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认高考成绩不必大惊小怪

时间:2019-03-26 20:47:09

3月24日,剑桥大学校长·图普在北大发表《焦虑时代的全球大学》的主题演讲,他亲自回应称,“我们之所以接受高考的结果,是因为我们希望使用尽可能多的信息来衡量剑桥大学的申请者,但高考的结果并不是唯一的参考指标”

相比媒体报道的兴奋,剑桥的回应平静很多。无论是剑桥的“非唯一”指标论,即个人陈述夺人眼球、英语水平高、通过学院面试等都纳入在册,还是国内激烈的高考成绩竞争,要求考生成绩达到所在省名次排名前0.1%,都印证了走进一所海外名校既需要过硬的理论课成绩,也需要过硬的综合素质。

高门槛对应的正是中国高水平的考生,清华北大在全国很多省份录取率不及0.1%,有评论戏称剑桥大学是准备与清华北大抢学霸,在高考竞争激烈的省份,单从成绩的角度看,剑桥的录取机会或许略胜一筹。但最终能不能“抢”到,在中国的高考版图上还得“因地而异”

剑桥并非易如反掌,但如今,出国留学已是稀松平常。中国在海外留学的学生数量与日俱增,留学生低龄化现象越来越突出…全世界像剑桥一样的高等学府,中国面孔也越来越常见,孩子出国念书开始成为一些中国家庭的日常。

拉高和兜底,依然是教育改革最基础的期待。一方面,随着中国高校教育水平攀升,提升了中国学生综合素养,他们不仅具备一流的考试成绩,也具备一流的综合素质,优秀的学子可以自信地走出国门。另一方面,在很多地方教育资源依然面临吃紧的状况,大部分高等学府“一票难求”高考短期内还难以摆脱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激烈竞争,海外留学也成为具备条件的家庭获得教育资源的一种方式。

教育改革之下的高考改革显得更加具体和迫切。中国国情复杂,各个省份经济社会发展不均衡,这是启动高考改革都应统筹考量的一个基本现实。多年实践之后,应试教育确实值得反思,像剑桥一样的“非唯一”自然是好事,但在相当一部分地区不具备与改革相匹配的物质条件时,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高考

高考,一般指高等教育入学考试,现有普通高校招生考试、自学考试和成人高考3种形式。高考是考生选择大学和进入大学的资格标准,也是国家教育考试之一。高考由教育部统一组织调度,教育部或实行自主命题的省级考试院(考试局)命题,2014年6月7、8日考试(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海南省为6月7日、6月8日、6月9日)。高考成绩直接影响所能进入的大学层次,考上一本大学的核心前提就是取得优异的高考成绩。在2016年之前,高考英语分值逐年降低:2015年,英语120分,相应的,语文将提高到180分;2016年,英语100分(会考),语文提高到200分。2014年9月4日,高考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公布:文理不再分科。2015年起,高考将取消体育特长生、奥赛等6项加分项目。上海、浙江二省市2014年开始第一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北京、天津、山东、海南四省市2017年开始第二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2018年3月21日,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