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之艳俗美:奶奶包袱里的大花布与亲子亲密关系养成

时间:2019-01-29 20:57:51

一个人审美水平的高低,决定了他的竞争力水平,因为审美不仅代表着整体思维,也代表着细节思维。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就是培养他的审美力。—美学家蒋勋。

传统文化之艳俗美:奶奶包袱里的大花布与亲子亲密关系养成(图1)

1、奶奶包袱里的大花布

今天的“传统文化与审美心理“之旅,无可避免地要从“艳俗”开篇。中国传统文化简直是大海般的汪洋浩瀚,为何单单要从“艳俗”开始呢?艳俗啊,又艳又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嘛!

“艳俗”果真不是好词么?大错特错!百度百科关于“艳俗”的词条解释是“鲜艳又俗气”—这解释,嘿嘿,呵呵。我自己很愿意这样解释:艳俗,鲜艳与风俗。

比如我们的年文化,大红的灯笼、大红的对联、大红的炮仗、大红的窗花还要加上小孩子们大红的衣裳,多好的热闹和吉祥。比如我们的婚俗文化,大红色的盖头和嫁衣、大红色的婚房和床帐、大红色的喜烛与洞房,多好的意头和祝福。

凡此等等不胜枚举鲜艳又热闹的风俗与记忆中,最勾惹回忆的,莫过于奶奶包袱里层层深藏的那一块惊炸眼的大花布。

传统文化之艳俗美:奶奶包袱里的大花布与亲子亲密关系养成(图2)

看见没,就它!打眼儿一晃,亮瞎!

最具传统文化意韵美的两个元素:凤凰和牡丹。

最具传统色彩美的四种元色:红、黄、绿、青。还有最具稳定性的三角形构图以及红火吉祥又热闹富贵的、无法言传又惊艳会心的和谐之美…总之吧,这块大花布是我关于色彩的最原初的、最深刻的记忆。在座的各位看见它,有没有觉得亲切和惊心呢?那个年代,西北大地上人们的服装、面目与神情除了旧了又旧、灰突突的灰色,其他还能有什么呢?放眼看,每一座山每一道塬甚至山沟旮旯里的野花们也都是灰突突的。就是这样一个失去色彩的年代与视域下,突然有那么一天的某一个瞬间,无意窥见老奶奶正抠抠索索躲躲藏藏翻腾那个不欲人见的小包袱,小包袱里偶露一角的那一抹艳极了的大花布简直是一道惊天雷啊,把三岁的我的灰突突的世界刹那炸开,炸得烟花缤纷百花缭乱。

那么,问题来了,奶奶包袱里的大花布与亲子亲密关系又有什嘛干系?原因真心不复杂,一是审美得有包容的心量与承纳的智慧,二是在包容与承纳前提下的自然而然的形塑—形塑行为与思想。

传统文化之艳俗美:奶奶包袱里的大花布与亲子亲密关系养成(图3)

2、何为亲子亲密关系的包容心量及承纳智慧?

何为中国传统文化?就是这些通过不同器物、制度和文化形态来表示和承载的各种民族文明、风俗、精神的总括啊,是我们先祖创造后为世世代代继承发展的、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历史悠久又博大精深的各种文化的大集合。

何为审美?审美是人们理解世界的一种特殊形式—这种特殊形式,是专指无功利性、形象性和情感性为基本前提下,人与社会、自然之间的一种关系状态。

何为亲子关系?当然是指父母与子女的关系。父母与子女之间关系单从法律意义上而言,就只是指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但如果把传统文化与传统伦理等关系的高附加值给纳入其中的话,中国式亲子关系就成了达摩克利斯之剑,成了中国式父母与子女长长一生中的“末日式临在”

正如同奶奶包袱里那块大花布照亮和惊艳了一个三岁孩子的整个世界,但却不能够照亮长大之后的这个孩子的整个一生一样—除非这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渐渐养大了心量,即便不能够成为汪洋大海,起码也得是一个有活水为源的海子,上能映青蓝天与青山,下能容泥沙与鱼虾,即所谓包容的心量与承纳智慧。

可是,孩子的心量与智慧要如何养成、养大?答案在于孩子的父母或者直接养育者的行为方式与素养水准。父母或者直接养育者行为方式与素养水准的高低,大概率的说,跟受教育程度的高低没太大干系。

