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言可畏有两种解释,山东巡抚训下属:你好大胆,敢不怕夫人?

时间:2019-03-26 20:49:12

人言可畏是一句成语,出自《诗经·郑风·将仲子》“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这话到了清朝一位很有能力也很有名气的山东巡抚嘴里,就变成了两种解释,而且这位巡抚还曾经正颜厉色地教训下属:“你好大胆,敢不怕夫人?”这位巡抚姓张名曜,字朗斋,号亮臣,有“晚清爱国名将之称”

夫人言可畏有两种解释,山东巡抚训下属:你好大胆,敢不怕夫人?(图1)

人言可畏到了后世文人嘴里,都用作表示担忧顾虑的开篇语,并且加了一个虚词“夫”字,先说“夫人言可畏”诉出自己的苦衷。而到了张曜张巡抚嘴里,连说两句“夫人言可畏”第一句的意思就是正常的意思,而第二句夫人则成了一个名词,专指刚刚训斥过他的蒯夫人。

张曜的事迹在《清史稿列传·二百四十一》《清史列传·卷五十五》《清实录·光绪朝实录》《翁同龢日记》《清勤果公张曜年谱》《同光风云录》以及清人汪诗侬的《所闻录》中都有记载,今天咱们就根据上述史料,来讲讲这位张曜张巡抚怕老婆的故事。

夫人言可畏有两种解释,山东巡抚训下属:你好大胆,敢不怕夫人?(图2)

张曜虽然说着一口吴侬软语,是地地道道的浙江人(祖籍绍兴,生于钱塘)但却有着东北人的暴脾气,身强力壮好打抱不平。张曜出身贫苦,靠给人舂米为生,一次能背起好几百斤米(有奇力,负米累数石)有一天张曜背着几百斤米走在大街上,看见一个少妇在路边哭泣,就上前询问,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位妇人想为死去的丈夫守节,但是恶婆婆可能是看她碍眼,一定要让她改嫁以换取一笔嫁妆。张曜勃然大怒,把那婆婆揪过来按倒,把身上的几百斤米压在她身上,结果可想而知,那婆婆被压死了,张曜也就跑掉了。

张曜这一跑,就跑到了河南固始,去找姻亲蒯贺荪(固始祥符中丞、光州知州、汝南兵备道、浙江按察使)去了。当然也有一种说法,说是当年捻军来袭,知县蒯贺荪悬赏:“谁能击退捻军,我就把女儿许配给他。”张曜带领一帮兄弟一战成功抱得美人归,这才成了蒯贺荪的乘龙快婿。但是不管怎么说,张曜的夫人确实是姓蒯,而且知书达理,把一个目不识丁的张曜培养成了文武全才的一代名将。

夫人言可畏有两种解释,山东巡抚训下属:你好大胆,敢不怕夫人?(图3)

张曜之所以拜夫人为师,也是被人挤兑的:“公固不知书,任河南布政时,御史刘毓楠劾公目不识丁,遂改总兵。公愤甚,就夫人学,执业如弟子。”其实张曜这个布政使头衔也是拿命换来的,他曾经跟着僧格林沁、左宗棠南征北战,先后跟捻军、太平军李秀成浴血奋战,还得了一个“霍钦巴图鲁”的称号,并积功得授河南布政使,结果被一个御史一本参下来,变成了只管兵不管民的总兵官,心中郁闷可想而知。

发奋学习的张曜落在了老师蒯夫人手里,日子似乎也不大好过:“夫人时诃骂之,公怡然也。”能被老婆叱骂而不生气,估计这种事在江浙男人中是不常见的,在东北倒是经常有彪形大汉,在家里被叼着烟袋的老婆骂得跟孙子似的,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老婆还得给丈夫面子。

张曜读书学习上瘾了(美女老婆当老师,学习有乐趣)所以当左宗棠要调他进剿宁夏陕西回部的时候,他死活不去:“严旨趣(催促)公,门下客多方说公,皆不应。”这时候真是“蒯夫人出马,一个顶俩”蒯老师揪着张曜耳朵一顿臭训:“你以为自己立了战功就可以翘尾巴了?你这么多次抗旨不遵,真以为朝廷不敢杀你吗?”

夫人言可畏有两种解释,山东巡抚训下属:你好大胆,敢不怕夫人?(图4)

张曜一跃而起,说了两句话:“夫人言可畏,夫人言可畏!”通过前面的铺垫,读者诸君想必已经能读懂张曜这两个“夫人言可畏”的不同意思了。张曜遵照夫人的指令,披甲出征,在左宗棠麾下屡建奇功,因此升任广东提督,又“赏巡抚衔,叙边功,晋秩头品”最后朝廷看张曜确实学得满腹经纶,就有让他当了广西巡抚—这下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也算出了当年被人家目不识丁的一口恶气。

张曜并没有真正去当广西巡抚,因为他马上就被改任山东巡抚了。在山东巡抚任上,张曜政绩斐然,尤其是治河筑坝中,“计一岁中奔走河上几三百日。有言河务者,虽布衣末僚,皆延致谘询,唯恐失之。民或遇灾,常筹粟赈济。复建海岱书院於青州,葺洙泗书院於曲阜,士民德之。”

成绩斐然万民拥戴的张曜张巡抚,依旧怕老婆如故,经常在部下面前夸奖自己的老婆多有能耐,而且说到高兴之处,还追问下属:“汝等畏妻否?”山东巡抚张曜勃然大怒:“汝好胆大,妻乃敢不畏耶?”

夫人言可畏有两种解释,山东巡抚训下属:你好大胆,敢不怕夫人?(图5)

就这样,张曜成了清朝最怕老婆的巡抚,《同光风云录》《大清见闻录》《所闻录》众口一词地评价:“公(张曜)之畏夫人,为世所罕见也!”那么张耀为什么这么怕老婆呢?他自己的解释令人喷饭:“以夫人为师,白日执弟子礼,此中乐趣,有不可思议者也!”这话就不能深解释了,因为张曜的话也是说一半留一半,只说了白天向妻子学习的乐趣,而后面的乐趣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你懂的…

笔者写这篇文字,并没有详述张曜的丰功伟绩,也没有解释张曜为什么被称为“晚清爱国”名将,因为前面已经罗列了诸多史料篇目,读者诸君可以很轻易地找到张曜的功绩。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想问读者诸君三个问题:您怕夫人吗?您的夫人可怕(爱)吗?怕夫人的张曜是不是更值得我们尊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张曜

张曜(1832年—1891年8月22日),字朗斋,号亮臣,祖籍浙江上虞。晚清将领,官至山东巡抚。张曜生于杭州,早年在河南固始兴办团练,参与镇压捻军和太平天国,创建嵩武军,又随左宗棠赴西北镇压回民起义军,历任知县、知府、道员、布政使、提督等职。陕甘平定后,率部于哈密屯田垦荒,岁获军粮数万石,为清军收复新疆之战做准备。1877年,配合刘锦棠等收复新疆南路七克腾木、辟展、吐鲁番等城。1884年,率部入关,警备直隶北部。1885年,授广西巡抚,未行,留治京师河道。1886年,调山东巡抚,督办河工。1887年,襄办海军。1891年,病死济南,赠太子太保,谥勤果。张曜军政才略突出,为收复新疆、阻遏英俄侵略作出了贡献,故有“爱国将领”之称。其在山东巡抚任上也多有建树。有《河声岳色楼集》存世,《山东军兴纪略》亦由其纂订。(概述内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