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时间:2018-12-13 12:12:33

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崇宁二年的东京,桃花开得很早,但败得更快。

当长亭外的最后一片桃花无声坠地时,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喝完最后一樽离别酒,带着些许不舍、些许哀怨、些许愤怒,离开了她生活了三年的东京。

三年前,她来到了这座城,带着青春的笑脸,带着惊艳京华的才华,带着对爱情的向往,三年后这座城用政治的冰冷将她改造成了一个哀怨的少妇,并无情的抛弃了她。

而她真实的人生,才刚刚拉开序幕。

。

李格非字文叔,山东济南人,出身书香门第,其父是仁宗朝名相韩琦家的门客文士,李格非早年勤学苦读,特别致力于经学的研究,当时的科举应试内容主要以词斌为主,但李文叔却不走寻常路,一门心思放在了经学上,撰写了数十万言的经学专著《礼记说》后方得以登进士第(事实上,李格非诗词上功力亦相当深厚,时人不仅将他列入苏门后四学士之列,甚至认为他的诗文功力超过苏门前四学士的晃补之秦观)

虽然李格非长相英俊,但却不识风月一心埋头做学问,个人终身大事都被耽搁很长时日,做光棍一直做到三十多岁的时候才娶妻成家,但是好饭不怕晚,李格非迎娶到了北宋仁宗时期宰相王准的孙女。

王氏可算得帝国后期豪门中的豪门,王准王硅父子二人连续当上了帝国的执宰,就连当时不可一世的童太尉童贯都愿拜在王门,认王硅为干爹;除了王准王硅,王家的另一显著特点是王家的女人们挑老公眼光毒辣(当然也可能是王家榜下捉婿队伍的业务能力太强)王家女婿个个都是非凡之辈,老王准的九个孙女婿(包括李格非)在内的九个孙婿全部登科进士,其中郑居中、邓询仁、许光疑三人为翰林学士,而曾孙婿中,秦桧和孟忠厚相继拜相开府。王氏女婿已经成为了北宋帝国的金字招牌。

迎娶豪门大小姐后没有给李格非带来什么物质和仕途上的飞跃,李格非从冀州司户参军调任郓州教授(类似分管教育副局长)当时的郓州郡守看他家庭经济情况不好,特意照顾他让他多兼一个职位,多拿份工资,但李格非认为应该敬业尽职,一口拒绝上司给他搞兼职的机会。

而这种性格贯穿着李格非的宦海生涯,他绝不肯为时局权宜改变,这种执拗的性格和不肯变通的书生意气及才学得到了以苏轼为首的旧党文学精英们的赞赏,后来成就了他苏门四后学士的名头。

当然这也不仅仅是李格非在文坛上的名头,但这也是他在帝国政坛的身份标识—旧党。这才是李格非尽管有背景也有才学,但在神宗朝时仕途一直不得志的真正原因。

李格非仕途上的春天来自于哲宗皇帝元佑时期,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人士又走到了舞台的中央,包括李格非文学和精神上的导师苏轼苏大胡子也重返东京做上了翰林学士知制诰(为皇帝起草诏书的秘书,正三品)李格非很快也被启用,在元佑元年入补太学录,很快升任太学博士并校书郎,入馆职,就在这个时期,他与同任馆职的廖正一、李禧、董荣被时人赠予了苏门后四学士的名头。

哲宗后期,章淳为首的新党重新得势,旧党人士又遇打压,章淳到很是赏识李文叔,给了他改换阵营的机会,让李格非为检讨,编类元佑诸臣章疏,但李格非拒绝出卖党友,结局也很简单,被贬出京,任广信军(今河北徐水)通判。

李格非在广信军没当呆多久后又被召回东京,升任礼部员外郎。

再到东京的时候,李格非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已到出嫁年龄,是该为女儿务色一个夫婿的时候了。

。

他派人到济南老家,把十六岁的李清照接进了开封城。

李清照带着年幼的胞弟李迒从偏远宁静的济南乡间静悄悄的来到了东京城,这座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翻开了她青春的诗篇。

