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

时间:2019-01-13 09:43:46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

腊月二十六,寒风凛冽。太原的天空,顺风而为,驱雾逐霾,晴日。终于露出了久违敞亮的蓝天。

翻开朋友圈,老家的信息瞬间弹出。右玉春晚,下午在职工文化中心第三次彩排,不日将在本县电视台播出

这是一条简短、简单、简直的。没有絲毫的煽情做作,没有半点呼三喝四的呐喊。仅仅是告诉人们,何时、何地、何事,这是一条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信息。

可我透过此条信息又看见一个人在不停的谋事、想事、做事、策划事。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

一步步,一幕幕,无一不是为展示右玉的文化、人文、艺术的复兴和传播。

一座书院,一幢粮仓,拯救了一座古城!这里没有絲毫的夸张,没有半点儿吹嘘,有的只是尊重、尊敬、尊崇。

能够把美术界最高学府的们,请到右玉,为其作画,为其宣传,能够把历史苍桑、厚土黄天与高雅美学结合的天衣无缝,能够把传统文化与现代多谋体融汇贯通,变原汁原味、自然生态的山川河流,烽火狼烟,质变成为悬于文人墨客的客厅书房、雅室的上层平面作品。又变平面的文字、摄影释义为电光声的多媒体立体艺术奉献给干涸的、久盼的甚至渴望梦幻的老乡面前。

这不是功德,何为功德?没有厚德,何来载物?

这就是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热爱右玉,奉献右玉的一个文化人。

这就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个人。

请记往他的名字一一郭虎。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5)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6)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7)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8)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9)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0)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1)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2)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3)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4)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5)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6)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7)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8)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19)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0)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1)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2)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3)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4)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5)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6)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7)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8)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29)

浪陶沙

贺玉林书画院之艺术粮仓。

老堂浅修缮。

依然粮栈。

曾经酒肆五胜园。

以北挥就文采添。

旧貌新颜。

新仓收河山。

重彩墨染。

学府画坛冠冕鐫。

风霜雨雪尘土湮。

换了人间!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0)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1)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2)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3)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4)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5)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6)

点绛唇 · 希望。

步上城头。

入目但见黄昏鸦。

古巷有他。

梦有情怀。

老树长新芽。

空愁煞。

中央美院。

早把金匾挂。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7)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8)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39)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0)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1)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2)

七 律。

老 城 寻 遗。

府衙毁损影壁前。

牌楼劫难四大街。

故地重游叹呜咽。

幸有书香传门第。

难得玉林挂新匾。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3)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4)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5)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6)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7)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8)

老 家 的 那 些 事!那些人!(图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