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

时间:2019-03-15 07:53:07

马斯克最近有些焦虑,其上海工厂已在年初破土动工。按照马斯克一贯紧凑的“埃隆的时间表”目标是在年底量产Model 3。但如今箭在弦上,国产电池供应链却至今悬而未决。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1)

关于特斯拉中国工厂的电池供应商传闻,又一次被辟谣了。这次卷入风波的,是中国动力电池的巨无霸—宁德时代。

3月11日,彭博社爆出特斯拉正就电池订单问题与宁德时代进行商谈的,其称特斯拉打算从宁德时代处为即将投产的上海工厂采购充电电池。随后,宁德时代股价大涨。但第二日(3月12日)早间宁德时代却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未与特斯拉公司达成合作意向,未签署任何商务协议。

虽然宁德时代单方面对与特斯拉合作一事表示否认,但这并不代表双方从未就此事有过谈判。事实上在今年1月,外媒称特斯拉与天津力神签订了上海工厂电池供应初步协议,以减少对松下电池的依赖程度。当时特斯拉亲自出面否认,并表示虽然曾经收到过力神的报价,但之后双方并没有签订任何协议。三个月内,两次被爆出,两次被否认,这或许不是巧合,至少侧面证明了特斯拉的确正在与多家中国电池厂商接触。

特斯拉的焦虑显而易见,毕竟其上海工厂已在年初破土动工。按照马斯克一贯紧凑的“埃隆的时间表”该工厂要在年底量产Model 3。而如今箭在弦上,国产电池供应链却至今悬而未决。

在这种情况下,特斯拉广大的中国信徒们真的能如愿开着国产Model 3回家过年吗?在亿欧汽车看来,悬。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2)

在华建厂“一路畅行”

特斯拉恐难只与松下牵手

众所周知,松下是特斯拉唯一的电池供应商,Model S、Model X所使用的18650电池,以及Model 3搭载的21700电池都是二者联合研发的产物。基于双方的深度合作,他们还在内华达州共同建造了Gigafactory 1电池工厂,并在位于纽约的Gigafactory 2合作生产Solar Roof所需的太阳能电池板模组。

松下固然是个好伙伴,但眼下,拥有一颗“入华心”的特斯拉恐怕再难只与松下牵手。一方面,为其在华建厂开了一路“政策绿灯”相对应的马斯克也扩大了中国工厂的规模。为此,只有在中国为产品找到电池厂商,才能有效降低成本。另一方面,符合我国《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目录中并没有国外厂商,这直接给特斯拉和松下之间设了个屏障—如果继续使用松下电池,特斯拉很可能无法享受政府补贴、购置税减免等一系列政策红利。

亿欧汽车依稀记得,2016年江淮首款电动SUV iEV6S由于使用了韩国三星SDI的三元锂电池(没有进入中国核准电池供应商名单)在北京车展亮相三个月后就被迫停产,等到电池换成国产的华霆动力后才继续生产。

而且,目前特斯拉并不在《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的名单中。虽然以其强大的产品力来说,特斯拉似乎并不需要通过购置税减免的方式进行促销,此前Model S和Model X几万块的购置税都不能阻碍用户的购车热情。可既然马斯克想要实现售价相对较低的Model 3大范围普及,为其免除的购置税就是特斯拉必须要争取的“福利”

其实马斯克对此事心如明镜。2018年11月,他就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特斯拉将在中国超级工厂生产并组装所有的电池元件,而电池将在当地采购,很有可能来自包括松下在内的数家公司。

而最近几天,特斯拉经历了断崖式下跌后又上调售价、关闭门店后又开放的大型“打脸现场”这一切混乱操作的背后,都源于三个字—降成本。骤然增加的压力背后,是特斯拉中国市场糟糕的成绩:特斯拉2018年第四季度在华销量下降了41%。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3)

面对全球第一大电动汽车市场的疲软,特斯拉急需加速其国产化进程。但在还未找到合适的中国伙伴前,特斯拉还不能“得罪”松下,这大概就是媒体两次爆出特斯拉与中国电池厂商接触的,却均被否认的原因了。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4)

