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层楼千万身家呃饭食】拾荒婆周街求人 苦情索钱:好惨呀五日冇钱食饭

时间:2019-01-13 10:47:38 公众号:bagua

新蒲岗街头,有一位老人,每日12时至晚上9时,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推著少许纸皮,来来,却不是从事拾荒,而是逢人便开口讨取金钱。街坊说,这位自称姓张,实质姓朱的阿婆早已是红人,讨钱已有八、九年,认识的人,皆避之则吉。

当日壹仔放蛇直击朱婆,明明已送上茶记饭盒予她,下一秒,朱婆又走向另一目标,眼也不眨的说:可不可以买个面包,或者给我几元吃个面包,我五日也捡不了一个饭盒,好惨呀。壹仔保守估计,朱婆一小时内至少问了10个人,平均每人可收获20元左右。不少街坊看不过眼,不断提醒壹仔:我给过她钱,我也给她买过东西,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吃过那些东西。

街坊报料,朱婆会用不同假名行骗,当日壹仔放蛇,就自称为张婆,壹仔跟她倾谈一阵子后,再问她姓名,她口快快曝露:我姓朱!啊,不是,我姓张!

根据查册资料显示,朱婆名下有两项物业。自住的私人物业位于新蒲岗广场第一座,2009年以二百三十万买入,现时银行估价六百四十万。而她名下另一物业新蒲岗大厦,现时银行估价三百二十一万,两个物业合计价值接近一千万。此外,以朱婆的全名搜寻,更查得同名人士涉及两宗刑事案件,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有盗窃纪录。

当壹仔现身向朱婆对质时,朱婆先谎称:我没有问人,是人家自动买给我食的。后来又改口:骗都只是骗5元,哪里骗到几百元,我哪需要在这里吹风呀。后来越说越激动,质问壹仔有没有脑袋呀?更拍打壹仔手上的电话,甚至拿起手推车的蛋挞扔向壹仔,边扔边大叫:要不要呀,给你呀,要不要呀!扔完又诅咒街坊:好多街坊都死掉了!朱婆最后向壹仔再次投掷饭盒,满嘴恶毒咒骂而去。

有趣的是,对质中途,一位好心的小姐打算安抚越渐激动的朱婆,朱婆刹那变脸,由狰狞的脸孔转为楚楚可怜的苦相,更试图歪曲真相,讹称壹仔抢走她的蛋挞与饭盒并扔去,还幸,该位小姐目击全程,还壹仔一个清白!

据立法会议员邵家臻所说,香港现时有138万的贫穷人士,而65岁以上贫穷人士则有33.7万。或许,纵使住上私楼,在这百物腾贵的世代,作为老人,生活费依旧欠缺。不论如何,朱婆也许在骗人,数字却不会骗人。香港老人的贫穷哀歌,是铁一般的事实。

原来,在冷气充足的写字楼里伏案苦干,可与酷暑寒冬的街头间俯首拾荒同日而语。原来,无忧无虑、衣食充足的礼宾府,竟可跟无依无靠、惶惶不可终日的贫穷街区相提并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声称爱国,却于时任政务官之时,获英殖民地政府选送英国剑桥大学进修的林郑,怕且是从未听过,纵是听过,亦是不知所云。

协力:非从

摄影:摄影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街坊

1、[block]∶街巷,也指城市中以道路或自然界线(如河流)划分的居住生活区。2、[neighbour][口]∶同街巷的邻居。街坊内除居住建筑外还要有托儿所、幼儿园、商店等生活服务设施,成人和儿童游憩、运动的场地和绿地。苏联在20世纪40~50年代建造的居住区,大量采用街坊的布置形式,这对中国50年代初期的居住区规划和建设有很大影响。小女孩惨遭碾压的地方广佛五金城位于黄岐,广佛交界之处也带来巨大商机,五金城经纬纵横如一幅巨大棋盘,每家店铺前摆满各色货品,运输车辆不时穿插其中,商铺间本就不宽敞的道路更显拥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