东京的繁华富丽新奇像一道催化剂,让少女清照才思泉涌,当李格非拿出小女自称学填词不到一年的习作给自命不凡的学士翰林们欣赏时,带给他们的则是震撼和发自于肺腑的仰慕了。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

。

其词意境之高,用词之妙,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绝妙的词竟然出于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小丫头之笔。

李家的闺女一词出而惊京城,东京的文人们都知道了文叔有女堪传业”才女李清照的名头开始在东京文化界打响。李格非家成了东京城文人特别是年青的书生们最向往的文化沙龙”谁都想一睹这位东京文化界新宠的芳容。

李格非是乐于见到这种局面的,一来他为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百年难遇的文坛才女而自豪,二来他也可以这些年轻人中为女儿挑选未来的依靠。

不久后的一天,一个叫赵明诚的年轻太学生和朋友们来到了李府。在李府的花园中遇见了李清照,关于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相逢,李清照后来在《点绛唇》一词中如是描述: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人来,袜划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

词讲述的是一个清纯的少女见到年轻帅哥的羞涩、好奇,以及对爱情的向往。这首李氏青春宣言产生于一个复杂而微妙的时代,在那个时候司马光家的女眷们已经开始严格遵循男女授授不亲的新女性准则,以苏东坡为代表的男人们也开始迷恋女人性感的小脚,但那个时候朱淑真们还可以人约黄昏后”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而才女唐婉被老公陆游无情抛弃后还可以找一个家世不错的皇族帅哥,李格非家的女儿则可以轻狂的沉醉不知归路,还可以妩媚的倚门回首,舒展青春。

那天赵明诚嗅到的不是青梅味,而是爱情的芬芳。

回家他向父亲赵挺之说他看上了李格非家的闺女。

赵挺之家的儿子娶李格非家的闺女,这档子新闻如果在两年前的东京传出,一定被认为是最冷的政治冷笑话。

赵挺之是山东密州诸城人,熙宁三年的进士,和李格非的仕途经历大抵相同,曾经先后做过登、棣二州教授,通判德州,并在元祐初年入馆职任秘阁校理,哲宗时代任过太常少卿,权吏部侍郎,中书舍人、给事中等职。

但赵挺之从入仕那一天起就是一个坚定顽固的新党。王安石变法的支持者。他在做德州通判的时候。曾大力推行市易法。他的强力措施却遇到了一个下属—被贬到德州的一个镇上做镇长、号称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的反对。两人在公共场合干了不少嘴仗。

黄庭坚对赵挺之的恶感很自然的传到了苏东坡那里,赵挺之在入馆职的时候就遇到了苏大胡子的反对,说赵挺之聚敛小人、学行无取

虽然算得上半个老乡(同为山东人)但李赵二人之前的关系是可以想象的,两家做姻亲,有牛头不对马嘴之嫌。

如果早两年,平素就讨不到赵挺之喜欢的老三说要娶李格非家的闺女,等待赵明诚的恐怕只是一大耳光,但是时局是变化的,赵明诚向父亲提及李家的闺女的时候,正值徽宗建中元年(公元1101年)年轻的徽宗皇帝上台伊始,而真正当家却是向太后向老太太,向老太太是个温和厚道人,这些年看腻了新旧两党斗得死去活来天下没有个安宁,把年轻的皇帝扶持上后老太太发话了,什么新党旧党都是我老赵家的家臣,别闹腾了,大家帮衬着让新皇帝过两天太平日子。

于是徽宗皇帝初期的基本国策就拟定为两党兼用,以苏东坡为首被流放贬抑的旧党相继被召回京,而曾布等新党骨干还仍然得到重用。

在建中元年,无论是在崇政殿上还是樊楼酒家,如果还有新旧党人横眉冷对吵个脸红脖子粗的话,那就相当不识时务了。

这个时候,赵挺之的儿子看上了李格非的闺女,两个年轻人的儿女情长正好迎合了当下的时局。

于是赵挺之对儿子的婚姻挺之,他为了促成和李家这门亲事,还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时任礼部侍郎的老赵在单位上向同僚吹风,说他梦见了自己的儿子将来娶的媳妇是一个大才女、女词人。