宁德时代非最佳之选

特斯拉入华之路漫漫

如今,摆在特斯拉面前的是一个两难决策:一面需要维持与松下的良好合作关系,一面又要从电池入手,寻找合适的中国供应商。

作为中国动力电池的龙头老大,宁德时代乍看上去是最好选择。但很遗憾,即便出货量比肩松下,但宁德时代恐怕不是特斯拉中国伙伴的“最佳人选”一方面宁德时代的产品类型主要是方形电池,特斯拉需要的圆柱电池并不是其擅长的方向;另一方面,Model 3所使用的是松下NCA电池(正极材料为镍钴铝)而宁德时代的电池路线却是NCM(正极材料镍钴锰)

两家的技术路线明显不同,那么暂且先假设宁德时代肯为特斯拉重建生产线,生产其所需要的21700圆柱型电池,但算下来,这其中的技术研发和时间成本恐怕难以满足特斯拉年底量产Model 3的计划。

此外,宁德时代还面临着严峻的降成本难题。根据瑞银分析师Colin Langan对特斯拉/松下、LG化学、宁德时代、三星SDI生产的锂电池的拆解分析,特斯拉/松下的21700型圆柱电池的成本为111美元/kWh,而宁德时代的成本则超过150美元/kWh,在四家企业中成本价格最高。

每生产1kWh的电池,二者的成本就将差出39美元,如果按照上海工厂年产50万辆整车的计划来计算,特斯拉的国内动力电池的需求量为40GWh,平白无故多出来的这些成本恐怕是特斯拉不乐意承担的。

那么把目光从“龙头老大”身上移走,寻找其他能够生产21700圆柱型电池的中国厂商呢?目前,比克、力神、亿纬锂能、猛狮科技等中国企业都已经实现了21700电池的量产。但很遗憾,他们恐怕都难入马斯克的“法眼”

虽然比克已批量交付的21700电池容量已达4.8Ah,为目前国内已实现量产的21700电池中,容量最高的产品。但除了电池容量外,特斯拉在选择合作伙伴时还需考虑能量密度、充放电倍率等因素,每个环节的缺失都会影响最终的整车品质。松下为特斯拉的21700电池的单体能量密度早已达到300Wh/kg,而国内的比克、力神、猛狮、亿纬锂能等企业同类型产品的能量密度还在250Wh/kg处徘徊,远远达不到特斯拉的标准。

就时间与成本控制的紧迫性来看,特斯拉很可能早期会先选择符合其现有电池规范的中国厂商,从技术和质量控制角度给予一定扶持,较平稳地走过过渡期。至于后期,其是否会选择与宁德时代合作还真不好说。

但眼下来看,就算扶持生产21700圆柱型电池的中小企业,特斯拉需要付出的精力也绝对不会少。况且,电池只是其国产化进程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想要完完全全化为“中国心”特斯拉还需将汽车复杂供应链中的难题一一攻破。

2019年,国产Model 3多半是看不到了。在可预见的将来,马斯克很可能将再一次用实力证明他“跳票大王”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5)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6)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7)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8)

30万以下的特斯拉,又将成为马斯克式的跳票(图9)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电池

化学电源俗称为电池,是一种利用物质的化学反应所释放出来的能量直接转化为电能的装置。电池是指盛有电解质溶液和金属电极以产生电流的杯、槽或其他容器或复合容器的部分空间,能把化学能或者光能转变为电能的装置,主要有化学电池、太阳能电池和原子能电池。电池具有正极、负极之分。电池使用过程电池放电过程,电池放电时在负极上进行氧化反应,向外提供电子,在正极上进行还原反应,从外电路接受电子,电流经外电路而从正极流向负极,电解质是离子导体,离子在电池内部的正负极之间的定向移动而导电,阳离子流向正极,阴离子流向负极。电池放电的负极为阳极,放电的正极为阴极,在阳极两类导体界面上发生氧化反应,在阴极的两类导体界面上发生还原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