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 居 兽,关于东京食尸鬼第一季网盘的介绍

时间:2018-12-20 08:12:06

黎叶然

我们生而为王,但大多数人在中死去。

我叫陈吟,我的耳朵里,曾经寄居过一头小兽。

第一次模糊地感受到它的存在,是在外婆的葬礼上。那时,众人静穆地围在的外婆的床前,本就狭小的房间,变得更加逼仄。大家心照不宣地沉默着,空气像稠腻的沥青缓慢地流动。当死亡降临的那一刻,我看到外婆脸上浮现出一种奇异的安详。一蹙间,鞭炮声、哭声将静夜撕裂开、填充满。火苗舔舐着四散开的纸钱,大家脸上都换上统一的悲伤神色,从黑白默片到彩色图像转换自然,无需过渡。

他们的悲伤像岩浆喷薄而出,只有我的悲凉像一场大雾,逐渐漫上来,以至于期盼中的眼泪很久都未到来。我对自己的格格不入感到恐慌。就在那瞬间,我清晰地听见一头兽的嗥叫,低沉、持续、悲凉…周遭的喧哗杂乱与嗥叫声像是两列平行而过的列车,互不关联却又和谐并存,我突然意识到,兽鸣来自耳朵的最深处。

那年,我十五岁。

余瑶是唯一一个知道寄居兽存在的人。

从我遇见余瑶开始,她的一切就是那么恰到好处。每个班级的关系网都是个金字塔,而余瑶无疑属于占据金字塔尖足以睥睨众生的特权阶级。

在精准掌控情感上,我再未遇见过任何一个有余瑶如此高天赋的人。她总是娴熟地运用着恰到好处的礼貌,恰到好处的热情,恰到好处的疏离。甚至于每次她伤害到别人时,她恰到好处的云淡风轻,也会让人失去责怪她的勇气。

我已经忘记怎样和她成为朋友,只记得整个高中时代我们如影随形。我俩就是所有女生都共同拥有过的“1+1”模式。

偶尔她会提起她内心向往的那座城市,那座女人说着吴侬软语的城市,那座在张爱玲和郭敬明笔下闪着金光、混合着欲望的城市。

“陈吟,你知道吗?上海对我来说就是。”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座素未谋面的城市会对一个人有如此致命的吸引力。看着她眼中的星光,我隐约感觉我和余瑶之间隔着一条河流,我能看到对岸站着的余瑶,平静河流下的暗涌却让我始终无法靠近。

“陈吟,你的秘密是什么呢?”余瑶突然。

我下意识咬住了嘴唇,用自己都不太确定的语气:“我的耳朵里,寄居着一头小兽。它总是在我快被无力感吞噬的时候嗥叫,声音很低很沉。但总给我同盟般的安全感。”

我似乎在余瑶的眼睛里看到了在很多老人垂垂老矣的时候回忆青春时才能看到的复杂光芒,但及其短暂,像擦亮又瞬间熄灭的火柴。

“大概就是耳鸣吧。你以为自己生活在童话里啊。”

十七岁那年九月,二十一号,我亲手将小兽送上注定冰天雪地的命运。

一进入高三,教室里拉上“提高一分,干掉千人”的横幅,红底白字,触目惊心。桌上试卷越堆越厚,垃圾桶里咖啡罐出现的频率不断变高。日子行进得惊人的缓慢又如此相似,像一条河流,你看不出它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它只是经过。

那天,天色像沉郁的脸压在窗前,周考的数学卷子躺在桌上,醒目的红叉刺激着我快要麻木的自尊心。一把将试卷塞进桌肚,突然有种窒息感,活像溺水者,拼命呼吸却得不到氧气。我跌跌撞撞地跑出教室,撞到了一脸怒气的数学老师,但我却不能停下。在大家惊异的注视下,我翘课了。

当看到吕晓雅的时候,我甚至还来不及反应我究竟走到了哪里。吕晓雅是我们班唯一一个美术生,每天出现在班上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而教室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永远都是为她预留的。

到了高三,班上与她讲话超过十句的不过寥寥。但我很喜欢她,清清落落的气质,没来由让我想起几米漫画中的小鹿。

准确地说,我看到的并不是她,而是她们。我看见吕晓雅跪坐在地上,三五个女生将她围成一团,她们扯住她的长发,一个戴着黑色耳钉的短发女生叉着手,趾高气昂地站在她面前,扬手一巴掌,又一巴掌。吕晓雅并不试图反抗,也不显得痛苦,倒是有种事不关己的冷漠。女生对她的反应十分不满,一脚踢向她的腹部。她蜷缩在地上,看到了不远处的我,她的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绝望。跟她对视时,我的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而小兽开始长啸,不同以往,它的叫声尖锐而刺耳,我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我不敢上前,只是僵硬地呆滞在原地,直至这场殴打终于结束。我听见小兽绝望的凄厉着,身体的颤抖让我不得不蹲下身抱住膝盖,心中不断的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

吕晓雅慢慢站起身,从我身边离开时,她说:“别害怕。”我无法确定她是对我说,还是在告诉自己。

第二天,班主任让班长把最后一排靠门的桌子搬到阳台。

“老师,为什么要搬桌子啊?”

“吕晓雅退学了。”

我无法直面回忆,更无法直面那个怯懦可悲的自己。我开始疯狂地刷题,做完一张又一张试卷,妄想用空虚的充实带自己逃离。压在心底的秘密是熟透却不被剥开的橘子,在里面千丝百缕地烂掉。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开始重复着同一个梦境。梦里吕晓雅依然蜷缩在地上,她并不说什么,就这么看着我,眼神死寂而空洞。我想抱抱她,告诉她一切都过去了,恳求她的原谅。还未等我走近,她就突然消失。我看见,一头小兽,一头被捕兽夹困住的小兽,腥热的血从它的伤口处流出,它的嗥叫尖厉刺耳… 梦中,小兽越来越虚弱,它不再长啸,只是偶尔发出低沉的呜咽,像将死之人的呓语。我总在午夜时分惊醒,清晰地感受着死亡的宿命。

我终于失去了它,那晚的月亮很圆,月光在走动与停留之间摇晃,小兽沉沉睡去,它正做着一个永不会醒来的美梦。

偶尔,在铺满月色的深夜,当露水模仿着十七岁时的旧样子漫上来时,我开始想念,想念寄居过的小兽,想念记忆中的自己,那个坚信自己生而为王的自己,那个在中死去的自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兽

《小兽》是由网络写手浮生01关注创作的一部奇幻玄幻小说,首发于纵横中文网,尚在连载中。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