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

时间:2019-01-20 20:29:30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

Yinno生活艺术馆

2018年9月15号,温州年代美术馆

2018年11月10号,威海美术馆

2019年1月12号,Yinno生活艺术馆

旁友,你身边是不是也有一群这样的追星者,他们追着喜欢的爱豆,追着喜欢的画家、作家、摄影师,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跑,一个展览一个展览地逛?

历史的年轮都滚到9102了啊,你还这样追星吗?不愿在人海里摩肩接踵见爱豆?我倒有个不一样的方式。

vol.1 摘下艺术的高冷面具,换一种方式看展

爱豆:储楚

粉丝群体:书画、摄影、文学爱好者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

有些机智的人啊(比如我)吃吃喝喝躺着就看了展~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4)

储楚

作品涉及摄影、书法、当代水墨,意图打通西方当代影像和中国古典视觉界限,从中找出一种可探讨的视觉文化样式,是一位跨界艺术家,代表作品《物非物》《齐物—果实》现生活、工作于杭州。

为了冬日颐园的那一口鸡汤,也为了那几幅书画,我后脚就去了颐园。

树语-茶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5)

树语-茶(局部)

都说颐园是没有设计的,而这些画,就好像天生是为了颐园而来,看似虚无,却关于文化与四季、事物与情感、朴素与灰尘。

夏天的颐园,是满世界的绿,空气里好像都是青梅滋味,像《飘》中卫希礼住的十二颗橡树庄园,老式的木格子窗,用着旧时的插梢;薄薄的白轻纱掩着,窗外一片透绿,隐约可见华厅的红碧琉瓦。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6)

冬天的颐园,和莫干山上的一切一样,都归于无。

古朴简单的石头勾勒,百年的山茶,百年的桂树,房前屋后从嫩绿到闷青悠远的山林。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7)

对面湖边的杉树已经褪去了所有树叶,满眼枯枝。他们就这样走进了冬天,一丝不挂地裸在冬日的寂寞里。用笔直的躯干和蜿蜒交错的枝丫,面对冬日的白雪。

山在安眠,树在休息。小鸟在万千从中选一枝,拾满眼的枯枝垒一巢 ,小小地卧在树丫之间。

我从颐园随手拿一本书,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一半拿来看,一半拿来遮阳。太阳把我眼睛眯成一条缝,我却更好的看懂了它们。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8)

书与画,是这儿的主角。颐园的每一处都有着民国文人的烙印,随时都可以带入一种读书、读景,读人生的状态。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9)

尤其是入了夜,台灯的光正好,窗外的树枝透着白月光,影子打在墙上。

墙上褚楚的树·语亦是这样:没有花,没有叶,也没有嫩芽,傻傻分不清竟以为是窗外的倒影。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0)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1)

人间词话《全世界取决你明亮的眼睛》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2)

以为是叶子,近看确是书法

凑近了看这些树枝,却藏着万千世界,树枝的影子下,竟然是细细密密的文字,或浓墨重彩或浅浅一撇。

但都一如既往的黑白简洁,大量的留白和简单,反而更说出了那些藏在树下的话。

简到极致,就是一种美。储楚的作品是这样,颐园也是这样。颐园把不必要的修饰和和堆砌尽祛,还原成清爽的少女模样,内里的空间历史感反而显现出来了。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3)

树语-松(局部)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4)

树语-牛奶子(局部)

我细细看着墙上那些树枝,豁达与平静,与生俱来。他们似乎与你对话,大量的空白下,似乎是强有力的呐喊,似乎是新生力量的累积。

这就是万物归于最初的样子。

没有花,没有叶,也没有嫩芽的树枝是一种希望,带来的是一切熟悉与永恒。️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5)

作品《茶》在颐园

第二天一早,拉开窗帘一阵晕眩,2019年的第一个晴天穿过窗户,落在地上。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6)

我跑到露台再去看窗外那些笔直裸露的杉木,阳光暖洋洋,风一吹,楼下满池子都是波光鳞动,一大片阳光碎在了水里。

我想,明年的颐园,又会是一个穿着淡粉蓝的少女。

她在院子静静站着,披着白纱,等一只翠鸟带来春天。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7)

莫干山·颐园

vol.2 大人才需要一个童话镇

爱豆:张占占

粉丝群体:需要被治愈的人儿们、孤独的80.90后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8)

人间不值得的2018年终于是过去了,但是绵延不绝的水逆似乎永远也过不去!

