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记忆(三):一束花

时间:2018-12-07 16:47:48

草原记忆(三):一束花

草原记忆(三):一束花

草原干枝梅。

那是下乡第一年的冬天。巴尔虎草原的天然牧草都是矮小的,所以不用很大的雪,草原上就一片洁白光亮。因为是高寒地区,积雪在很长时间内都是松软的。西北风吹来,雪原上就流动着雪的流沙。那一天,我在背风的山坡下放牧着羊群,看着雪的流沙随着风势忽而湍急忽而缓慢的流动。忽然,风势大了起来,像是从山坡顶端俯冲下来,刚才还安静觅草的羊群,好像被鞭子轰赶着,齐刷刷掉转方向朝背风的方向奔跑。我急忙策马截住羊群的奔跑,并把羊群向低洼背风的草场赶去。这时,我蓦然看到,在羊群走过的地方,雪的流沙托举着几团云霞般的色彩在飘荡,好像没根的骆驼刺,但又比骆驼刺柔和些艳丽些,一团一团扑扑楞楞随风滚动。在天地一片银白的世界中,平添了一抹俏丽的色彩。我下马扑在雪地上,把这几团有颜色的草棵子揽入怀中,抖落它们身上的雪花定睛一看,哇!原来是几大束盛开的小花!仔细看:花形有些像牵牛花,呈喇叭状不分瓣,没有,花体的质地有些像纸,花朵密集,一个花束有上百朵甚至几百朵小花,花枝又干又细,没有一片叶子,轻轻抖动,花朵相碰还发出沙沙的响声。但是不管怎么抖动,一个花朵也不掉。一个花束一个颜色,几个花束堆在一起,淡粉的、淡蓝的、淡黄的还有淡白的、淡绿的。是那样的柔和淡雅又是那样的美丽热烈。拥抱着这些美丽的花束,让我忘记了是在零下30多度的内蒙古高原上。

转年,牧草茂盛野花盛开的季节,我开始寻觅那些小花的踪迹。终于找到了!不是在湿润背风的山沟里,而是在迎风朝阳的山坡上山顶上,从几乎没有土壤的岩石缝隙中,顽强的伸展出来,悄然开放!巴尔虎草原上野花的品种不是很多,但是花开季节也是姹紫嫣红五彩缤纷的。红的灯笼花,黄的车前菊,紫的马兰花,白的野韭菜花,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无论什么颜色都是鲜艳的,娇嫩的。唯有那一束束质地如纸的小花,是那样的平和、谦虚、低调,不施粉黛素面朝天。好像在盛妆舞会上贫穷的灰姑娘。然而,当盛夏过后百花凋谢的时侯,那一团一团的小花却依然故我,始终是那样沉着谦和的开放着。直至草黄了地白了整个草原都冻僵了,这些小花依然迎风怒放!其实她们早已走到了生命尽头,但是她们却慷慨的把美丽留在人间,让寒冷的草原时刻都传递着春的!她们索取的那样少留下的却是那样多。她们默默无闻却又留芳久远!我始终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于是我把她们叫做草原干枝梅。 2007.9.30。

草原记忆(三):一束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草原

草原属于地球生态系统的一种,位于干旱半干旱地区,分为热带草原、温带草原等多种类型。草原上生长的多是草本和木本饲用植物。草原是世界所有植被类型中分布最广的地区。世界的草原早有定义:Steppe,Prairie,pampas,veld,savanna。分别是专指蒙古高原草原,以及专指北美洲,南美洲,非洲,热带的有树草原。草原储存的二氧化碳量占全球总存储量的34%,有重要碳汇功能,要认真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