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时间:2018-11-19 21:39:22 公众号:remen

写下这个大而不当的题目,有些恐慌,以我17年的经历,怎能概括这浩瀚的生涯。做,阅历那么多的散漫文字,像趟过条漫长的河流,越向前,水越深,渐渐淹没了自身。很多内心的激动,很少为人所知。徜徉在汪洋恣肆的文字的河流,让壮阔的时代洪流覆盖自身,何偿不是幸福!

这是我极为向往的文字事业,我不承认百无用是书生”的说法,干不成别的才来当。我认为,我可以做好很多工作,比如经商、从政、烹饪、织毛衣等等,如果经营家菜馆或服装店的话,以我这样的勤奋,定会年年盈利,到现在定是住别墅、开小车的主儿。而当个有心的好,却要复杂的多。这是因为,实际上是个指挥员,他要调兵谴将,组织稿件,让领导满意,让读者满意,即使倾其所有力气,也未必能够到达的。要了解国家的大政方针,要知道读者心中想要的东西,还要注意考评中心的打分标准,喜欢什么,做成什么样的版才能打个高分等等,这是个饭店老板能做到的吗?

我经营的这方天地与老人有关,我以壮年的磅礴去聆听衰老,想象个人开始大步流星向岁月挺进,走着走着就放慢了脚步,他无法抵御衰老、疾病,就像人们不能只选择春天和秋天,而把严冬和酷暑抛给上苍。他们无可奈何地走进了老年,面对天天逼近的衰老,他们有许多焦虑、困惑。我们是个新型的国家,还没有太多迎接老年时代的经验,他们需要有个耐心的、个有说服力的人给他们说话。这个人要对他们说很多,让老人们树立信心,以达观的态度走完自己的岁月。在近10年的时间,我努力做着这件事,我要成为他们的心理咨询师,迷途中的向导……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二、渔夫的真功夫

的鼻子要比狗都灵,他应该知道哪些人写得好,他们居住在哪里,善于写哪方面的文章。在茫茫人海中,把这部分人从深水中打捞出来,让他们写出需要的文字。这些文字不是通常人能够随便写出来的,名家之所以是名家,是他们有着特殊的思维,是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蛰伏斗室,殚精竭虑,听不见市场上的声色犬马,心向自己的内心开采,把人人心中都有,人人笔下皆无的虚无缥缈的东西组织成为让读者唏嘘、感叹、激动和流泪的文字。需要群这样的人,要想尽办法把他们吸引过来。有了他们,就像个小国拥有样,再也不怕受众的挑剔了。

些沉在苍茫人海,像是被泥土的黄金,珍贵而不嚣张,他们很少给报纸,因为报纸的稿费实在太低了,又是闪即逝的新闻易碎品。发现他们的途径只有条,那就是在浩如烟海的报纸杂志中发现他们,了解他们的心迹,凭着蛛丝马迹找出他们的地址、电话和方式。至于怎么和他们搭讪,全在的约稿功夫。

还有些满腔热情,缺乏功夫,篇篇的稿件像迫击炮的炮弹,篇篇发过来。这是支可利用的力量,只要稍加指点,他们就会写出像回事的文字。报社的拉不开栓的时候,他们还能低档阵。

新闻嗅觉,是个好的天性。靠着这份天性,能够看见条宽广的河流,他不但懂得哪些地方有大鱼,还知道怎样把鱼捞上来。这时候就像个成熟的渔夫,他手中有多少,就等于钓了多少条鱼,想让哪条上版,只需要拉线就是了。

以上说的是副刊,新闻有所不同,可惜没有编过新闻版,只能留着看客想象了。

拿起个版让读者不忍放下,全是的约稿功夫,全是组织才能的体现。当然,也全仰仗和的文笔好、题材新,等等。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三、留双穿越丛林的眼睛

个好会有大量的来稿,像雪片样,覆盖着他的全部生活,现在有了电子,不像以前那样只有寄信的方式。每当打开电脑,打开电子箱的时候,封封来稿就像从口袋里倒出的豆子,滚动着映入眼帘。

这是个的喜悦。这是座未曾开采的金矿,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不管写得好坏,至少要浏览遍吧,这是个起码的心,再不好的稿件,也是的心血,更何况凝聚着对《大河报》的热爱和期待。不知为什么,我在阅读来稿时,常常有种穿越丛林的感觉,读篇好稿,如饮林中清泉、甘甜而清爽,连心灵都被滋润透了。写得不好的稿件,强忍着看下去,寄希望于后面能写出点睛之笔,看了半天,仍然是堆杂草,乱七八糟的没有头绪。脾气不好的会骂上句,这是可以原谅的,要知道,读那些差稿简直像走过垃圾场,污染眼睛,浪费时间。

