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仓儿案是怎样一次事件?为什么多次审判都未能解决?

时间:2018-12-06 22:53:09 公众号:lishi

本文为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赵培文

满仓儿案,原只是明朝孝宗时期一件武官女儿被骗卖案件,但经过几次审判依旧没有解决,最后惊动明孝宗,引发三法司会审,该案件并无特殊之处,却透露出明朝中后期的司法混乱与官员行政的腐败低效率。

明朝孝宗时期,千户吴能虽然境遇贫困,但女儿满仓儿颇有姿色,因而吴能一直希望能为女儿觅得一户好人家。吴能为官,女儿姿色也尚可,按理说有会有许多人家来提亲,但却一直没有人来同吴能说亲,随着女儿的岁数渐长,自己身体也不好,所以吴能便委托媒婆说亲,不久媒婆便与吴能说皇亲国戚周彧家中意满仓儿,想结下这门亲事,吴能听说是周彧,所以欣然同意,随后就将女儿交付于媒婆,不久吴能便撒手人寰,但吴能万万没有想到媒婆是在骗他,媒婆在得到满仓儿后转首就变成了人贩子,将满仓儿卖给了乐妇张张氏,吴能好歹为千户,区区一个媒婆为什么敢卖他女儿?原来吴能隶属于明朝彭城卫,但彭城卫并不属于亲军,且不隶属于五军都督府,因而吴能虽为官但权力并没有多大,因为如此,媒婆看吴能无权又无财才敢做出如此之事。在被卖到张氏手中,满仓儿并没有安稳下来,之后又被张氏卖给乐工焦义,不久焦义又将满仓儿卖给同是乐工的袁磷,最终满仓儿沦为歌妓。吴能虽死,但其妻子聂氏还在,满仓儿被媒婆接走后久无动静,聂氏便问媒婆要人,这才知道自己女儿不仅没进周彧家,反而被人倒卖成了歌妓,聂氏便同儿子前去寻女,但满仓儿以为是父母将自己卖了,因此对聂氏心存怨恨,不愿同其回去,聂氏便将满仓儿强行押回家,满仓儿是袁磷花钱买来的,满仓儿回家,袁磷当然不同意,便与聂氏交涉,无奈聂氏软硬不吃,袁磷便将聂氏告至刑部,由此案件到了刑部郎中丁哲手中,经过丁哲、员外郎王爵后,判满仓儿回家,并对袁磷处以苔刑,不久袁磷因为伤势加重死去。

满仓儿案是怎样一次事件?为什么多次审判都未能解决?

明朝衙门

满仓儿回家,袁磷被惩处,案件至此应该结束了,但袁磷妻子不服,而满仓儿在当歌妓时被东厂杨鹏的侄子看上了,二人便厮混起来,现在满仓儿被判回家,当然心生不满,便怂恿袁磷妻子向东厂状告丁哲等人,并伙同乐妇张氏串假供词,说满仓儿已嫁到周彧家,并让满仓儿躲藏起来。而杨鹏早就想打压刑部,正好借此机会动手,便对聂氏严刑逼供,让其承认贿赂了丁哲等人,要求镇抚司治罪丁哲、王爵,随后镇抚司将结果呈奏明孝宗,但孝宗认为此案件仍有疑点,要求三法司重审,不久便将真相查明,但畏于东厂权势,其判决结果为杨鹏叔侄无罪,丁哲因苔刑致袁磷死亡处以徒刑,王爵、满仓儿母女处以苔刑。

满仓儿案是怎样一次事件?为什么多次审判都未能解决?

东厂腰牌

如此荒谬的判决让刑部典吏徐珪大为不满,随后上奏孝宗,说明真相,并对东厂和三法司提出改革意见。但此奏却引起了孝宗的大为不满,便将徐珪打回原籍为民,而审判此案的官员见势不妙但又碍于东厂权势,便将丁哲罢官革职,贬为庶民并赔偿袁磷的安葬费,王爵官复原职,满仓儿发配至浣衣局,至于杨鹏叔侄等人则无罪释放。

满仓儿案是怎样一次事件?为什么多次审判都未能解决?

明孝宗

参考资料:

1 朱孟阳.《细说明代十六朝》

2《中华法案大辞典》

3 张廷玉.《明史》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满仓

满仓,就是把账户里所有的资金都全部拿来建仓,不留一分回旋余地。

吴能

吴能字也墨,1955年生,江西南昌人,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家学会高级会员,景德镇书法家协会会员,景德镇画院,龙珠画院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