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士一去|350万川军谱写的抗战悲歌!

时间:2018-12-06 22:53:05 公众号:lishi

抗日战争是第二次下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英勇悲壮的民族解放战争。300万川军出川抗战,64多万人伤亡,其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川军同全国同胞一起以血肉之躯筑成一道国防长城!

壮士一去|350万川军谱写的抗战悲歌!

8年战争,川军在抗战中以硬战、血战闻名,前后出川350万兵员,为全国各省之冠,伤亡约占全国的20%,共64万余人伤亡,其中阵亡26万3千多,负伤35万6千多,失踪2万6千多。

除了英勇顽强外,装备过于简陋也是重要原因。有七位将军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各部的官兵因伤亡换了几茬,出现了无数的可歌可泣、慷慨激昂、悲壮英烈、令人热血沸腾和肃然起敬的事迹。

对于这段历史,李宗仁将军曾说:“八年抗战,川军之功,殊不可没”

说:“不亡,中国不灭”

何应钦在《八年抗日之经过》一书中记载川军出川人数令人震撼:抗战8年中,包括西康省及和军事学校征的10万余人了近350万人的兵源充实前线部队,占全国同期实征壮丁1405万余人的四分之一!

350万军队血战疆场,牺牲26万余人,在这场中华民族反抗外侮和争取民族独立的战争中,川军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据中央宣传部发表的不完全统计,抗战中各地献金总额为5亿多元。这些钱,是人民一滴一滴地挤出来的血汗钱!这笔巨款,有力地支持了抗战。

壮士一去|350万川军谱写的抗战悲歌!

川人勇敢无畏的精神可以说是独步华夏,没有其他省份的人可以比得上。抗日战争期间,人砸锅卖铁以一个省份,承担了全国百分之三十的供应,和十分之一兵源。党报《中央日报》一则报道中讲到:抗战期间一而再再而三的捐款,有很多要饭的都把口袋翻空地投钱。

8年抗战,安置了当时的机关57个,内迁企业近700家,内迁高校48所。一面是政府机关、工厂、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入川,托身于这片辽阔的大后方,继续支撑危亡的中华民族的脊梁;一面则是川军的出川抗战,大量子弟血染沙场,才换得了后方宁静的课堂与车间,实验室和办公室。

我们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个辽阔的大后方,没有这片土地对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挽救,抗日战争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过程和结果。我们能看清楚的事实是,正是有了不绝如缕的入川与出川,全民抗战的事业才真正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让那个时代的所有中国人都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川军精神,永彪史册!

首先,让我们记住两位英雄父亲:

新津县的爱国模范、72岁高龄的高尚奇,十分痛恨侵略者,他将4个儿子中的3个先后动员去参军抗日,仅留老三高光田在家做小生意维持―家六口人的生活。

英雄父亲,安县的王者成,送其自动请缨出征的儿子王建堂时场景更催人泪下:他赠送给儿子的竟是一面“死”字旗!他在白布旗正中写了个大大的“死”字,旗子左方写道:

“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于,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壮士一去|350万川军谱写的抗战悲歌!

热血请缨的杨森和刘湘:

抗战爆发后,川军将士即纷纷请缨参战,当时的川军将领杨森是这样说的:“我们过去打内战,对不起国家民族,是极其耻辱的。今天的抗日战争是保土卫国,流血牺牲,这是我们军人应尽的天职,我们川军决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要洒尽热血,为国争光”

这段话可谓代表了广大川军将士的心声。杨森虽然是一名军阀,但很有民族气节,当年驻防川东门户万县,就曾率部与英国海军血战。

而省主席刘湘更被认为是“七七”事变后第一个通电请战的高级将领(“七七”后第三天)他说:过去打了10多年内战,报不出帐来。今后有了抗战的机会,我不能不尽力报国。

一个月后,刘湘飞赴南京参加最高国防会议,临行时,各界上万群众到机场为他送行。刘湘这个老谋深算的大军阀,在面对万众一心的抗战时局时,也变得慷慨激昂起来。众多士绅、谋士、川中父老都苦劝正在患病的刘湘不要率军出征,但他执意抱病亲率首批十万川军出川抗日,说是要以血战一赎川军10年内战的罪过、洗刷川军“打内战”的恶名。

他发表了《告川康军民书》的文告,宣布:可出兵30万,供给壮丁500万,粮食若干万石。并宣称:川军将从尸山血海中求得最后胜利。

川军的抗战口号也响亮:“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一日誓不返乡”“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

1937年8月,令川军各部组成第二路预备军,以刘湘为总司令、邓锡侯为副总司令,下辖两个纵队。从9月7日起,川军分别从川北和川东开赴抗日前线。

同年10月,委任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负责督师抗战。将川军编成第22、23两个集团军,第22集团军总司令邓锡候,副司令孙震,辖41、45、47军(由李家钰新6师扩编而来)第23集团军由刘湘自任总司令,唐式遵任副司令,辖21、23军。先将从川北出川的22集团军调往山西,划入阎锡山二战区。当由川东出川的23集团军到达汉口时,又将其划归程潜第一战区,拱卫南京外围。

壮士一去|350万川军谱写的抗战悲歌!