男票、女票是别人的,银票是别人的,锦鲤还是别人的…丧丧的我们实在太需要被治愈。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19)

想着去满觉陇喝杯桂花拿铁,没想到,却被一只红色小熊治愈。

它叫『抱月亮的小熊』是张占占笔下一只可爱的小红熊pupu,也是一家满觉陇新民宿。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0)

天然呆、蠢笨萌,红红的身体加一个可爱的蓝鼻子,在院子里握着拳头奶凶奶凶看着你,太可爱!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1)

墙上的小熊乘着魔毯在夜空飞行对世界懵懂又信任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2)

永远觉得这个世界值得憧憬,还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比如表示爱你就吃掉你…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3)

你们在做什么,哎呀赶紧捂住眼睛,不敢看

不似笨笨贱贱的熊本熊,也不是为了萌化而精心策划的角色,张占占笔下的熊永远没有什么预谋。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4)

张占占,80后炙手可热青年艺术家,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被称为治愈系“造梦师”作品中充满坚定且孤独的“共性王国”也有“仗剑天涯”的胆敢纯真。画作颜色饱满,清新纯净,用灵动意向拥抱热火微光

民宿的各个角落都是艺术家张占占的作品。就像走进了他给你编织的童话乐园。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5)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6)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7)

我也爱你

红色配上一点点的蓝,大片大片的黑色退到了背景里,依然 神秘,富有冲击力,小熊向你递来一株蓝色的小草, 不是什么名贵艳丽的鲜花、没有什么表情。

大家说,的世界,都奔溃得默不作声,张占占小熊的这份善意就像陌生人在地铁里给你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开心点,笑一笑。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8)

11个房间,也是被小熊占领,糖果色的房间特别适合拍照,闺蜜、情侣、亲子都可以拍出超棒的大片。只不过小熊可能是最会抢镜的那一只。

窝在房间里,也有小熊陪伴,它们躺在床上、坐在椅子上或者呆在浴缸里,或直接趴在墙上画里。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29)

寒冷的冬天一定要跟被窝来个大大的拥抱,如果你怕黑怕孤独,那就来抱一抱熊娃娃吧,一转身,抱月亮的小熊就会给你一个暖暖的怀抱。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0)

第二天一早还会有小熊一家陪你吃早饭哦,颜值与美味并具!

虽然水逆总是一直在,但是有小熊的拥抱就够啦,在这里永远有勇气,有童心,外界的任何纷杂事物,随他去吧~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1)

小熊说人生来就是孤独的,再见,晚安!

那么给月亮取暖的小熊,你也晚安啦~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2)

杭州·抱月亮的小熊

订房

vol.3 你就是演员

爱豆:you

粉丝群体:你、我、他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3)

十里洋场,魔都上海,外滩边,金陵路。

既有高耸入云的高楼,也有弄堂里晒衣袜的竹竿,咖啡和豆浆在这座城市里并不矛盾,你可以听一折昆曲,也可以看一场装置艺术展。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4)

空集,本业是青旅,副业由你定义,奇形怪状的雨鞋展、个性张扬的刺青文身展、音乐会、诗歌节,这本不务正业。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5)

我们在一起评析、论述今古、畅游集市,每一种尝试都是发现新的自己。

一到晚上,这里更是一切皆有可能。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6)

一座小旅馆,一段意外的故事,一些陌生的人,在电梯打开的一瞬间,突然跌落进一场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7)

在本就酷炫斑斓的空间里,大家旁若无人地开始了表演。

一束霓虹打进疯狂分泌的肾上腺,沉寂了一天的DJ开始苏醒,灵魂正在躁动不安地咆哮。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8)

有人第一次在这成了一个舞者;有人第一次在这成了演员。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39)

而你,可以成为舞台上的明星,也可以作为观众,近距离观察着演员的一举一动,在你触手可及的眼前。

近到可以听见演员的呼吸、喘气,观察他的一根睫毛,仿佛你这里的幽灵。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40)

滚妹的建议是,从前台那点一杯特调!

不然怎么能理解突如其来的剧情,怎么能走入主人公的内心,以及,怎么能分清现实和戏剧?

把艺术展搬到床边?这些「不务正业」的民宿,「疯」起来简直太好玩了(图41)

上海·空集

订房

或许是今年最受全家欢迎的年货

借宿纪录片 风味民间

拍摄 王宁 沈付芝 导演剪辑 刘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民宿

民宿是指利用自用住宅空闲房间,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提供旅客乡野生活之住宿处所。此定义完全诠释了民宿有别于旅馆或饭店的特质,民宿不同于传统的饭店旅馆,也许没有高级奢华的设施,但它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并体验有别于以往的生活,因此蔚为流行。这股民宿旅游风潮(流行风),从一片原属于低度发展的行业中,创造出另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改写了旅游的型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