同事们说现在东京最有名的女词人就是李员外郎家的闺女了。

于是赵挺之找到李格非,正式替儿子提亲。

李格非有些为难,和一个新党骨干—还是老黄最厌恶的赵挺之做亲家,他并不是很愿意,但是眼下的时局,拒绝这门亲事,难免被人指责为搞不和谐,和当今的圣上皇太后唱对台戏。

更最重要的是,他很是欣赏赵明诚这个年轻后生。

虽然老子是旧党人士鄙视的新党头目,但赵明诚在李格非的旧党文化圈中的口碑却很好,少年老成的赵明诚幼年时便开始痴迷金石学,当时诗人谢逸便说他向来问字识扬子,年末二十如苍老在他十六七岁时,便在金石学界崭露头角,而在十八岁的时候,当时据传传国玉玺在咸阳(今陕西咸阳)出土,送到东京后,将作监李诫亲手摹印了两枚,其中一枚就是送给赵明诚的,此时的少年赵明诚在帝国的金石界已经举足轻重。当时有苏门六君子之称的陈师道是赵明诚的姨父,陈师道为人狂放,相当瞧不上一心搞新法捞钱的赵挺之与赵家从不往来,后来陈师道穷困潦倒大冬天的连件御寒的都没有,其妻跑到姐姐家借了一件大衣,陈师道知道后把老婆痛骂了一通,大有饿死不食赵家食的意思。但是陈师道对赵明诚这个子侄却是欣赏疼爱有加,经常与其通信联络,交流激励,而陈师道和李格非私交很好,没少在好朋友面前夸自家的子侄。

李格非有些拿不准,他征求了女儿的意见,清照的脸如羞答答的玫瑰瞬时绽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赵李两家婚事很快定了下来,靖和元年,二十一岁的太学生赵明诚迎娶了东京第一才女年仅十八岁的李清照,这长时间成为当年开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这是令时人和后世都羡慕的金童玉女。他们的爱情,注定成为了传唱的经典,但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爱情之花是开在了怎样一个特殊的政治土壤中。

嫁入赵家最初的日子,对清照来说,宁静中带着甜蜜,不仅和夫君相敬如宾、情投意合,在赵府和公婆相处也算和谐,因为她才女特殊身份,她并没有像其它大户之家媳妇那样,过多的承受家务和女工的束缚,公公赵挺之亲自发话了,老三家的是我大宋不世出的大才女,别在我赵家给埋没了,特殊人才特殊待遇,清照每天只需要给公婆拜完早安,就可以安心的到赵府收藏颇巨的书阁流连书海。

赵明诚那时还是太学未毕业的学生,不能长时间在家,但只要学校一放假他就往家里跑,陪在家的妻子,而博学的妻子也让赵明诚在事业上(金石学)有了知音。赵明诚经常带着妻子去大相国市的万姓集贸市场,无论有无收获,他们都会去旁边的天桥附近,来点小吃一饱口福,或邀上一二知已好友,找家条件上好的正店,呤诗作斌,喝酒赌钱(后人说清照为酒鬼清照赌鬼清照,大概也是那个时期留下的名头)日子过得羡杀神仙。

。

幸福时光总是过得太匆匆,向老太后在前台主持了大半年工作后就宣布下野,由年轻的新皇帝来接管,徽宗皇帝当家后,还是能挣钱的新党比较合新皇帝的胃口,原本在杭州道观里当主持的蔡京重回开封,官拜尚书右丞,站在了全新的政治舞台中央,成为之后二十年的政坛主角,另一个活跃的身影是他的新党同盟赵挺之,官拜尚书左丞,蔡赵二人成为了年轻的皇帝的左膀右臂。

蔡京当权后的第一件事是重将元祐旧党打下政治舞台,崇宁元年(1102年)以苏轼兄弟为首的十六名重要元祐旧党被贬出东京,李格非在这份名单上排名很高,第五,被罢免了京东提刑之职。