思想是选稿的尺子,些稿件文字很好,立意不鲜明,不健康,甚至散发着怨气暮气仇气,像花样,虽然美丽,不提倡种植。因此,这样的稿件应该毅然删除,不要犹豫不决,等上了版面,老总要换稿时就不美气了,更不能等开印了再印刷厂停印,那损失就更大了。

有些非常聪明,在来稿的后面把自己的方式写得清二楚,这就给了的可能,需要重写的,数字不清楚的,都可以打电话或发和他们。此时,的手伸向远方,和那个不认识的从未谋面的人开始了谈话,要求他写出什么样的文字,什么时间交稿子,这切,像不像运筹帷幄的将军?虽然是个小小的方形办公区,小得只容下自己的身体,可他利用手中的电子武器,决胜千里之外啊!

有些是需要安慰的,不妨发个电子,不花钱,也能联络感情。别以为报社大了,无人敢欺,众多,不缺这个。久而久之,岂不成了孤家寡人。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四、为出嫁的姑娘梳妆

坐在电脑的屏幕前,那些稿件时,我有种感觉,好像面对个即将出嫁的女子,经过梳妆,穿衣戴帽,过不了多久就签到版上了。虽然很忙活,甚至很费力气,但主要角色不是自己,稿件上永远不会署上自己的名字,为他人做嫁衣裳,这是个的基本性质。

有时候需要为文章重新起个醒目的标题,这是最让头疼的事,有灵感还好说,如果哪天休息不好,或者中午喝了二两小酒,凭不塌的标题让人忐忑不安,有时候走在回家的路上还在想,恨不能将头脑中的词语,用锋利的钢锹翻地样挖地三尺。

我发现所谓耕耘,就是用自己的身体挖掘历史。为了改变种东西,我们需要付出,而这种付出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得到的,它是种隐蔽的劳动,好像个勤奋的蚂蚁,在看不见的战线不停地搬运,生都文不名,最后倒在深深的地下。人们看着每天出版的报纸,不知道个到底做了哪些工作,他们也许会说:咦,这个标题起的好啊,真有水平。”个外行人是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的,就像刚才说到的那个牺牲在地层深处的蚂蚁样,它默默地倒在地下,闭上眼睛,也许它在心里说:我尽力了。”

同时也享受着君王样的待遇,他掌管着文字,对所有稿件有生杀大权。他有权删除文字,有权枪毙稿件,就像批犯那样,对哪些观点、稿多投、事实不明、似是而非的稿件,通通拉出来——删除。对文字的梳理也毫不留情,哪些像野藤蔓样的文字,应挥动手中的镰刀,大刀阔斧地砍伐,把最精炼的文字提到版面上。

文字的过程是其他工作享受不到的,像是删除麦田中的杂草,修改后的稿子整齐、疏朗,像整齐的麦田,微风吹过,浪又浪的麦子闪着金色的光芒,传递着喜悦。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五、 做个辛勤的农夫

也是个辛勤的农夫,耕耘着自己的亩三分地,个拥有多少版面就意味着他拥有多少土地,总毫不犹豫地把版面交给你,该怎样对付,是自己的事情。是精打细算?早起晚归?还是饱食终日,无所追求?年下来,有多少收成,全在自己努力。

组个赏心悦目的好版面并非轻易而举,头条选的好不好,决定这个版的命运。条重量级的头条,也像打仗样,需要策划,提前准备。如果到组版的时候才找头条,等于敌军已经攻到城下,守城的将士还没有找到武器,那是必败无疑。

个好版面就像桌好菜,让每位读者都能找到爱吃的那盘,因此版面要丰富多彩,图文并茂。个好的厨师应该懂得这带的消费者的消费水平、口味,哪些菜受欢迎,哪些菜是卖不出去的。个好何尝不是这样?好把读者的眼球吸引到自己的版面,让他们的目光停留,把这个版从大叠报纸中抽出来,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慢慢读。好组的版面会让读者用剪刀剪得千疮百孔,并且记下他的名字。

