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

时间:2019-01-13 09:43:5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

朔平府是大清的府治。是晋省治下的九府之一,府治驻地就是现在的山西省右玉县右卫镇。

这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古城、老城。

尽管这个老城现在名头不大,但有着2000多年的建城历史,地上有城,城下压城。

有据追溯可至战国春秋。此地战国时候属赵,设雁门郡,治所善无(今右卫镇)秦、汉续延,后南移改设定襄郡。

唐天宝年间又置静边军城,十四年,安禄山反,朔方节度史郭子仪击败高秀岩叛军收复之。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

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右玉设定边卫,后称右玉林卫。清代雍正三年(1725)撤销右玉林卫和威远卫置右玉县,同时置朔平府,府、县同驻右卫老城。并加置将军衙门,由护国将军费扬古率白红蓝旗兵丁驻防镇守。

清末将军衙门北迁归绥道(今呼和浩特)并帶走兵丁3000余。1912年撤府留县治,至、人民政府均为县政府治地。

1974年,右玉县人民政府南移(20公里)现所在地,右玉老城再次降格为镇至今。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

大清雍正三年(1725年)右卫设朔平府,辖四县一州一厅,即右玉县、左云县、平鲁县、朔州、宁远厅(今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至1912年废止,历时187年。

朔平府治,是右卫的鼎盛时期,衙署齐全,人口数万。商贾云集,熙来攘往。人文荟萃,书院朗朗。庙观庵堂近70余处,旺盛,香火袅袅。

清驻军北迁、府治撤除、以及县治南移无一不对老城造成难已估量的极大创伤和致命的打击, 从此一蹶不振。

时至今日,老城早已失去军事、政治、文化光环,落地尘埃。茶马古道、商贸通衢早成历史古董,有待慧眼者挖掘。目前右卫人口尚不足五千,市井萧条,颓废落魄,残存的古建城池只剩四个门洞和扒了包砖的土城墙垣,尤如土龙一般静卧在农田荒野。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9)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0)

幸有本土有识人士,四处呼吁积极争取,相继修缮了城门楼台瓮城,让潦倒的右卫镇看到了一线生机。恢复了(前清成立的)玉林书院,吸引了国内文人学者、名校学生、画院名家艺术家前来考古论证、拍戏摄影、写生作画,让夕阳西下的古城出现了一时的人聚之气。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1)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2)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3)

忆秦娥

老城怨。

词/玉奎。

秋雨歇。

寒风老城空悲切。

空悲切。

北移南迁。

府县无阙。

高台农芟捕秋蝉。

白骨留史绝尘寰。

绝尘寰。

岁月无情。

紫塞留憾。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5)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6)

城墙东南角上的魁星楼。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7)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8)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19)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0)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1)

七 律。

老 城 寻 遗。

词/玉奎 陪远道回乡寻亲的老者。

探访老城,感觉遗憾多多。

府衙毁损影壁前。

牌楼劫难四大街。

故地重游叹鳴咽。

幸有书香传门第。

难得玉林挂新匾。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2)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3)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5)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6)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7)

这是杨姓等四位先生在文庙前的合影。窥一斑可知其全貌,万世师表牌匾四个大字与门宽之比就足以说明昔日文庙之雄峨。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8)

图上背景仍为文庙戟门,为金水桥后面。

文庙实际占地近十一亩之多,由明伦堂、大成殿、崇圣祠、戟门、东西厢房、金水桥池、魁星楼、影壁、以及四座牌楼组合而成。

也就是现在的东学巷以西、后学巷以南、西学巷以东、南至东街路北。解放后拆除牌楼等,留大成殿改做监牢,恢宏巨作毁于一旦。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29)

图为女子小学学生在文庙前的合影。

文庙前亭台、绿树、汉白玉桥栏,更加印证了右卫文庙的恢弘壮观。影中学生衣服华艳,女子端庄,显示了老城乡人的文明进步与贵族之气势。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0)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1)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2)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3)

临江仙

叹右卫老城。

词/玉奎。

奈何力尽心殚。

也曾赏识学邯郸。

那堪仿古建。

漆檐露驳斑。

宝宁古寺形影单。

至今闭门灯暗。

唯将心思绕城转。

老屋多颓废。

近前昏鸦散。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5)

右卫城先人们在自家门前合影。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6)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7)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8)

说是他们父辈婚礼后的合影,到现在说起来,嘴角还洋溢着来自内心的喜悦和自豪。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39)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0)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1)

图上空(耕)地,即为原山西省立第七中学旧址。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2)

虞美人

怀旧七中。

词/玉奎。

汉郡清府县治了。

往事知多少?

砖雕门楼应犹在。

岁月无情恐已苍颜岁?