。

父亲遭难,新媳妇李清照向公公赵挺之伸出援手,得到的答应是沉默。

赵挺之确实是为难的,北宋政坛风云变化得太快,赵李联婚,或许在一年前还是他赵挺之的政治资本,但瞬间就成了他的政治累赘,包括这位名满京城的才女儿媳妇。

涉世未深的李清照对公公的态度很气愤,写下一句何况人间父子情后甩袖而去,这也成为日后赵挺之的政敌们攻击他冷面无情的铁证。

事实上崇宁元年的李格非在旧党人士中日子算比较好过的,一则和赵挺之还是亲家,二来是和李家渊源很深的韩忠彦仍居相位,虽然受排挤贬出京,但李学士在外地应该还是能静心坐下来做做学问。

但当崇宁二年来临时,旧党的冬天就更加寒冷漫长了,帝国加大了对旧党的打击力度,在北宋帝国文人不杀的大前提下,精神成了对旧党打击的主要途径,首先是各级政府机构门前都必须刻元祐旧党石碑以示惩戒,其次苏黄等旧党人士的著作被作为毒草,一律烧毁,不准民间私藏。但这还不足以解恨,崇宁二年的三月份和九月份时又相继出台了两份红头文件,先后规定党人亲子弟毋得擅到阙下”宗室不得与元祐奸党子孙及有服亲为婚姻,内已定未过礼者并改正。”把精神范围扩大到旧党人士子女身上。

虽然赵挺之不属宗室。清照与明诚也是生米煮成熟饭的名正言顺的夫妇。上述文件还暂时不能威胁到赵李的婚姻。但在崇宁二年。旧党人士子弟已经是一个歧视性名词。属于政治上的低等公民。

身在相府的清照感觉自己身后被贴上了,她不仅仅是一个赵家的儿媳,更是一名旧党人士子弟,是公公和丈夫政治上的麻烦,这是自尊心极强的清照所不能接受的,赵府的气氛让她压抑,渐渐喘不过气来。

最后是赵明诚的母亲郭氏代表丈夫和儿子和家中的这个麻烦儿媳谈话,说明诚太学马上毕业,要找工作了(任职)可现在要找好工作政治得过关,今年的文件精神是旧党子弟必须得离京,为了明诚个好前途,恐怕得委屈媳妇你一段时间,离京回娘家暂住些时日,等过了这阵风,再接你回来和明诚夫妻团聚。

话说到这个份上,清照算是明白了,崇宁二年的赵相府中,没有李格非的女儿的容身之地。

离开是唯一的选择。

面对妻子的困境,丈夫赵明诚有心无力,此时的他只是一个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向来比较孝顺的年轻书生,虽然黄庭坚等人的一些书信偶尔提及说赵家的三郎为了心爱的老婆一度和老赵绝交,但这些都是道听途说的小道。也许他也有不满,也许他也会愤怒,但这一切再累加上他和清照的爱情都不可能挽取他和家庭决裂的勇气。

他只能备上一杯薄酒,眼睁睁看着清照离开,肝肠寸断、无能为力。

而清照,只能把所有的哀愁写进那首《七夕》的《行香子》词中,选择离开。

革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千重。纵浮搓来,浮搓去,不相逢。

星桥鹊驾,经年寸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高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是北宋帝国未期政治时局的最真实写照,愁煞的,不仅仅是一对浓情蜜意的恋人儿。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李清照就是这样一位旷世女奇才。南宋女词人,婉约宗主。她和赵明诚的爱情根基我想用八个字评价最好—才貌双全,门当户对。

李清照,词美人更美,赵明诚也是那时众多到婚嫁年龄的女子所想往的对象。而他们俩当时一个是吏部员外郎的女儿一个是吏部侍郎的儿子,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的爱情延续可以用上那四个字:志趣相投。

夫妻都喜好读书,诗词唱和,共同收集金石古玩,校勘题签。赵明诚每每得到古旧书画碑文等时,必是欢欣鼓舞的拉上妻子一同观赏,评价。而李清照有什么好的作品,赵明诚也会以艺术作品为标准去品读评赏。可见他对爱妻才学的肯定与欣赏。

