个国王巴列维,他的父亲叫礼萨·汗,本来是一个哥萨克小兵,就是以军阀起家。所以不要以为是国王就有多少代,他就两代。但是军阀再厉害,地盘有限,寿命有限,他们管得着的地方归他们管,管不着的地方归神管。西方中世纪王权不够强大,是唯一的大一统。世俗君主都是徒,除了世俗事务都得归教皇管。普天之下都归教皇管,所以他们的僧侣地位要比我国高。

中国士农工商头号是士,中国读书人从名义上讲都是孔子的学生,孔子供在文庙里,每个县城都有,孔子也是一个虚拟领导,孔子是所有老师的老师,但不是神。文庙里没有出家人,儒家反对出家,读书人父母在不远游,死了还得丁忧守制,他们不是僧侣,中国没有精神。要说精神贵族只有一家就是孔家,但是孔家也不管学政,仕途是归政府管的,孔子不是教皇,他只是在精神上领导这些读书人。如果没有大众就不能叫,儒学不是。

中国很特殊的一点就是在于中国的文人士大夫是一种很特殊的人。现在的读书人都喜欢吹捧读书人,说老百姓是暴民,不像他们有知识、有理性、有高雅品位、有社会关怀、以天下为己任,是人类良心。

其实读书人根本就不是一种人,很难靠这种漂亮话给他们定位。

中国读书人都断不了做官的念想

李零:四民士为首,读书为哪般?答案是做官。中国读书人有个高贵头衔“文人士大夫”这个词英文怎么翻译呢?Scholars?Officials?就是他又是个官又是个学,模棱两可的一个词。学者都是预备役的官僚,摩拳擦掌,就像我们少先队说“时刻准备着”当官才是终极目标,当不了啦或者下来了才以隐逸自高。

中国学者的理想是“学者中官最大,官僚中最有学问”但当上官你是官,当不上官你还是老百姓。一部《儒林外史》写得真好,超现代。中国的读书人都断不了做官的念想,做官、当大官那是极少数,其他人只能入于外史。中国读书人是个能上能下的阶层,你别光拿眼睛往上瞅。他们很多人都出身寒微,来自基层。科场不利,干什么的都有。当幕僚的,当塾师的(就是孩子王)里巷行医、江湖卖卜,落地秀才连上山落草的都有。你把他捧得太高不对,贬得太低也不对,还是读读《儒林外史》吧。

一个故事进来一个故事又出去,《儒林外史》的结构是这样的。人物也很多,这些人多半都是讽刺对象,形象高大的人物只在一头一尾。开头是王冕,在村里边放牛卖画不肯做官;结尾是四个市井奇人,琴棋书画各一位,自娱自乐,粪土当官。

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并不泾渭分明

李零:过去我以为大隐隐于市是中国的人文幻想。但乾嘉之际,温州有市井七子。这七个人职业是铁匠、鱼贩、银匠、营卒、菜贩、理发师和茶馆里跑堂的,可居然吟诗作赋小有名气。研究中国你别以为乡村市井里面全是文盲,其实什么大传统、小传统、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在咱们中国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画家、书法家有些是贵族,没错。比如宋徽宗,八大山人。但很多都扯不上,群笼而统之说是文人士大夫,但是他们自己标榜的身份不是农就是樵或者是无名渔夫,没有人拿大官当雅号的。齐白石有一首诗“记得前朝享太平,布衣尊贵动公卿。如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齐白石是布衣,原来是个雕花木匠,自称鲁班门下。他就是个现实版的王冕。我去过浙江诸暨县王冕的家,真正的王冕跟小说中的王冕不一样,小说理想化了。

研究艺术史的很多人都以为,匠气是俗气的代名词。雷德侯教授讲艺术史特别看重书法,我们讲艺术史一般不会从字讲起,但是他的《万物》一上来讲的就是字。他说,中国的艺术特点是工厂艺术,十年磨一剑。什么都是磨剑,但什么又不是磨剑呢?恐怕就连最自由的所谓文人画其实也免不了重复制作。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不也如此嘛。

艺术史、艺术和工艺是什么关系,文人和匠人是什么关系,文人画该怎么定义,一部艺术史有多少是文人的贡献,这些都是问题。白石老人以画名,但是诗书画印他说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故意把画搁最后。

中国的壁画,爬高上低都是匠人所为;用青田石、寿山石刻印,这个事在以前也是匠人的事,像吾丘衍、赵孟頫他们的印都是自己写字让匠人去刻,因为铸铜印文人干不了,就是用象牙或者牛角刻章也不好刻。石印过去都说是王冕发明的,不对。南京市博物馆有一枚阴纹的印章,上书两字“隐逸”这是1960年从南京一座宋墓出土的。宋时江浙一带,民间有人用这类石头雕小玩艺儿卖,文人受他们启发,模仿着来,才有所谓篆刻。然而治印这些并不是文人的强项。文人的强项就是画上题诗写字。文人会写字,所以宣传什么书画同源、笔墨异曲。这些俗人懂吗?

可是就连这样的事也不尽然。西方的抄手经常都是奴隶,我国的竹简帛书还有敦煌卷子,字写得那么漂亮,却并不是什么书法家的作品。写字抄书,从秦汉到明清主要是书吏,就是所谓刀笔吏,像刑名师爷那样的小官。他们的看家本事是写字。

文人会写字,主要与考试和当官有关系。即使连王羲之一类的书圣,也不是今天理解的书法家。写字是他们的日常生活,没有人写个便条就拿去展览。过去的人天天写字,当然写得好,就连管账先生都比现在写得好。沈从文说:“书法家出则书法亡。”很有道理。

历史文化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贵族

贵族,最初指的是奴隶制社会和封建社会中,因权力、财产高于其他阶级而形成的上层阶级,包括军事贵族、世俗贵族、宗教贵族。经过演变,贵族制度在一些国家延续下来,形成了稳定的贵族阶级。在春秋时期,贵族曾广泛存在,如晋国六卿、鲁国三桓、郑国七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