刘湘率领三十万川军出川

浴血抗战,川军将领多殉国

川军参与的重要会战:

(一)征战淞沪 血战到底

川军出川后,最先进行的是川军第43军第26师和川军第20军在淞沪的血战。

上海保卫战中,20军军长以下各高级指挥官均亲临第一线坑壕,与展开阵地争夺战,陈家行、顿悟寺一带形如焦土。20军官兵一心,上下共济,“不顾一切,裹伤前进,其壮烈牺牲之精神,洵是惊人。”与血战7昼夜,打死打伤6,505名,缴获各式枪械360余支。此次淞沪抗战,20军阵亡上校团长1名,少校营长4名,伤亡连长以下军官280余名,士兵8,000余名。

因为20军在上海抗战中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上海抗战结束后,部队撤到南京,杨森立即受到的接见,升任为27集团军总司令。

(二)保卫长沙 痛歼

1939年9月,6个师团10万之众分兵合击长沙,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第15集团军关征麟部和第27集团军杨森部加以阻击。

第1次会战,20军在白沙岭、长寿街等地打退了,并多次侧击、伏击,公路,使机械化部队无法前进,重兵器难以活动,补给护送也很困难。

1941年9月,20万人再次进犯长沙,第9战区投入10个军27万人进行正面抵抗。10月12日,大败向北溃退。杨森下令向敌军合围,20军穷追不舍,一时间杀声震天。败退的在遭到中队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足足走了八天才得脱困,主力部队第6师团更是被20军“包了饺子”差点被全歼。这是在中国中,遭到比在台儿庄还要凄惨的败仗。从9月7日开战至10月12日收兵,打死打伤21075名(伏尸18002具)缴获战马47匹,轻重机枪17挺,三八枪169支以及无数。

3次长沙会战,20军表现神勇,建有奇勋。12月24日,强渡新墙河南犯,20军加以阻击,战斗十分激烈。133师398团第1营营长王超奎率部固守傅家桥,在炮火猛烈进攻下,阵地全毁,死伤极重,仍无一人后退,全营500人最后均战死沙场。在对外谈话中多次提到王超奎,将其作为中魂大加赞赏,说:“中国只有断头的将军,没有投降的将军,守卫长沙的王超奎就是例子。”

中队的顽强阻击,扼制住了南下的势头,保卫了长沙的安全,中国出现了胶着的局面。

(三)徐州会战:21军、22军建奇功

徐州会战,川军21军防守南线,其中145师守广德,在优势敌人的围攻下,阵地失守,师长饶国华毅然率剩余仅一营部队冲入敌阵,以图恢复阵地,终因寡不敌从,身陷重围,弹尽援绝,将军不愿做俘虏,举枪自戕殉国。144师师长郭勋祺也在战斗中负重伤。

22军1937年底编入李宗仁战区,参加台儿庄战役。1938年3月,著名的台儿庄战役打响,滕县一役,川军著名将领、122师师长王铭章,奉命驻守滕县。

3月14日以万余人的兵力直攻膝县城。这时滕县城内能战斗的兵力只有两千人。主力板垣师团猛攻滕县不下,以大炮飞机狂轰滥炸,使县城变成一片焦土。在局势危急之际,他亲自指挥与巷战,在中心街口不幸被占领城墙的机枪扫射。王铭章身中数十弹,身负重伤。为了不做俘虏,他高呼“抗战到底”举枪自戕,壮烈殉国。

王师长殉国后,全体官兵拼死战斗,战至最后一人,伤兵不愿做俘虏,以手榴弹与冲进来的敌人同归于尽。腾县一役,122师全师5千余人,共击毙四千余人。

王铭章为国捐躯后,追赠为陆军上将。5月初,他的灵柩抵武汉大智门火车站时,万人空巷迎灵。代表吴玉章、八路军代表罗炳辉等参加迎灵公祭。1938年6月15日,成都八万多人到牛市口迎接亡灵,8月30日将忠骨运至新都安葬。在成都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铸造了将军骑马铜像,表达了人民对抗日英雄的崇敬。

在腾县以北的界河、龙山一带布防之131师陈离部,也伤亡4千人。

正是川军的巨大牺牲才换得台儿庄战役的巨大胜利,李宗仁曾挥泪而言:“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战斗任务,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后来,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再次感慨,“城中残留官兵,均战至最后,以手榴弹自戕,无一被俘投降。奉命之忠,死事之烈,克以保障徐淮,奠定抗战之基,睢阳之后,一人而已…”

当王铭章师长阵亡后,四十七军军长李家钰撰写一幅挽联相赠,其中有“对邦家惟殄瘁,愿后死继勋名”的句子。但能真正从内心深处理解这个句子鞠躬尽瘁、前赴后继含意的,恐怕只有挽联的、正在枪林弹雨中的铮铮硬汉李家钰了。

(四)豫鄂湘桂战役: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中弹身亡

李宝钰部第四十七军,长期在晋东南作战,后编为36集团军,驻守河南。

在豫鄂湘桂战役中,由于上层指挥不力,豫西各部在混乱中转移,36集团军因是杂牌军,奉命担任掩护,转移途中司令部直属队不幸与穿插分队遭遇,总司令李家钰当场中弹身亡,成为抗战中殉国的川军最高级别将领。追赠为陆军上将,举行国葬。1984年5月,追认为“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烈士。”

壮士一去|350万川军谱写的抗战悲歌!