比如同样一块大花布,有些人本心里不喜欢但他们不会批评别人的喜欢甚至眼光、素养,他们明白百样米养百样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即包容“人”之“不一样”的心量,承纳“事”之不一样的智慧。

而另外一些人,他本人如果不喜欢这种鲜艳到扎眼的大花布。那么,他就理所当然认为全世界的人都不应当喜欢这么低俗、庸俗、艳俗的“垃圾”—是的,一切他不喜欢的都是垃圾,在张口闭口的言语中、一点一滴的行为中、时时处处的渗透中,自然而然成为了自家孩子学习和模仿的模板。于是,孩子被复制成了另一个小号的他。孩子被复制成了另一个小号的他还是轻的,更严重的是,当这种狭窄心量的针对对象指向彼此的时候,原本该亲亲密密、彼此承纳信任的亲子关系会被撕开一个口子,而这个口子注定会在彼此的攻击与怒怼中越裂越大,天天月月、桩桩件件最终坍塌成亲子之间永无法修复的千沟万壑。

传统文化之艳俗美:奶奶包袱里的大花布与亲子亲密关系养成(图4)

3、为何审美教育能够是改善亲子亲密关系的不二利器?

审美教育于亲子关系改善的功用,至少有两个方面无可替代。

一是“形塑”孩子与家长发现生活美的敏感之心。

二是“形塑”孩子与家长承纳“不一样”的同理之心。

有心的读者一眼即见,这两条之中的关键词是“形塑”何为“形塑”常规来说,“形塑”有两层意思,第一是形象塑造,第二是指按照一定的要求来实施定向塑造或培养,即形成与塑造。而审美教育之于亲子亲密关系的改善,是一种偏向性引导—这种偏向性引导要如何完成?

难道孩子就是一盆泥坯,家长想捏成啥形状就会是啥形状么?当然不可能。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子呢,何况乎孩子这样一个有血有肉、从分娩那一刻起就独立于母亲身体之外的生命个体?他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的意志、思想与灵魂。被家长强扭着、强压着捏巴的太狠了当然会反弹甚至反噬。

而审美教育不同,它是从点滴细碎处着手的,是春雨般润物无声地,是一种独立于世俗功利之外的、与身边人和身边事建立正向关系的新视角。其无功利性与情感性决定了家长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会自然而然回归原本的、最初的单纯—有哪个家长会强行硬掰一个三五个月孩子的性子?当然是竖起耳朵随时听他、敛了戾气温柔看他、收了得失心满腔子爱的抱他。

是的,当家长像喜爱一朵花开、观赏一幅名画、赞叹大好河山那样真心真意地、满心欢喜地赞赏、观赏和欣赏孩子点点滴滴的进步与改善时候,家长包容的心量与承纳智慧便具备了,而孩子的行为与心灵的“形塑”便于不着痕迹处、润物无声时进行着、进行着。

喵儿曰:家长之大德在于对孩子成长偏向性的无痕引导

孩子是一棵小树的话,家长就既得是可供深扎根的肥沃的土壤,更得是引导枝条方向的那一片阳光。土壤之大德在于包容的心量,阳光之大德在于引导成长偏向性时候的承纳智慧。正如同研究人类要先了解人类史、研究教育要先了解教育史一样,要了解审美当然得从审美的源头开篇,比如深深根植于这一方水土并“形塑”于这一方人文的、手工织造艳丽印染的大花布,以及大花布里蕴涵着的兼容并蓄的民间智慧—赛的红配绿偏能配出嫩汪汪,闪瞎眼的黄配蓝偏能配出鲜亮亮…发现生活美的敏感之心,承纳“不一样”的同理之心,从放下自己的“居高临下”与“盲目批判”开始。

祁云:擅散文,善评论。专注于家庭教育、写作辅导、华夏大语文教学研究。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花布

花布拼音:huābù[词语解释]采用各种办法,将花纹或图案制作到布面上而形成的布。花布,原名贾炜,80后石家庄人。明宋濂《渤泥入贡记》:“王绾髺裸跣,腰缠花布,无舆马,出入徒行。”《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六七回:“这箱子本来是小人的东西,里面只有一床花布被窝,一床老蓝布褥子。作品入选年度悬疑典藏,出版西冷社社团合集《西冷社悬疑典藏一》、《西冷社悬疑典藏二》。超级宅、超级无聊、超级不喜欢安定,被盛赞为中国的惊极夏彦,是中国悬恐作家圈中不可多得的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