小城常迎远地人。

扶杖寻学门。

谁想入卫秋。

旧舍遭殃烟飞尘埃流。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3)

七中即民国八年山西省在右玉(旧)县城创立的山西省第七中学校,该校在世生存十八年,共招收十四个班,培养学生七百余名。其中不乏有高级将领,学者教授,政客官僚…日寇侵略 入右玉后停办。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5)

该照摄于1924年广州六榕寺砖塔前。均为山西省考入黄浦军校第一期的十名学子。后排左一是(元帅)左三朱耀武,左四王国相,二人均为右玉籍人士,并毕业于省立七中。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6)

省立七中创办正是图上老人签批。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7)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8)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49)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0)

这是李绍周等人在老城东门外崇岗山台文昌阁逛毕庙会后的合影。三月十八庙会。

台文昌阁看上去是有些破损,但巍峨之气势,高大之雄伟,你看左右两幢汉白玉大碑足有三米以上,双皎龙头,万龟背驮无不显当年的苍天厚土,雄风苍劲。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1)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2)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3)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5)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6)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7)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8)

这是灾难后的大礼堂残景。

大礼堂是解放初期举全县之财力,不顾城墙、庙宇、道观的毀损,用其明砖清瓦、柱梁基石等材料,在原县衙的原址上新建的政治文化中心。

大礼堂,毁于一场大火,令人痛彻心扉。

曾几何时,大礼堂庄严肃穆、红旗猎猎,主席台上,高官首长、高言阔论,激荡风云,默然离场。戏剧道情、歌舞、出将入相,粉墨春秋。

解放后执政的二十年,唯一的有目共睹的标志性建筑一一大礼堂,在颓废低迷,沉默寡言四十年后,不知真的像人们传的那样,来也轰轰烈烈,去也壮怀激烈。

去归去、尘归尘,来去兮也。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59)

此图为原县人委旧址,往前记忆则是府署衙门旧址。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0)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1)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2)

修缮前的三义园。

面对衰落,路人何其心境?

醉花阴

梦回旧城。

词/玉奎。

梦回故里阡陌渡。

响磨寻何处?

官厅失役捕。

路人少语。

浅笑匆匆步。

仓街尽头旧朔府。

照壁对衙署。

有理门难入。

堂榭燕飞。

尘埃重重蛛。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3)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4)

青玉案

古 巷 。

词/玉奎。

常忆老城古街巷。

深宅院。高围墙。

影壁西厢镂空窗。

玄月洞开。香径藤长。

朱门立虎桩。

不泛飞檐明清房。

更见风格仿西洋。

一城繁华彰显煌。

战火硝烟。风云激荡。

只留破城殇。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5)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6)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7)

上图树后,即原关帝庙旧址。

后改城关完小一分校,本人在关帝庙堂(教室)接受了四年初小教育。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8)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69)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0)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1)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2)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3)

蝶恋花

鼓楼晚照。

词/玉奎。

夕照鼓楼檐出俏。

胡燕争巢。

低飞窗前绕。

旗爷笼鸟八哥叫。

市侩常随书人笑。

儿时就已无钟吊。

晨钟暮鼓。

学堂授之教。

隐记盲人前后挑。

吆喝卖水日煎熬。

盲人润举原就是鼓楼打更人。

拆除后,生活无着,卖水为生。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5)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6)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7)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8)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79)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0)

图片城墙应该是南城墙东部角楼。

破阵子

古 城 墙。

词/玉奎。

故里老城古墙。

四门洞开金阊。

胡音嘶喊马蹄碎。

城池巍峨守安邦。

尚留百世芳。

西口雄关封疆。

十里围城铿锵。

明清帅旗飘城郭。

万千兵将布边防。

才有慨而慷。

“尚”还指明朝间驻军指挥尚表将军。

发生在右卫城保卫战持续近六个月的时间。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1)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2)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3)

甄姓家族婚礼后的全家福。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4)

无考证,据传是牌楼梁(麻家坟)的照片。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5)

菩萨蛮

雷公庙。

词 /玉奎。

庙堂幽幽烛光暗。

佛塑诩诩凝眸眈。

西北望群岚。

可怜雷公山。

往日多神殿。

檀香显灵丹。

欲问还雨展?

无处可拜禅。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6)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7)

是白土里街旧公社大门?还是候家、范家的大院?不能确定!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8)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89)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90)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91)

浪陶沙

贺玉林书画院之艺术粮仓。

词/玉奎。

老堂浅修缮。

依然粮栈。

曾经酒肆五胜园。

以北挥就文采添。

旧貌新颜。

新仓收河山。

重彩墨染。

学府画坛冠冕鐫。

风霜雨雪尘土湮。

换了人间!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92)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93)

岁月荏苒,步履匆匆。那年,办了退休,没了所有的纠绊。年少青春的一切旧忆就像一扇窗,推开了就没再合上,摇曳的嫩枝绿叶、小河石牛、孤坟鬼滩。深沉的古巷高门、阴暗苛森的大庙和黑幕下的团团蝙蝠,。还在眼前晃荡,还有的轻轻作响。光阴似水流年,远去的熟悉模样,似乎谁又在轻轻唱一曲西风古道瘦马,小桥流水人家。

那年太匆匆。

诗人艾青曾说过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块土地爱的深沉!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94)

远逝的朔平府一一老城印记之二(图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