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香醉倒庄稼人,关于麦香炸鸡腿加盟的介绍

时间:2018-12-08 12:23:10

麦香醉倒庄稼人,关于麦香炸鸡腿加盟的介绍

黄海的风掩不住初夏的喜悦,笑着从黄灿灿的麦田走过,海州湾西岸一片丰收景象。海风犁起的麦浪一波推着一波,麦香泛着咸,象一壶掀开了瓶盖的陈年老酒,溢出醉人的味道。收割机的轰鸣,成袋的麦子被装进了车,乡村的水泥路成了晒麦的场,木锨顶着风,旋扬在半空,风吹走了尘土和草屑,饱满的麦粒雨点般地落下,奏着丰收的乐符。翻麦的村妇,不断地用木锨推耕着麦粒,彩色的头巾在娇阳下飘动,透着劳动的愉块,洋溢着健康的气息。

我的老家是个叫柳杭的临海村庄,一半的人下海捕鱼,一半的人耕种庄稼。我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喜欢被管和束着。十几年前,我从居住多年的城市水泥森林中,搬进老家自建的四合院,在县城边开拓了一块荒地,办了个林木农场,成了地道的庄稼人,天天都听到脆而甜的鸟叫,雄壮昂扬的鸡鸣。庄稼人的汗渍味,麦子的清香,塞满了初夏的季节。临海的位置,风是湿的,味是腥的,只有麦子和稻谷飘香时,才淡去海腥的味道。我的前邻是个尖刻的妇人,她打我那块宅基的主意太强烈了。我建房时,指着我说,看你混成啥了,从省城,到市里,成了农民,你看俺两个弟弟都在当官,一时我无法接茬。这么多年下去,我的农场经营得风生水起,从没去羨慕谁。麦子成熟的季节,天天穿行在麦田小道,黄的麦,红的太阳,彩的霞,尤其是撩人的麦香,酿起醇厚的微醉。看树杈上盘旋的喜雀,听长空中悦耳的鸟语,天阔海空的心境,一片释然。

太阳不知不觉西坠下去,于是,西天那片彩色的晚霞,唤着鸟儿回归。夕阳象个醉汉,红晕的脸,渐渐消失在地平线。蹲在路旁扬场的男人,怢义地吐出最后一口烟圈,招呼着女人收麦。成群的鸟还盘旋在余辉中,久久不愿离开到处都是麦粒的茬地,一天的收获,响起了饱嗝,撒下的叫声,抛出千万个兴奋的乐符,掷在地上,溅起了一支又一支欢快的丰收之歌。

夜幕挤走最后一丝晚辉,家家的灯光亮了起来,家狗们也呼应着响声一片,欢呼着主人的回归。大街小巷飘溢着饭菜的香味。邻家男主人披着一身疲惫坐在桌前,女人端上热腾腾地菜,男人熟悉练地掀开酒瓶盖,热辣地烧酒在肚中烧开来,小眼慢慢地红了,看女人的眼神便粘了起来,说着温存地话,讨好着。这曰子,着实被丰收的气浪冲大了头。女累,仍然殷勤地侍候男人,不时抛去一个奖赏的媚眼,赶明儿耕地插稻还要男人牛一般地使出力气,小村的女人很会哄人。

入夜,庄稼人都枕着麦香入睡,甜甜的梦,跳跃着无数颗星星,一切这么安然,女人柔软的手掴着男人的脖,盘算着丰收的支配。麦收的曰子也象流水一样,淙淙流淌,平凡的生活甚至一点涟漪也没有,年復一年地重复着。家院里,我喂了几只鹅,每天换水喂食,成了我必做的事。鹅圈里,不时有鸟飞来,吃着残剩的饲料,几只鹅也从不去管牠们。喂罢鹅,开车去苗圃地,开始了一天的谋生。每天回来时,无论多晚,鹅们都会迎着我的脚步声,叫上一阵,天天如此,也便习以为常。闲时,我常在这平凡而静谧的院子里,去寻觅唐宋田园诗人那些字句,对照出来的意境,找出的那些生动,乐趣而充实,日子如小溪流水。我觉得人这一生,不要管别人怎么说,少些欲望,多些满足,就是对自己的负责,何况年年都有燎人的麦香。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丰收

丰收,男。1950年出生,男,河南省夏邑县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作家协会主席、一级作家。著有长篇报告文学《中国西部大监狱》、《梦幻的白云》、《西上天山的女人》,中篇报告文学《来自兵团的内部报告》等,作品次获国家、省部级文奖。1995年主创并撰稿的六集电视纪录片《最后的荒原》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1995年获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国报告文学理事,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