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爱惜人才,为何秦国华丽崛起,魏国却白给秦国做嫁衣

时间:2018-12-26 22:17:15

同是爱惜人才,为何秦国华丽崛起,魏国却白给秦国做嫁衣(图1)

一:友情人才大派送

为什么秦国能横扫战国列强,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一桩两千年来公认的成功经验,就是招揽外来人才。

作为春秋战国时代的西部国家,秦国虽说自家经济文化落后,本土人才凋零。但招揽人才这事,却是几百年的传统。春秋年间时,就敢用五张羊皮从奴隶里换来百里奚。进入战国年间后,更是百年如一日张开怀抱。别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来路,只要有真材实料,那就要权给权。立竿见影的强国效果,正如正如李斯《谏逐客令》里的呐喊: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

但有意思的是,就是这段秦国由弱变强的热血历程里,虽说建功立业的外来人才,来自五湖四海,但其中几位最关键人才,却无一例外,都来自一家“老邻居”魏国。

比起狂揽人才的秦国来,战国时代的魏国,却是实实在在的“人才梦工厂”春秋战国时代的三晋大地,权谋文化长期盛行,最盛产谋略型人才。战国初年时魏文侯改革,建立“食有劳,禄有功”的新国家制度,魏国的“人才库”也从此井喷。战国初年的半个世纪里,魏国各行业顶级人才荟萃,李悝吴起乐羊等牛人,更是迅速形成合力,不停建功立业,叫魏国迅速崛起为独步战国的“超级大国”毗邻魏国的秦国,当年尤其被揍的惨。

可是,当秦孝公有样学样,也毅然启动变法自强事业后。这以人才济济著称的魏国,却突然开始“慷慨大派送”自家的各类人才,比着赛一般往秦国跑。而且每次“急秦国之所急”秦国想变法?魏国就“送”来了铁腕强人商鞅。秦国想连横?魏国又“送”来了外交牛人张仪。秦国为一统天下的战略发愁?范雎也带着“远交近攻”谋略,从魏国急火火跑了来—每一次秦国的关键关口,都是靠魏国的“友情人才派送”有惊无险的闯过。

同是爱惜人才,为何秦国华丽崛起,魏国却白给秦国做嫁衣(图2)

而且秦国每次这样“占魏国便宜”后,实力往往提升一大截,接着又常揪着魏国一顿胖揍,揍到魏国割地求和才作罢。秦国隆隆东进的征程里,昔日的超级大国魏国,就是这样先送人才再送肉,给秦国的一统天下大业,百年如一日的做嫁衣。

那为什么,曾把秦国按在地上摩擦的魏国,会沦入这样的“做嫁衣命”首先公认一条,就是魏国君主们的毛病。

二:外宽内忌的恶果

自从魏惠王起,魏国君主们昏聩的用人眼光,就从此“驰名”列国。诸如“魏惠王不识商鞅”之类的典故,至今常被津津乐道。但比这用人眼光更坑的,是态度问题。

其实,要是乍一看相关记载,说魏国统治者不重视人才?实在是很冤枉,且不论当年“魏文侯见段干木,立倦而不敢息”的感人时刻。就连常被吐槽眼光差的魏惠王,也曾“卑礼厚币以招贤者”为了招揽人才下血本。甚至还曾向儒家宗师孟子虔诚求教:“叟不远千里,辱幸至敝邑之廷,将何以利吾国。”满是求贤若渴的模样。

同是爱惜人才,为何秦国华丽崛起,魏国却白给秦国做嫁衣(图3)

但比起实心实意爱护人才的魏文侯,魏惠王在与齐威王打猎时,几句对话就露了陷。先是魏惠王高调炫富,炫耀自家亮眼的珠宝。却被齐威王一顿嘲笑:我们齐国人才济济,打仗治国的能人全都有,不比你家的珠宝珍贵?几句话噎的“惠王(魏惠王)惭,不怿而去”—只以这一幕说,魏惠王那时被打得惨,真心不冤。

因为在魏惠王的心中,重金请人才也好,虚心找孟子求教也罢,表面文章做得再足,都不及珠宝重要。所谓招揽人才,不过充门面而已。

而且对于魏王麾下的人才们来说,能够安全的充门面,都成了桩幸运事。看上去礼贤下士,被孟子们痛批的魏王们,也从魏惠王起,有了个代代相传的“传统”猜忌。

比如这“卑礼厚币”找人才的魏惠王,对商鞅看走了眼还不算,对送上门来的军事家孙膑,也是听了几句挑拨,甩手就挖了人家膝盖骨,把这个军事大去了齐国,活活挖了马陵惨败的大坑。后来的战国牛人信陵君,更是被亲魏安釐王百般提防,哪怕立下窃符救赵大功,叫秦王朝忌惮无比,却也时时活在魏安釐王的猜疑里,每次刚立大功,兵权就被收走,以至于这位文武双全奇人,终于郁郁而终。