但他们也称不上人间的神仙眷侣。生在多劫多难的年代,夫妻俩聚少离多,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李清照常常写词寄思念。赵明诚也是倍受感动。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把自己写的这首《醉花阴重阳》给丈夫寄去。赵明诚看后,也想给妻子写几首表达自己情意的诗,同时,也想自己一个堂堂大老爷们,怎么能被一弱女子在才气上打败。不服气,闭门谢客,三日得词五十首,将李词杂于其间,请友人评点,不料友人说只有三句最好: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赵明诚自叹不如。可见他们夫妻二人彼此倾心爱慕,既受相思愁绪之苦,又享相爱之甜如蜜的滋味。

不过两个人虽然感情深厚,琴瑟相和。但在那个朝代,男人纳妾,养歌妓实属平常事。李清照常留守家中,赵明诚在外,难免也纳妾,且不止一个。更何况赵明诚常因自己无子嗣,经常夙夜哀叹。这也是李清照的一块心病。

后赵明诚病逝,李清照想要静心整理填补丈夫生前未著完的《金石录》和为了保管好丈夫在世时剩存不多的收藏,改嫁他人,接着又离婚。遭到当世之人的谴责、唾骂与鄙视。晚年境况不佳,常常独伫寒窗,思念她此生唯一真正爱过的男人—她的丈夫赵明诚。

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爱情故事。

900多年前,一个6岁女孩跟随父亲走进了富丽甲天下的京都汴梁。他们来自山东章丘,定居在京城经衢之西”一座被称为有竹堂”的幽雅之地。父亲名叫李格非,女孩便是李清照。

对于李清照来说,来京定居也可以算作回归故里她的外祖父王拱辰家居开封咸平,也就是现在的通许,19岁便以第一名得中进士,是宋代最年轻的状元之一,曾在翰林院15年。

18岁那年,李清照嫁给了太学生赵明诚。赵明诚是位翩翩公子,读书极博,酷好书画,尤其擅长金石鉴赏。他的父亲官至宰相,也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二人门当户对,意趣相投,时常诗词唱和,共同研究金石书画,有着说不尽的喜悦。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这妩媚娇憨的姿态是婚后的幸福,透出李清照内心的甜蜜。

结婚时,赵明诚21岁,在太学读书,尚无俸禄。夫妇二人节衣缩食,经常典当质衣,到大相国寺搜罗金石书画。当时,大相国寺是京城最为繁华和热闹的所在,寺内可容万人贸易,有专门出售书籍、字画和古玩的地方。一旦发现难得的古籍文物却囊中羞涩,赵明诚会毫不犹豫地脱下衣服作抵押。回到家中,夫妻二人灯前对坐,说说笑笑,摩挲展观,无限浪漫与。

闲暇之时,他们赏花赋诗,倾心而谈,有时还会玩上些智力游戏。他们斟上香茶,随意说出某个典故,猜它出自哪本书的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猜中者饮茶,不中者不得饮。每次比赛,李清照总是赢。当赵明诚抽书查证时,李清照已满怀自信地举杯在手,开怀大笑,直笑得茶水溅出了怀子。

赵明诚偶尔出京远游,李清照倍觉思念与伤感。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首《醉花阴》是赵明诚在外地时,李清照寄给他的。离别之情,相思之苦,借秋风黄花表现得深挚动人。赵明诚读后叹赏不已,发誓要写一首词超过妻子。他闭门谢客,冥思苦想三昼夜,填词50首,把这首词混杂其中,请朋友品评。朋友反复吟咏,说只有三句最好: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婚后在京城度过了7年快乐时光,他们的生活有如琴瑟和鸣,浪漫而又高雅。正当他们埋首书斋之际,政局却发生了般的动荡,其父李格非与朝庭全力排斥的所谓元祐党人有牵连,罢职远徒。而这个案件恰恰是丈夫的父亲赵挺之审判的。李清照便亲自写诗给自己的公公。三天之后,家产被封,自己的丈夫被罢免官职。于是,她一同丈夫去故里青州居住。

