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取586万医保基金,女出纳开宝马路虎,狂买奢侈品!靠的竟是这个漏洞…

时间:2019-03-26 20:03:35

一个85后女出纳,不是“富二代”年收入7万元左右,却能从参加工作的第4年开始,又是买车又是买房;在同事眼中,她甚至“经常拿着名牌包,穿贵的衣服,花钱大手大脚”

这背后有什么“发财”的秘密?是嫁入豪门了吗?不是,老公的年收入也只比她多一两万。

3月1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判决书,揭露了惊人真相:

原来,在4年多的时间里,她共计238次套取医保基金,总金额达到586.1747万元。

而她套取资金的“窍门”仅仅是单位一个简单的漏洞。

今年期间,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在 “部长通道”接受采访时表示,打击欺诈骗保仍将作为今年医保工作的头等大事,绝不让医保基金成为新的“唐僧肉”

一个漏洞

女出纳4年套取医保基金586万

湖南省新邵县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以下简称农合办)成立于2007年2月26日,负责合作医疗基金。2016年8月26日,农合办更名为新邵县城乡居民医保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医保中心)负责城乡居民医保基金。

2010年7月8日,杨静霆来到新邵县农合办工作,2012年初开始担任基金出纳。

一开始,她负责 支票本,每天的工作是根据已经审核完毕的《补偿表》中需要报销的医疗保险费用以支票或银行转账方式支付给病人,最后将当天所有《补偿表》整理汇总,将当天支付总额按照住院和门诊金额登记在每日第一张《补偿表》的空白处,一起交给基金会计做账。

而作为她的同事,基金会计“伍某”负责保管印章,复核确认每一位病人的《补偿表》在杨静霆开具的银行支票上加盖银行预留印鉴或对出纳登记的网上支付信息予以复核确认,对每一天所有报销的《补偿表》总额进行复核等工作。

这样的工作模式一直持续到2014年4月,医保中心从“支票支付阶段”转型,全面使用网银支付。从此,两人的工作变成了: 杨静霆负责将补偿金额录入银行,伍某负责复核确认。

判决书显示,杨静霆在基金出纳岗位上工作一段时间后, 发现伍某不会对她每日所汇总的金额进行计算、复核,月底只会按照她整理的每天第一张《补偿表》上填写的金额进行汇总做账,审核股审核的金额未与财务股对接。由于财务室人手不足,不规范,出现杨静霆与伍某经常互相代班的情况,一人即可负责输入信息与复核支付的全部工作。

发现以上问题后,处于经济紧张阶段的杨静霆,便萌发了套取公款的念头。

杨静霆的“套路”图据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书制作

查明,在开支票阶段,当杨静霆需要钱,又碰上印鉴在她手中或者手头正好有盖好章的空白支票时,她就会随意填写一笔金额在支票上,将该金额直接计入她当天在汇总的第一张《补偿表》上手写的总金额。

2014年3月20日、3月24日、3月26日,杨静霆虚开五张支票,共套取医保基金 93470元。

而真正的疯狂还在后头。到了网银支付阶段,她在支付中录入了同学易某某、表弟石某的账户信息,随意输入她需要的金额,再登录伍某的进行复核操作,操作成功后她将套取的金额直接加入每天汇总的第一张《补偿表》上填写的总金额。

通过这番操作, 她得以使账面上不能体额缺空,以实现账目的平账。资金转到易某某、石某账户后,她再转存至本人账户,至此“套取”正式完成。

2014年8月19日起,到2018年5月23日,4年多时间内, 杨静霆“故技重施”233次,套取医疗保险基金576.8277万元。

买车买房,近百件奢侈品

据查明,杨静霆套取医保基金后,用首付款买房,分期付款购买大众凌渡车一辆,后来又将凌渡车卖掉,于2016年11月22日向长沙市购买宝马520i系典雅型汽车一辆,首付154170元,余款23.6万元以三年分期付款;2017年,还全款购买路虎车一辆,裸车价34.3万元。

据杨静霆交代,她套取的医保基金 除用于买房买车,还有奢侈品包、首饰服饰、美容美发美体、餐饮住宿、旅游等。她丈夫所有的衣服、鞋子、皮带、包等物品都是她买的,其家庭开支也是她自己负责。

办案机关查获的清单显示,“杨静霆购买贵重首饰49件,价值47万余元;各类女士手包、背包、钱包等36件,价值48万余元。”案发后,这些贵重物品多已经被杨静霆处理掉用于退还赃款。

“大手大脚花钱,喜欢买奢侈品包”“又是买车又是买房,有宝马、路虎两台车”…在判决书中,对于杨静霆近几年的变化,医保中心的多名同事作出了类似的证言。

但蹊跷的是,表面上看, 杨静霆丈夫陈某,近两年年收入8-9万元;杨静霆近两年年收入在7万元左右。直到被抓,她留给同事们的“富婆”印象,才终于有了合理解释。

一朝败露,十年牢狱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2018年5月28日,杨静霆的违法行为终于败露。

会计伍某证言称,当天,她发现多了一笔2.9万元的转账给石某的银行流水并没有找到相应的《补偿表》后杨静霆向她承认这2.9万是自己转出的,她要杨静霆马上把钱充回去,不久杨静霆表示已将2.9万元打回去了。当天她又查到另一笔钱也是这样打到石某的卡中,她便打电话报告了领导张某。

杨静霆承认石某是她的表弟,并承认石某的卡在她的包里,石某的卡里还有110513元。她当时还向张某和伍某承认,挪用了基金里的钱用于买房、买车、买首饰、买包等个人消费。

医保中心一番查询,发现了更为惊人的事:杨静霆从2014年9月至2018年5月28日期间,从医疗保险基金里共计挪用570多万元至石某的农业银行卡里。

两天后(5月30日)杨静霆的家人筹款帮杨静霆归还了96万元,加上石某银行内的11万多元余款,当时还有460余万元没有归还。当天,杨静霆在丈夫陪同下,向新邵县监察委员会投案自首。

判决书显示,至判决时止,杨静霆尚有435.7934万元未归还。

伍某认为,杨静霆挪用单位基金长达几年, 主要是因为制度原因、人手不足,她作为基金会计没有对杨静霆每天的支出总金额进行计算与复核,基金会计凭证不规范。

2018年6月22日,杨静霆因涉嫌挪用公款犯罪,被新邵县执行逮捕。9月下旬,就杨静霆涉嫌贪污罪一案,新邵县人民向新邵县人民提起公诉。

新邵县人民认为,杨静霆在新邵县城乡居民医保服务中心担任基金出纳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套取、侵吞个人的医保专项基金586.1747万元,系特定款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贪污罪。

2019年2月22日,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杨静霆犯贪污罪, 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杨静霆的违法所得586.1747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已退还150.3813万元至新邵县城乡居民医保中心)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套取

套取意为用违法手段交换取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