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

时间:2018-12-30 21:38:28

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图1)

上杉谦信

上杉谦信是被后世称为战国时代“军神”的战国大名,一直以来也都以“军神”与“大义”的形象活跃在各种艺术作品之中。实际上,后来被转封至会津的上杉家的发家史,其实和“大义”一点也沾不上边。

上杉谦信出身于越后守护上杉家的家臣守护代长尾氏,在其父长尾为景时期,长尾为景杀害了主君上杉房能,即便在战国时代,这样强硬的下克上也是非常罕见的。不过,长尾为景并没有完成对越后国的统一,就在疾病中逝世,长尾氏的家督由长尾为景的长子长尾晴景继承,可是长尾晴景非常病弱,这使得长尾氏开始面临存亡的危机。

按照室町时代的习惯,幕府将军通常会将没有家督继承权的儿子送到寺院里出家,防止家里出现家督之争,许多大名们便也有样学样,例如今川家,再比如长尾家。上杉谦信原本以及在寺院出家修行,却被长尾晴景命令还俗,取名长尾景虎,协助兄长对付反抗长尾家的势力。上杉谦信在平定反抗长尾家的战争中非常活跃,其卓越的战功与韬略也受到了长尾家家臣的青睐,在家臣们的拥戴下,上杉谦信于天文十七年1548年继承了长尾氏的家督,正式开始了自身的战国大名之路。后来,上杉谦信收留了被关东北条家逐出关东的“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并成为上杉宪政的养子继承了山内上杉家,改名“上杉政虎”后幕府将军足利义辉下赐“辉”字又改名辉虎谦信则是他的法号。

谦信的家臣团

关于上杉谦信的家臣团,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史料,不过永禄二年(1559年)的《侍众御太刀之次第》以及天正三年的上杉家军役帐却可以作为上杉家家臣团组成的参考资料。

侍众御太刀之次第是为了庆祝永禄二年上杉谦信(时名为长尾景虎,下文统称上杉谦信)二次上洛归来,家臣们献上太刀表示祝贺的名簿。名簿中的“直太刀之众”为长尾景信为首的三位一门众,“披露太刀之众”为中条藤资为首的五十余名国众,“御马廻年寄分之众”则是上杉谦信的八名侧近以及谱代。永禄初年上杉谦信的家臣团的情况大致是划分为一门、国众、谱代三个部分。同样,在天正三年的上杉家军役帐中,也是按照上杉景胜为首的一门众、中条景泰为首的国众、松本鹤松为首的旗本侧近,同侍众御太刀之次第的家臣划分是一样的。

永禄二年以后,上杉谦信对越后国的支配加强,诸如斋藤朝信、柿崎景家、北条高广等上·中郡国众,以及新发田长敦、竹俣庆纲等下郡国众虽然都在上杉谦信的麾下,但是上杉谦信却给予他们保有军队、城下町,自行下发判物的权力。因此,早期上杉谦信的权力基盘,实质上其实说是一个战国领主的联盟也不为过。

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图2)

直江景纲

在《北越军谈》中却提到,在上杉谦信的家臣中有被称为“四天王”的武将,分别为“甘粕、直江、宇佐神(美)柿崎”四人。在《甲越信战录》里的上杉四天王则是“直城守兼继(续)宇佐神(美)骏河守定行、甘粕近江守员直、柿崎和泉守景家”四人,同书中还提到,上杉四天王在第四次川中岛合战中非常活跃。不过,直江兼续出生于永禄三年(1560年)是断然不可能参加次年的川中岛合战的,宇佐美定行也是后世创作的上杉谦信的军师人物,并不存在。因而该书中的“直城守兼继”与“宇佐神骏河守定行”实际上应该是直江景纲与宇佐美定满,加上柿崎景家与甘粕景持,刚好组成上杉家的四天王。

上杉四天王的活跃

上杉四天王之首的直江景纲是越后国与坂城城主,亦曾用名直江实纲、直江政纲,其一直作为上杉谦信的侧近在上杉家负责内政与外交等事务。在上杉谦信初立时期,直江景纲、本庄秀纲就作为拥立谦信的有力支持者活跃在政权中枢,尽管上杉家的政权随着领地的扩大有所变动,但是直江景纲却仍然长期处于政权中枢中。永禄四年开始,直江景纲与新参家臣河田长亲成为政权中枢的重臣。直到晚年,直江景纲方才离开了上杉政权中枢,在元龟三年(1572年)被派往越中国,并在天正四年(1576年)成为能登国石动山城城主。

与内政型的直江景纲相比,剩下的三位天王活跃的地方就主要在上了。不过其实在四天王生活的年代的史料中并没有出现上杉四天王的概念,四天王主要形成于军记物语盛行的江户时代。

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图3)

川中岛合战“一骑讨”