多年以来,《大河报》组版都集中在起,似乎各路诸侯相约,群英荟萃。平常不见面的,在组版中心,他乡遇故知般地打着招呼,每位面对电脑屏幕,如同面对心爱的情人,眼睛眨不眨地盯着,为了争取胜利,他们需要奉献出平生所有的智慧、热情和耐心,这时候,他们的身体正在向版面发动次次的战争,用毅力、勇敢和焦虑、疲劳作斗争。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不少人的身体早已透支、伤痕累累,失去青春。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六、签完版之后

组版之余也会爆发嬉闹之声,带着发酵的词语跃出生活的轨道,弥漫在组版室上空。这是种情绪,疯狂地逼向个出口,点燃了压抑气氛的导火索。于是,酣畅淋漓的笑声发作了,像看不见的烟云,在组版中心升腾。笑声敲打着组版中心高大的玻璃窗,发出丁丁当当的响声。每位在座的,笑的或不笑的,都能体会到从沉重到欢乐的过程。

签完版是个最轻松最愉快的时刻,好像自己下了个硕大无朋的蛋。天的劳累,都化作烟云。大样挂在墙上,不知不觉成了炫耀技能的擂台,欣赏这些大样,好像农夫在落日前夕,放下农具,点燃袋烟,眯着眼眺望整齐的庄稼。

我经常望着这些大样眼眶潮湿,这张张从打印机出来的大样,经过多少遍的排版、校对、再改错、再发出,经过层层的审批和签字,才挂在这里。通常是位娇小的姑娘到时候会取下这些纸张,像摘下树上的桃子,她张张地核对,快速地通过电脑联版。在个看不见的通道,没有人知道他们天做了什么,他们以特殊的方式和全世界保持着。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七、在琐碎中得到永生

开稿费,寄样报,给打个电话,这些都是个必不可少的案头工作,很可惜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做了,也许他们以为报大了,没有必要再那么谨小慎微了,再说有些已经成名成家了,还在乎谁呀?!

几乎所有的琐碎都与有关,个好天24小时工作也有干不完的活。这些重复劳动,不代表水平的琐碎,消磨着的时间。我极想在最后的时候说说的修养,这似乎和这些琐碎的事物没有关联。但是,在繁忙的编务之中穿行,他对所付出的劳动,怀着深深的敬意,寄份报纸,让他保留起来;有读者来访,热情地迎上去,回答他提出的疑问……此时进入了另个角色,他在这个社会上什么职务也没有,却担负解决所有问题的。因此包罗万象的问题都会反映到部,而我们不是政府执法部门,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能做到的只是解释。不是所有的都能给读者个满意的答案。这,也许就是差别。个的修养在隐蔽的领域,他身上散法出熠熠之光。这光芒温暖着周围的人,人们说不出这是为什么,但是,和个有修养的人在起,你会感到愉快。

在这各领风骚没几年的有限时间,们忙碌着,拼搏着。他们把文字像堆土豆样垒在起,日复日地向上升高,直到把自己淹没。这,就是个的全部生活。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简介

康丽(本名李社英),女,大学毕业,河南长垣人。曾任职《大河报》主任,副刊部主编、考评中心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副。1982年起发表作品以来,先后在《中国作家》、《十月》、《诗刊》、《莽原》、《河南日报》等几十家报刊发表诗作300余首,著有诗集《人生情结》、《心海红帆》、《时光之水》、《午后的玫瑰》四部。合著纪实文学《在婚姻里想念爱情》(第)。 随笔集《在海那边》。

获省级新闻奖21次。在《大河报》创办《都市倾诉》、《老人天地》专版。文学评论、诗歌多次获奖。

我为他人做嫁衣(原创)----记我的编辑生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嫁衣

《嫁衣》是由吴虹飞所演唱的一首歌曲,歌曲于2005年发行,出自专辑《小龙房间里的鱼》。

编辑

编辑是一种工作,也是一类职业身份。指为各种媒体(以出版物为主)在出版前进行的后期制作,包括文字、图像、录音、录像、多媒体生成处理,和制作审核、校对的一项工序。从事此项工作的人士,中文被称为“编辑”或修改,编辑属于一种职业,其对应英文词汇为Editor。编辑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为主编或总编辑(总编)。研究编辑基础理论、编辑活动规律及编辑实践管理的综合性学科,属于人文科学范畴。编辑二字,即从收集编连简策而来,以后书写材料变化,沿用未改。编辑工作是现代出版事业的中心环节。