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纪念碑揭幕仪式暨诞辰105周年纪念会侧记

时间:2019-01-09 20:27:39

粟裕纪念碑揭幕仪式暨诞辰105周年纪念会侧记

张雄文

粟裕纪念碑揭幕仪式暨诞辰105周年纪念会侧记(图1)

浓浓晨霭浮满京城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正站在军事博物馆门前。—方正巍峨的大楼凌空而起,衣着整齐的卫兵肃然而立。人行道边绿草鲜花平铺似锦,一侧是宽阔的长安街,公交车来往如织,站台上挨挤着上班的人群。

粟裕纪念碑揭幕仪式暨诞辰105周年纪念会今天将在怀柔举行,有两个小时车程。新四军研究会负责人约定与会者在军博门前候车,统一前往。我和原24集团军几位湘籍老战士昨日从天津警备区的营区赶来,住宿八一大楼附近,倒是免却了赶路的窘迫,几乎走在了多半北京与会者的前头。

满满两车人。我坐的一车,除了解放军报的几位年轻,都是中年以上的各地粟裕研究者或者新四军二代,我算是较年轻的一个了。认识的人互相打招呼,我再次见到了曾在档案馆翻阅过对说“粟裕最会带兵打仗”的研究会黄会长。

粟裕纪念碑位于怀柔山区的铁军纪念园,与清十三陵毗陵,有山有水,风景绝佳,是理想的百年安寝之所。遗憾的是,这里并无粟裕墓。粟戎生将军说,研究会原打算建一个衣冠冢,以便在北京也有一处粟裕纪念地,但他不同意。

研究会又打算立一座粟裕雕像,找到粟戎生将军。粟说,室外立雕像,中央有明确规定,如果按程序报批,估计你们办不成这个事。研究会最后想到建一座纪念碑,碑上塑粟裕的浮雕。因为浮雕不在规定之列。这便是纪念碑的由来。

纪念碑并不大,但也需要钱。研究会的管新凯会长也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管文蔚司令之子为此奔走多年竟然无果。

一次,听我说到一个《无冕元帅》的读者、浙江粟米胡兄是某公司董事长,海内外均有产业,为慷慨厚道,管老便托我从中牵线。果然,他们一谈即成。胡兄捐款15万,让管老圆了一个多年的梦。

车到铁军纪念园所在的山下,大家徒步上山,老远便看见上将题写的“铁军精神,永放光芒”几个大字。此时我才发现,与会前来者不少,足有两三百人。到纪念碑前时,已是挨挨挤挤,草坪上难以容下了。

在这里,我见到了从南京赶来的管新凯会长和捐碑的胡兄。捂手寒暄之际,管老爽朗地说,纪念碑建成,有你一份功劳。

众人手持鲜花,在研究会负责人主持下开始举行接碑仪式。先是一齐三鞠躬,粟戎生将军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邓子恢之子邓淮生一道揭幕后,众人又一一上前鞠躬献花。

我肃立四五排以后,忽见前面骚动,让开一条道,拥出一个人来。原来是粟裕的老秘书鞠开老人。他鞠躬献花后情不自已,大放哀声。众人对这位年近90高龄的老人投去崇敬的目光。待他在夫人的搀扶下走过我身边时,我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表达了敬意。

不久,又见一位拄着拐杖的白发老人泪流满面,众人又是一阵安慰。我不认识他,但猜测是追随粟裕多年的老兵。后来一问,才知是粟裕的秘书、新四军老战士、88岁高龄的陆锦荣。在《一代名将—怀念粟裕同志》一书中,我读过他满怀深情的怀念文章。

和我一同前来的原24集团军湘籍老兵,特意和陆锦荣老人合影留恋。他们坐在亭边,谈及24军和华野六纵,顿时有了说不完的话题。

揭碑仪式结束后,陆锦荣老人在女儿陪伴下,久久不愿下山。他的女儿说,老人知道自己年纪大了,不知下次还有没有机会上山看望粟裕首长,因此不肯下山。

我献花行礼后,便站在一旁等候同行者。研究会黎先生忽然拉我到纪念碑前,很热心地要为我单独留影一张。但此刻碑前人群簇拥,列队留影者不少,我又不好与别人抢位置,这叫黎先生颇为着急。

他一面吩咐我如何趁人家刚离开便抢过去,一面阻止别人上前。最后在纪念碑前和另一侧一位女士远远地勉强“合影”算是完成了黎先生的心愿。

随后,粟裕百年诞辰纪念会在山下的礼堂召开。我因留影一事下山晚,到会场时只见济济一堂,座无虚席了,后面不少人站着。此时,大会刚好开始,众人起立齐唱新四军军歌。

粟裕纪念碑揭幕仪式暨诞辰105周年纪念会侧记(图2)

指挥者是一位97岁高龄的新四军老战士,那种挥洒自如刚劲有力的气势,一看便是当年英姿飒爽的文艺兵。随着他的指挥,雄壮铿锵的歌声响彻礼堂,回荡心间。

骤然间,我仿佛到了硝烟弥漫的抗日,与粟裕那些老部下们一同冲杀在阵前。—这种感觉,腐败横行,政权已与当年无异的十年间,我很久没有过了。

歌唱完毕。研究会的樊先生告诉说,我有专门安排的座位。随后,研究会的殷带我就座。座位在第二排,左手边分别是粟裕的远房亲属于林先生、的儿子陈晓鲁、粟裕的女儿粟惠宁。

与主席台如此靠近,我便能近距离观察台上坐着的人物。除了粟戎生外,我还认识恽前程与鞠开两位老人。

曾任军委工程兵司令员的恽老九十高龄,发言时说两三句便长长咳嗽,发言稿又很长,但他一脸严肃,坚持读下去,令人无比敬佩。一旁的粟戎生将军给他拿着话筒,又有不停给他递上纸巾。

鞠老的发言稿也很长,年龄也近九旬,读起来声音却颇为洪亮。不一会儿,他又因情到真处哽咽起来。无奈之下,研究会的樊先生代他念完讲话稿。

与解放军报均有到场,加上其他与会者争相摄影摄像,主席台前总是或站或跪挤满人。我几次举起相机均不好选取角度,好不容易前面人没有了,但从相机取景框看去,总能看到前排管新凯会长光亮的头顶,最后只好大不敬地照了几张,将他老人家的光亮脑袋作了背景。

粟裕纪念碑揭幕仪式暨诞辰105周年纪念会侧记(图3)

邻座的于林先生我第一次见面,为人豪爽。他说早知我的名字,经常看我的博客与文章。如此说来,我们其实早就神交了。

纪念会在国歌声中结束后,大家一起前往某处用餐。我与原24集团军几位湘籍老战士因另有约定,不曾参加。许久后,我才发现有于林先生的多个未接来电。原来是鞠开老人找我,说有事面谈。因时间颇紧,只能等异日登门拜访他了。祝福老人健康长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粟裕

粟裕(1907-1984),原名粟多珍,曾用名粟志裕,侗族,生于湖南会同。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领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大将之首。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南昌起义,后进入井冈山,参加历次反“会剿”和全部五次反“围剿”战争。长征时留在南方组织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期间,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江南指挥部和苏北指挥部副指挥,1941年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后兼第六师师长。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任华中野战军司令、华东野战军副司令、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等职,主要指挥高邮战役、陇海线徐(州)海(州)段战役、苏中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建国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委、第五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职。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大将军衔,并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