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心理导师诉苦后 被其骗入60万元的微整形陷阱

时间:2019-03-15 07:33:34

丁女士诉称:1、三次在“博妍”的询价,所有报价均为口头报价、手写项目及报价,医院各个角落也均未公示任何收费标准;2、手术医生人称姜教授,自称延边医学院毕业生,但未能出示本人的医生资格证和学术资格;经过多次沟通后,美丽田园表示不能出具发票;4、“博妍”第一次和第二次给我脸上注射的“溶脂针”据称国内没有批准过任何此类产品的使用许可,据曹典自称是“博妍”美容顾问解释为“他们自己调配的配方,可以当场喝给病人看”未获许可,存在非法用药。

丁女士举证(摘要)1、一张相片显示:“博妍医疗”与“绮美健康产业”的字样出现在同一面墙壁上;2、一段录音中有:“注射的产品是自己配制的”内容;3、一段录音中有“由于是合作机构介绍的,所以不能票”4、一张照片显示:博妍医疗美容门诊部抬头的“项目登记档案”内的操作项目栏内有手写的价格60万元,备注栏内有“3个月内可补差价做168万”

当事企业法定代表人张女士辩称:1、当时因绮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刷卡机故障,故该60万元由美丽田园代收;始终未证据2、绮美医疗美容门诊部有越秀区门颁发的相关资质证明;3、绮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只接受合作机构推荐的客户;4、美丽田园与绮美医疗美容门诊部有合作关系,其本人是该门诊部的隐名股东后又称是合伙人5、该门诊部使用的产品和服务是有效的未评价资料未明确说明为何由博妍来进行手术及其与博妍医疗美容门诊部之间的关系

广州市消委会称,根据规定,只有经卫生行政部门审批、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整形美容医院才能实施整形手术,施术者也必须具备《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整形美容临床专业经验。在生活美容院,只要动用医疗器械,或对人群进行侵入性治疗,都属非法行医。但随着手段和技术的推陈出新,“割双眼皮”“无痛祛眼袋”“超声刀提拉”“玻尿酸填充”“无针水光”等项目开始出现在各类生活美容机构或工作室。商家向消费者宣传时,有意地将“无破皮”等同于“安全无风险”过去划分相对清楚的医学美容和生活美容再次变得界限模糊。同时,商家还以五花八门的新奇名头,替代传统的美容项目名称,让消费者误以为是新兴的高科技手段和方式,从而忽悠消费者多花钱。

如美容机构在服务时有欺诈行为的,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消费者不仅有权要求其赔偿损失,还可以要求违法医美机构增加三倍赔偿金额。另外,部分美容机构虽然没有直接从事上述美容项目,却摇身一变成为给其他美容机构输送客源的渠道,甚至连理发店、美甲店,还有洗脚店也竞相加入分一杯羹:“顾问”“老师”在服务时,会“不经意”地提及消费者的外貌缺陷,并“现身说法”介绍改善的方法,再进一步引荐相熟的医美机构。如事后消费者和医美机构产生纠纷,上述经营者又以“无直接消费关系”为由置身事外。因此,消费者当初以为是以“优惠价格”享受到“靠谱服务”不料却掉进了早已设计好的陷阱:低价只是引子,后续必然要加码;友情介绍只是表象,做托儿合作才是真相。

界面广东了解到,上述案例因当事人双方争议过大,无法达成一致,广州市消委会已指引消费者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通过其他途径维权。广州市消委会提醒,当前美容行业乱象百出,无证经营、虚假宣传、漫天开价是常见问题,部门应加大打击力度,遏制此类欺诈侵权事态;同时,消费者应学会自我保护,勿轻信、等渠道推送的广告宣传,也不要盲信“熟人”介绍;更不要贪图便宜,侥幸想以低廉的价格就享受到高品质服务,切记在追求变美的过程中,安全才是至关重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美容

美容一词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首选是“容”这个字,其次是“美”。“容”包括脸、仪态、和修饰三层意思。“美”则具有形容词和动词的两层含义。形容词表明的是美容的结果和目的是美丽的好看的;动词则表明的是美容的过程,即美化和改变的意思。因此简单的讲美容是一种改变原有的有良行为和疾病(面部),使之成为文明的、高素质的、具有可以被人接受的外观形象有活动和过程,或为达到此目的而使用的产品和方法。美容在欧洲中世纪非常流行,到了文艺复兴时期,美容艺术大大发展。19世纪80年代,西方始出现了近代美容院。在中国殷商时期,人们已用燕地红蓝花叶捣汁凝成脂来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