同是爱惜人才,为何秦国华丽崛起,魏国却白给秦国做嫁衣(图4)

这一类“爱护人才”的魏王,就像极了某一类领导:待人接物满面春风,言语间极尽尊重,但背过身去,就是百般猜忌,热情招揽到的人才,几乎都活在他放大镜般的监控里。如此外宽内忌的风格,纵是“人才”们有三头六臂,又能折腾出什么动静?人才济济的魏国,就是在这样的外宽内忌里,越发废了武功。

但如此窘境,真要全怪魏王?也不尽然。

三:坑爹的职场环境

比起魏王们的“外宽内忌”来,魏国朝堂上的陋习,其实也同样要命。套现代学的用词说,就是“恶劣的职场生态”

魏国的“职场生态”有多恶劣?可以先瞧瞧魏国的相国职务,这个“一人之下”的重要岗位,战国初年时,通常是谁行谁上,李悝等强人们,也得以在这个岗位上放手做事,缔造魏国年代。但没过几十年,这事儿就变了样,坐在相国位子上的,清一色的贵族出身。早在吴起为魏国血战西河时,担任魏国相国的,就是魏王的“实在亲戚”驸马公叔,也正因这驸马公叔的陷害,一身大才的吴起,这才被迫出走,活活被“派送”到楚国,成就另一场变法传奇。

同是爱惜人才,为何秦国华丽崛起,魏国却白给秦国做嫁衣(图5)

而自此以后,魏国的相国岗位,更是一拨拨由贵族们轮流,甚至坑吴起不眨眼的驸马公叔,都算得上其中的实干人物,剩下的“实在亲戚”几乎尽是酒囊饭袋。发展到魏哀王时,魏国更是把相印收归宗室,任你卖力苦干立功多,想做相国也要生得好。魏国的要害岗位,就这样尽数变成了亲贵把持,哪怕魏昭王时投奔魏国的乐毅,这位曾上演“弱燕破强齐”的大才,也在魏贵的阻挠下郁郁不得志,最终愤然出走。

如此一来,人才储备雄厚的魏国,其实每天都在上演“职场逆淘汰”想要做点事情的人才,当然要卷包袱抓紧跑。

而比这“逆淘汰”更煎熬的,就是魏国恶劣的职场关系。

既然各个要害职务,都是亲贵把持,工作业绩再好,也不及讨亲贵们欢心。于是魏国的臣工间,当然也就互相算计成风,深厚的“权谋文化”积淀,全变成了日常互相拆台。典型魏国年轻外交家范雎,刚在出使齐国时露了个脸,立刻就招了上司中大夫须贾的恨,回国就被告了刁状。可怜蒙冤的范雎,差点被活活打死,死里逃生后咬牙逃到秦国,送上“远交近攻”战略,这才为秦国的统一大业拨云见日,也叫苟延残喘的魏国,遭了致命打击。

同是爱惜人才,为何秦国华丽崛起,魏国却白给秦国做嫁衣(图6)

比起这场砸自己脚的闹剧来,这桩典故背后的真相,才更叫细思极恐:这个昔日的战国“超级大国”此时同僚间却是你盯我我防你,稍微一个不留神,就被人挖坑下药,弄不好就是家破人亡。职场关系恶劣到如此地步,就算是满朝人才济济,又能有什么作为?

于是“职场生态”恶劣到极致的魏国,这才闹出“人才纷纷跑路”的活剧,隔上几年,就要给虎狼邻居秦国补一次血,直到彻底衰败,沦亡在秦国的铁蹄下。

当然,战国的恩恩怨怨,今日已经入云烟。不过,一个高层领导外宽内忌,基层领导任人唯亲,职场上尔虞我诈的魏国,其从“超级大国”到衰亡的曲线,白给人做嫁衣的唏嘘。参考各行各业,依然有超越历史的思考价值。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人才

人才是指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专门技能,进行创造性劳动并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是人力资源中能力和素质较高的劳动者。人才一词出于古老的的《易经》“三才之道”,即孔子及孔门弟子的《易传》讲:“《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易传》反映孔子的思想”。“孔子是讲天才、人才的。”尽管对人才有新的定义,但是,从目前我国统计口径来说,所谓人才还是具有中专(职高)学历及以上或具有初级职称及以上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