在《甲阳军鉴》中,第四次川中岛合战时,上杉谦信发觉了武田信玄的策略,在妻女山留下了甘粕景持作为守备部队,应对武田军的别动队,同时任命直江景纲作为负责后勤物资运输的小荷驮奉行,自身率领主力军队前往八幡原寻找武田信玄决战。

在八幡原的战斗中,柿崎景家作为上杉军的前锋率先与武田军交战,柿崎景家被称为是刚强的大将,根据《甲越信战录》的记录,在这场合战中柿崎景家讨取了武田信玄的亲信山本勘助,而宇佐美定满则讨杀了武田信玄的弟弟武田信繁。在武田军的别动队赶到前,上杉方一直掌握着战局的主动权,在别动队赶到以后,战局形势逆转,上杉军方才主动撤军。

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图4)

宇佐美定满

甲阳军鉴给了妻女山殿后的甘粕景持非常高的评价,称其大概是上杉谦信秘藏的侍大将。甘粕景持虽然只分到包括杂兵在内的千余人防守妻女山,但是在面对数倍于己的武田军攻击时,依旧没有慌乱,沉着应战,即便后来因为人数差距不敌后撤,也没有发生全军总崩的态势,而是在甘粕景持的指挥下渡过千曲川,静候上杉军的撤退。而在甲越信战录中,在甘粕景持后撤时,直江景纲率军支援,武田军也因为直江景纲的到来而停止了追击。

而宇佐美定满活跃的军记物,主要是以《北越军记》而出名,在该书中,宇佐美定满是传授上杉谦信兵法的老师。因为上杉谦信出色的才能,让宇佐美定满感到敬佩,因而产生了要守护上杉谦信的意志。永禄七年(1564年)七月五日,宇佐美定满与长尾政景一同前往野尻池乘船垂钓游玩,在出行前宇佐美定满特意凿穿了船体,再用活塞堵上,等到了野尻池中央时,宇佐美定满突然把活塞拔出,让船体进水,与长尾政景一同淹死在了野尻池里。《北越军记》中的说法是,长尾政景作为上杉谦信同族,长期与上杉谦信不和。为了解决长尾家的内斗,又不伤到上杉谦信的威名以及引起上田长尾家的叛乱,宇佐美定满只得出此下策,将罪过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

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图5)

长尾政景

因为长尾政景之死对上杉谦信来说是一件大幸事,使得上杉谦信在与上田长尾家的内斗中彻底占据主动权,再加上当事人都死去,因而也有人怀疑宇佐美定满的举动其实是受到了上杉谦信的指示也说不定。

历史上的四天王

在军记物中,上杉四天王非常活跃,几乎是上杉谦信的左膀右臂,是支撑着上杉家的重要支柱。但是,如果从当时的史料中来看,上杉四天王似乎也没有像军记物中那样活跃,许多四天王的事迹,大多数都是江户时代形成“上杉四天王”概念后牵强附会的编造而已。

直江景纲的经历在前文提到过,因为是上杉谦信继承家督的有力支持者,长期活跃在上杉家政权的中枢。

而柿崎景家其实也是上杉谦信的亲信重臣,永禄初年柿崎景家就开始在上杉谦信麾下活跃,在永禄末年,又成为上杉谦信与今川家、北条家外交的取次。永禄十一年上杉谦信与本庄氏对立之际,柿崎景家也与直江景纲作为上杉军的先遣军队前往本庄氏的领地。另外在上杉谦信与北条氏康的“越相同盟”中,柿崎景家的儿子柿崎晴家也被作为人质送往了北条家的小田原城,从侧面来看,这也是他国大名对柿崎景家身份的一种认可。

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图6)

柿崎景家

同属上杉四天王的宇佐美定满则曾是上杉谦信的父亲长尾为景的敌人。天文十七年(1548年)上杉谦信继承家督之后,与上田长尾氏的长尾政景严重对立,宇佐美定满正是在这个时期加入了上杉谦信的一方。至于传授上杉谦信兵法之事,则有可能是后世捏造创作出“军师型”武将宇佐美定行后的附会了。永禄七年时,宇佐美定满与长尾政景一同在野尻池淹死,事件的真相则永远成为了谜。

被《甲阳军鉴》给予高度评价的甘粕景持实际上虽然可以确定其在上杉谦信麾下,但是在谦信时期的动向则不明,《甲阳军鉴》中的叙述是否属实也不得而知。甘粕景持真正的活跃时期是在上杉景胜时期,自天正九年(1581年)开始被上杉景胜封为三条城城主,并在天正十四年攻伐新发田时重创了新发田的军势。上杉家转封会津以后,甘粕景持也随同上杉景胜一同前往了会津。

日本战国最强家臣团(5):上杉四天王(图7)

上杉军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宇佐美

宇佐美是日本动画《doubleJ》中的人物之一,有着茶褐色的短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