倍受排挤的“杂牌军”

然而,川军将士作为“杂牌军”饱受内的排挤和非难。

例如在1938年冬召开的衡山军事会议上,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把武汉会战中南岸的某些失利往川军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头上推。说王陵基的第30集团军毫无战斗力,且训练差劲,以致影响南岸全局。军委会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又指责川军第29集团军总司令王瓒绪的部队在武汉会战中作战不力,影响了第五战区战局。接着又指责川军第30集团军王陵基的部队作战不力,影响了第九战区作战。

如此等等,一度几乎形成要拿川军作典型开刀的局面。

后来,刘湘一死,不仅川内军阀一时群龙无首,已经出川的川军将士更是顿时成了没爹没孤儿,境遇如草寇一般。9月从川中出来时,10万人都是单衣草鞋,一路向东,到寒冬之时却没有什么补给,也无人理睬。徒步行军千里,冻饿而死者不计其数。

抗战中的川军是一个缩影,一个参与抗战的千百万地方武装的缩影。抗战中的川军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中队的正规部队,而是一支地方军阀武装。无论是部队的装备和军事素质、部队待遇,都无法与中央军相提并论。但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正是这支部队,用自己大无畏的牺牲换来了“川军能战”“无川不成军”的名声。正是这支部队,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进行了无数次最艰苦、最惨烈的牺牲,为中华民族的民族独立事业做出了伟大的贡献。用自己对民族的忠诚、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向世人展现了中国人的铮铮铁骨,实现了作为军人的价值。

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没有多高的文化水平,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从个人而言,他们也许从来就没有感受过“国家”对他们做过什么,但他们知道,“打内战”是一个军人最大的耻辱!

他们也许曾横行乡里、也许曾鱼肉百姓,但投身于伟大的卫国战争中,他们才真正体会到了一个军人的使命和荣誉!令他们可以无视敌我实力的悬殊而奋勇前行—为了身后四万万同胞,宁可战至最后一人而决不后退!

就象在淞沪会战中端着刺刀与坦克“肉搏”的桂系部队,这些年轻人都曾经为军阀混战卖命、都曾为了几个大洋的赏钱而迷失在内战的硝烟之中,但当民族危难、国家存亡之际,他们的青春依然能放射出夺目的光彩。

在那样的时 代,我们不必苛求他们个个都是完人,我们也不应讪笑他们以刺刀拼坦克的“不理智”正是他们的勇气和牺牲令侵略者为之胆寒、令世人为之叹服、让我们有了今天的民族独立与自由!

他们,都是人民上的铭文;他们,都是人民上的浮雕;他们,理应永远是我们心中不朽的人!

谨以此文向在抗日战争中伤亡的64万川军将士和350万同侵略者浴血奋战的巴蜀子弟以及所有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贡献和牺牲的人们表达最深切的敬意。

壮士一去|350万川军谱写的抗战悲歌!

川军抗日殉国将领录:

李家钰:1891年出生,蒲江人,抗日战争中任第一战区第三十六集团军中将总司令,1944年5月21日,在河南陕县牺牲,追认为陆军上将,成立后追认为烈士。

饶国华:1884年出生,资阳人,抗日战争时任第二十一军第一四五师中将师长,1937年11月30日在广德作战牺牲,追认为陆军上将,成立后,追认为烈士。

王铭章:1893年出生,新都人,抗日战争时任第四十一军一二二中将师长,1938年3月17日在腾县牺牲,追认为陆军上将,成立后,追认为烈士。

杨怀:1897年出生,綦江人,抗日战争时任第十集团军第六0师一八0旅三五九团上校团长,1938年4月5日在靠近安徽省的戴埠牺牲,追认为陆军少将。

张雅韵:成都人,抗日战争时任第七十二军新编第十五师四十四团团长1941年3月24日在江西牺牲,追认为陆军少将。

许国璋:1898年出生,成都人,抗日战争时任第二十九集团军第四十四军一五0师少将师长,1943年10月21日在常德牺牲,追认为陆军中将。

张敬:1908年出生,安县人,第三十三集团军少将参谋,1940年5月16日湖北南瓜店牺牲。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川军

川军一词,可泛指各行业中的四川人士与力量。但主要用来形容清末至抗战结束期间的所有四川省军队。川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进行了大规模的出川抗日,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伟大功勋。川军(包括西康省)在抗战中为中国提供最多人力的省份,占了全国壮丁1/5以上,其阵亡将士亦居全国之冠。川军最为人所赞扬者,即为刘湘于1937年拜别四川乡亲,率领子弟徒步千里、出川抗日的事迹。此后,在全国各大战场都可见到川军的参与,其中著名将领王铭章、饶国华等人,均为川军抗日救国、壮烈牺牲之典范。1989年8月15日,成都市政府将塑像重塑于成都万年场。后移至成都市人民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