赵明诚重病时期,一位探望者携带一把石壶给这位病榻上的文物鉴赏家看过。赵明诚死后,谣言四起,说他把石壶托人献给金国。李清照为了洗刷冤屈,她便想把多年携带的古董一起献给宋高宗赵构。她追随着皇上逃亡的路线,带着沉重的书籍文物,踏上了惶惶不可终日的逃难历程。从南京到越州,经明州、奉化、宁海、台州,漂泊到海上,又过海到温州,皇帝最后回到杭州。李清照一路追随,雇船求人,历尽辛苦,像一叶孤舟在风浪中无助地飘摇。途中,她贫病交加,身心憔悴,她与赵明诚收集的金石书画也丧失殆尽。

在一个深秋的黄昏,她独自漫步在落叶黄花之中,无边的寂寞阵阵袭来。国破家亡的严酷现实,颠沛流离的悲惨遭遇,终于凝结成浓缩她半生痛楚的绝唱《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在远房亲戚的疏通和劝说下终于结束了追赶。

有一次,朋友邀她去看灯。李清照无心游乐,却想起了少年时代京城火树银花、人涌如潮的元宵之夜: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拈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她独坐屋中,抚今追昔,不禁黯然神伤: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李清照卒于何年何地无人知晓。在历尽悲欢、荣辱之后,她在寂寞凄凉中悄无声息地结束她愁苦的生命。她再也没有能够回到日夜怀想、万分留恋的京都汴梁。

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写李清照和赵明诚的爱情诗。

点绛唇。

蹴罢秋千。

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

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

袜铲金钗溜。

和羞走。

倚门回首。

却把青梅嗅。

浣溪沙。

髻子伤春慵更梳。

晚风庭院落梅初。

淡云来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

朱樱斗帐掩流苏。

通犀还解辟寒无。

浣溪沙。

绣幕芙蓉一笑开。

斜偎宝鸭亲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

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

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

月依依。

翠帘垂。

更挪残蕊。

更拈馀香。

更得些时。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玉楼春。

红梅。

红酥肯放琼苞碎。

探著南枝开遍末?

不知酝藉几多时。

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

闷损阑干愁不倚。

要来小看便来休。

未必明朝风不起。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

红梅些子破。

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

留晓梦。

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

疏帘铺淡月。

好黄昏。

二年三度负东君。

归来也。

著意过今春。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

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临江仙。

梅。

庭院深深深几许。

云窗雾阁春迟。

为谁憔悴损芳姿。

夜来清梦好。

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限恨。

南楼羌管休吹。

浓香吹尽有谁知。

暖风迟日也。

别到杏花肥。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

柳眼梅腮。

已觉春心动。

酒意诗情谁与共。

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

山枕斜欹。

枕损钗头凤。

独抱浓愁无好梦。

夜阑犹翦灯花弄。

行香子。

七夕。

草际鸣蛩。

惊落梧桐。

正人间、天上愁浓。

云阶月地。

关锁千重。

纵浮槎来。

浮槎去。

不相逢。

星桥鹊驾。

经年才见。

想离情、别恨难穷。

牵牛织女。

莫是离中。

甚霎儿晴。

霎儿雨。

霎儿风。

念奴娇。

春情。

萧条庭院。

又斜风细雨。

重门须闭。

宠柳娇花寒食近。

种种恼人天气。

险韵诗成。

扶头酒醒。

别是闲滋味。

征鸿过尽。

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

帘垂四面。

玉栏干慵倚。

被冷香消新梦觉。

不许愁人不起。

清露晨流。

新桐初引。

多少游春意!

日高烟敛。

更看今日晴未?

减字木兰花。

卖花担上。

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

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

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

徒要教郎比并看。

瑞鹧鸪。

双银杏。

风韵雍容未甚都。

尊前甘橘可为奴。

谁怜流落江湖上。

玉骨冰肌未肯枯。

谁教并蒂连枝摘。

醉后明皇倚太真。

居士擘开真有意。

要吟风味两家新。

李清照嫁到诸城,关于李清照未嫁时的诗词的介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李清照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山东章丘人,宋代(南北宋之交)最著名的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李清照是中国古代罕见的才女,她擅长书、画,通晓金石,而尤精诗词。她的词作独步一时,流传千古,被誉为“词家一大宗”。她的词分前期和后期。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多描写爱情生活、自然景物,韵调优美,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